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23條|回顧立法前世今生 八十年代初稿只得兩宗罪 當年港人有何憂慮?

分享:

第一稿只規管兩宗罪

回顧《維護國家安全法》前世今生,相關條文,最早出現於 1987 年 4 月,當時並不是第 23 條,而是寫入第 12 條,當時的第一稿條文,只表示「香港特別行政區應以法律禁止任何導致國家分裂和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的活動」,只管兩宗罪。

至1987 年 5 月的第二稿時,仍是第 12 條,字眼由禁止「導致國家分裂」,改動成禁止「破壞國家統一」。1987年 9 月的第三稿,變成第 22 條,條文字眼並無改動。至 1988 年 4 月的第六稿,仍是第 22 條,字眼都沒修改,同樣只規管禁破壞統一和顛覆中央政府兩宗罪。

1990年第八稿 「七宗罪」成型

1989年 2月的第七稿,相關草案條文變成第 23 條,加入了較多的內容,列明禁止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四宗罪」。這一稿,沒有了「顛覆中央政府」的字眼。

到了 1990年 2 月 16 日,第八稿出台,除了原先第七稿的「四宗罪」,還回復了禁「顛覆中央政府」的內容,再加入了「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23條的「七宗罪」成型。兩個月後,即 1990 年 4月,23條的第九稿出籠,成為今日的條文。

當時《基本法工商專業界諮委對基本法(草案)徵求意見稿》,建議刪去此條文,理由是「香港現時已有差不多相同的法律,故無須在基本法內重述」。

當年民間意見:條文會剝奪港人權利自由

除了工商專業界曾表態外,當時香港社會,對相關立法有何意見?在 1988 年 10月的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的《基本法(草案)徵求意見稿諮詢報告第五冊–條文總報告》內,有引述意見指,有意見贊成此條文,認為可以接受,指「條文旨在防止一切因破壞和顛覆而引起的動亂,其實只會有利於保持香港的穩定和繁榮」。也有意見認為,「此條文會剝奪香港人的權利和自由」、「會剝削香港法律對香港市民的保障」。

關於「顛覆」,當年有意見認為,「當政府不能代表人民的利益時,人民要把它推翻是天公地道之事」。「此條文表明了中央人民政府極度不信任特別行政區和港人,亦是其沒有自信心的表現,這條文是處處設防的典型例子」,有意見指「此條文唯一作用是促使港人移民」,「此條文會令台灣人不寒而慄,故本身就有著「破壞統一」的功能。「如果政府令人民滿意的話,根本沒有人會做出顛覆政府的行為」、「香港沒有獨立的條件,所以沒有可能顛覆中央人民政府,此條文只令人產生恐懼,沒有實際必要」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