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23條|律師會指「國家秘密」定義不明確 沒察覺校董會以危害國安為目的而成立

分享:

香港律師會發表 12 頁的意見書,先表明維護國家安全是基本責任,認同《基本法》 23 條的立法必要性,應予優先處理、並應盡快完成。意見書對不同罪行都有提出建議,包括在「煽動意圖」相關罪行,律師會指,雖然條例不可能列出,相關罪行的所有情況,但如可具體界定和描述罪行的元素,將有助免被用作針對政治言論或其他形式的意見表達。

「商界要經營環境具確定性」

在「竊取國家機密」方面,政府的立法建議,列出七類秘密,包括中國或香港事務重大決策,國防建設或武裝力量、中國外交或外事活動或港對外事務、中國或香港對外承擔保密義務、中國或香港經濟和社會發展、中國或香港科技發展或科學技術、維護國家安全或香港安全或偵查罪行活動、中央與香港特區之間的關係。

律師會指,「社會發展」一詞並不明確,而關乎「特區科技發展或科學技術的秘密」,可能涉及商業機構採用和開創的技術和科學創新,往往屬商業機密。律師會指,為令公眾,尤其是商界有更多確定性,在草擬條例時,確保企業的正當商業秘密,不會不慎落入相關罪行的範圍,至關重要。律師會強調,「商界要其經營的商業環境具確定性」。

「竊取國家機密」一罪,公眾有意見要求,加入以公眾利益作抗辯理由。律師會建議參閱加拿大的模式,指出加拿大的《資訊安全法》引入了公眾利益辯護,被告人需確立披露信息的公眾利益,大於不披露信息的公眾利益,而被告人披露信息的目的,是為了揭露他人在執行公務時所犯下的罪行。

「就某電腦作出某作為」 表述過於籠統

至於「危害國家安全的破壞等活動」,律師會指條文中,「在明知沒合法權限下並意圖危害國家安全的情況下,就某電腦或電子系統作出某作為」,表述「過於籠統和簡單」。而在「境外干預及從事危害國安活動組織」一罪行,政府建議把所有基於維護國安而禁止運作、解散組織事宜,透過條例建議下的機制,統一處理。

律師會特別指出,政府提及法團校董會、業主立案法團等組織,「這些組織據稱能夠由境外勢力或危害國家安全的分子成立」。律師會指,並沒有察覺任何法團校董會和業主立案法團以危害國安為目的而成立,若當局可提供例子,可能更有助公眾理解立法的基本理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