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23條.國家機密|湯家驊:沒公眾利益傷國安 李立峯:公眾利益包知情權 反駁隊長:要「三連中」才違法

分享:

湯家驊說:「世上沒有公眾利益傷害國家安全。」

湯家驊今日接受香港電台訪問時說:「世上沒有公眾利益傷害國家安全。國家安全和公眾利益不會重疊,正如個人自由不會同國家安全產生矛盾或重疊,所以傷害國家安全但公眾利益要表露,這是相當矛盾的說法。如果你是傷害國家安全的問題,就不是公眾利益。」他說,香港是多元社會,所有訊息都可以自由流動,只要不傷害國家安全就沒有問題,「這是普通常識的問題。」

被問到公眾利益亦包括公眾知情權及對政府的監察,以新聞界為例,判斷主要是圍繞新聞性、公眾知情權,未必知悉是否涉國家安全,怎去判斷有否違法?湯家驊說,如不知道很難去證明他有犯罪意圖,當然對於國家安全的傷害性有多嚴重,都是需要關注的地方,「有一些信息,表明上是危害國家安全,但實際影響很細,那就不同了,但是視乎對國家安全有多大的削弱、傷害。」

湯家驊指香港是多元社會,所有訊息都可以自由流動,只要不傷害國家安全就沒有問題。

湯家驊指出,會否觸犯法例視乎犯罪意圖,以及獲取資料的途徑是否非法,「我相信一般傳媒不是很容易干犯這些罪行。」不過,他同時表示,「絕對同意國家機密的定義,界線要劃得清晰,令大家不難理解,例如涉及軍事秘密、部署、外交安排,大家都易於理解,但是涉及學術或經濟問題,同意界線越劃得清楚對資訊流通越好。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我們是依賴資訊流通去鞏固地位。」

至於傳媒有沒可能觸及國家安全的消息而誤墮法網?例如政府在政策出台前向傳媒「放風」時,如消息影響到股市、樓市,又會否涉及「國家秘密」?湯家驊說,這些經濟上的,在內地都很少被列為國家秘密。

政府 22 年前曾推動23條本地立法,修訂《刑事罪行條例》、《官方機密條例》及《社團條例》,曾向立法會提交《國家安全(立法條文)條例草案》。今認為以「公眾利益」作抗辯理由在法理上不成立的湯家驊,昔日曾主張新聞工作應納入豁免行為,以保障新聞自由,當時湯家驊是「基本法二十三條關注組」發起人之一。

2003 年 2 月,湯家驊曾在報章撰文,指出「除了國防或真正危害國家安全的資料外,倘若是符合公眾利益,實在沒有什麼理由需要規範這種披露。」

翻查資料,2003 年 2 月,湯家驊曾在報章撰文,指出「符公眾利益沒理由規範披露國家機密」。湯家驊在文章表示,當時的草案條文是「限制資料發放的條文」,形容對捍衛新聞自由無補於事,在現今資訊發達的文明社會裏,令人難以接受。他又寫道:「除了國防或真正危害國家安全的資料外,一切國家資料,倘若是符合公眾利益,例如揭發政府的違憲或非法行為,或該資料因已被廣泛流傳而再沒有什麼秘密可言,實在沒有什麼理由需要規範這種披露。」

學者:公眾利益包括公眾知情權

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李立峯說,公眾利益包括公眾知情權,很多時公眾都要知道一個政策,才知道怎去回應,而公眾回應,亦有助去修正政策錯誤。他同意,國家安全是公眾利益的一部分,但認為湯家驊的說法不合理,因湯家驊是「一刀切」將國家安全及公益利益劃上等號。 

李立峯認為,現時《基本法》23 條立法的諮詢文件,所列出國家秘密範疇廣闊,連經濟與社會發展都涵蓋,「文件提到利益受損都可能算(國家秘密),一去到具體細節,不是所有事都在同一層次上。」

李立峯引用《明報》席揚案指出,「官方從沒有正式確認席揚報道了甚麼內容而泄露國家機密,當年大家是從席揚的報道中去找出機密之處。」李立峯說,他當年的報道,涉及中國政府的人事變動及利息等,「你想想,人事變動只是未公佈,只是傳媒率先披露,其實都不應該被界定為機密。」翻查資料,《明報》記者席揚 1993 年 10 月被指在北京從事竊取、刺探國家金融秘密活動,被判監12年,他最終服刑兩年十個月後獲釋。

若率先披露也是「泄露國家機密」,李立峯,如果發生有如美國 70 年代「水門事件」的醜聞,或傳媒揭露高官僭建,「這樣政府內部不會有機密文件吧,只不過是一樣沒公開的事,那又是不是秘密?

假如現時傳媒提早報道財政預算案的「消息」,導致恒指大跌,李立峯也有疑問,「這是『率先披露,又算不算是秘密?財政預算案也是經濟範疇;恒指大跌又算不算?是否令市場有負面反應已算(損害國家利益)?」

鄧炳強:符無合法權限披露等三要素才犯法

保安局局長鄧炳強今日下午向傳媒表示, 23 條的竊取國家秘密罪行,必須具三個要素,才有機會違法,一是無合法權限下披露、二是相當可能危害國家安全、三是切合法例下的七個領域和具有違法意圖,觸及三個要素才會犯法、「三連中先得」。

使用有「機密」蓋印資料 即沒合法權限

他表示,有金融界人士擔心,進行經濟研究會否違法?他說,如未使用無合法權限的材料、僅用自己的研究,不會違法,但如使用了有「機密」蓋印的政府內部機密,即明顯沒有合法權限。

他被問到揭發醜聞是否重大公眾利益、可否獲豁免?鄧表示,法例是所有人須遵守,不會因其組織、專業和職業,就能在法例之上、不守法例。他指,會研究公眾利益豁免,但澄清須是「好高的公眾利益」、不是滿足好奇心,要與國家安全比對,如純粹滿足好奇心,相信「大部分情況未必係」。他說,要完成諮詢、視乎終極法例如何訂,才可交代豁免情況,但相信「縱然有豁免,應該係好高」。

另外,鄧炳強今天回應有關羈留期問題時表示,羈留期一般是 48 小時,但調查國安案件複雜,疑犯以隱密方式犯罪、不時跟境外勢力有關,需特別長的時間,否則讓他們擔保潛逃,或有機會通知同謀,故會研究羈留期時限。

被問到有否邀記協出席傳媒界諮詢,鄧表示,諮詢需找具代表性、有認受性的團體,他指記協認為任何人都是記者,「就算係 13 歲的細路仔;一個滿口粗口爛舌、拿鏡頭影住執勤女同事評頭品足,他們都覺得這些是專業記者」認為記協沒有認受性,故沒有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