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23條|刑罰出籠 叛國囚終身 煽動罪增刑 爆國防機密囚十年

分享:

《維護國家安全條例草案》今早在立法會進行首讀及二讀。

港府今早就《維護國家安全條例草案》刊憲,草案長達 212 頁。根據《草案》,若干犯「叛國」罪、「叛亂」罪、「煽惑中國武裝力量成員叛變」或涉勾結境外勢力的「危害國家安全破壞活動」罪,最高可處終身監禁。

而港府早前在諮詢文件結果中提到,會考慮建議某些罪行若涉勾結境外勢力,應適用較高罰則。 《草案》亦有覆蓋該範疇,提出部分罪行若涉境外勢力,刑期一般提高兩至三年,如「非法披露看來屬機密事項的資料」有勾結境外勢力,最高刑罰會由監禁5年增至 7 年;勾結境外勢力作出發表具煽動意圖的文字,刑期將從七年增至十年。

涉勾結境外勢力 刑期增兩至三年

另外,政府早前在諮詢結果文件中承認,現時「煽動意圖」相關罪行定罪元素有不清晰地方,導致審訊期間就此產生法律爭議,預告是次立法工作將會完善相關罪行元素。而港府在草案中列明,就煽動意圖的相關罪行而進行的法律程序,將無需證明「煽惑擾亂公共秩序或煽惑暴力的意圖」。

煽動罪取消需在半年內起訴要求

至於政府早前在諮詢文件亦提出,考慮到危害國安罪行的嚴重性、相關行為過去幾年間對特區的傷害及破壞,建議將「煽動意圖」、「管有煽動刊物」罪的罰則提高。建議新刑期今日在草案揭盅,比對現行《刑事罪行條例》的罰則,作出煽動意圖作為、出售或輸入煽動刊物等罪由首次定罪監禁兩年增至七年,若涉勾結境外勢力將可囚十年;而管有煽動刊物罪則由首次定罪監禁一年增至三年。

而現行《刑事罪行條例》第11條訂明,就煽動意圖作為、發表煽動文字、輸入或管有煽動刊物等罪行所作出的檢控,只可於犯罪後六個月內開始進行,而在立場新聞涉煽動案、蘋果案中,控辯雙方曾就此作出爭辯。惟港府將「煽動意圖」罪行納入23條後,並沒有再提出任何檢控期限,變相要在犯罪後六個月內作出檢控的要求將不復存在。

破壞行為相關罪行加刑  

《基本法》 23 條立法建議新增「危害國家安全的破壞活動」罪,今日刊憲的條例草案列明,若有人意圖危害、或罔顧會否危害國安而損壞、削弱基礎設施,可監禁 20 年;而若涉勾結外國勢力,刑期將增至可終身監禁。

比對現行《公安條例》針對暴動、暴動者拆卸建築物亦有相關條文。其中,若參與暴動者非法拆掉、摧毀、着手拆掉或摧毀任何構築物、汽車、鐵路等,可處監禁 14 年。即 23 條立法後,相關破壞行為將會大幅加刑。

而《草案》進一步對「公共基礎設施」作出定義,稱相關設施包括屬於中央或特區政府,或由其佔用的基礎設施、網絡或電腦或電子系統、辦公處所、軍事或國防的設施或設備、位於特區的公共交通工具或設施等。若任何人令該等設施變得容易損壞、無法發揮完整或部分應有功能等,已屬削弱設施。《草案》另列明,若有人在沒有合法權限下,就某電腦或電子系統作出危害或相當有可能危害國安的作為亦屬違法,可判囚 20 年。

配合境外勢力作關鍵失實陳述囚 14年

是次立法另一條新引入的罪行是「境外干預罪」,港府建議,若有人意圖帶來干預效果,配合境外勢力及使用不當手段作出相關行為,可被監禁 14 年。

《草案》列出,使用不當手段包括作出關鍵失實陳述,而陳述可藉口頭、書面陳述或「其他行徑作出」,及屬「明言或暗示」。而境外勢力除包括外國政府、境外當局、境外政黨、境外追求政治目的的組織,國際組織、上述政府、當局或組織的關聯實體或個人等亦包含在內。而「國際組織」指組織中成員包括「一個或多於一個國家、地區或地方」,或基於兩個或以上的國家之間的條約或公約成立的組織。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表示,立法有必要性和急切性,應合力盡快堵塞國家安全缺口,按議事規則,今日召開立法會會議,以盡快履行《基本法》23條立法的憲制責任。他表示,過去 27 年未完成憲制責任,「在這重要時刻,能肩負歷史任務,我們第七屆立法會感到光榮,亦是責任重大,全體議員一定上下一心、全力以付,審慎審議法案條文,以履行我們的憲制職能」。

禁組織運作前要給予申述機會

政府草案另建議,若保安局長合理地相信維護國安所需原因,可禁止指明的組織在特區繼續運作。而除非保安局長相信相關情况並不切實可行,否則若無事先給予組織機會,就為何不應禁其運作進行陳詞或書面申述,則不得作出相關禁令。而若有人在相關組織被禁後,擔任或自稱受禁組織幹事、管理或協助管理該組織,可罰款100萬、監禁七年;而若有人借用場地予被禁組織舉辦集會,則可罰款25萬及監禁七年。

騷擾國安案件人員最高囚十年

《草案》就保障處理涉及國安案件或工作的人方面亦有著墨,其中若有人意圖令處理、協助國安案件的人員或其家人感到驚恐、困擾或構成心理傷害等「指明傷害」,將最高可判監十年。而非法披露處理、協助國安案件的人員或其家人的個人資料,最高可處監禁七至十年。而據現行《個人資料(私隱)條例》 ,若有人未得當事人同意,披露其個人資料,意圖或罔顧會否導致當事人或其家人蒙受任何指明傷害,可監禁兩年;而若該項披露最終致當事人或家人蒙受指明傷害,最高刑期可達五年。

梁君彥表示,無立法死線和時間表,法案委員會主席廖長江及議員,會盡一切努力完成工作,之後到內務委員會匯報、再到大會,「我哋係靜候佳音,希望廖長江同所有議員一齊工作,我哋目標都係早一日得一日,現時係冇死線、亦都冇時間表」。被問到立法程序是否太趕?他回應指,為何如此趕急,是因有需要盡快立法,維護國家安全,「你看其他國家,他們用一天、兩周、三周便立法,他們立了 15 至 20 條法,那為何香港不能迅速地做?你告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