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23 條立法|列九種「國安風險」 大規模暴動屬叛亂 引外國例最高可處終身監禁

分享:

反修例暴動案最長判七年 大規模暴動變叛亂 引外國法例最高可處終身監禁

文件指境外勢力與境內「反中亂港」分子勾連,在特區策動持續十多個月的「黑暴」,繼而具體描述九種風險情況。第一種風險為「全港性大規模暴亂」,指圖謀危害國安勢力「透過在多區頻密組織大型示威遊行」,發起攬炒和全港性堵塞行動,佔領機場、公路等癱瘓交通,大規模暴亂已遠超一般暴動、刑事損壞等罪行,屬危害國安的叛亂行為。

現行法例,有沒有相關條文可處理?現時《公安條例》下,暴動罪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 10 年;經簡易程序定罪可罰款五千元及監禁5年;暴動者破壞建築物或機器可處 5 至 10 年;而以暴動方式阻止鐵路列車或航空器、船舶開行,可罰款五千元及監禁三年。翻查資料,涉及 2019 年反修例運動的暴動案中,被判囚的最短刑期為1年3個月、最長為被判囚七年涉 721 襲擊的白衣人,《法庭線》曾統計報道截至去年底,近 300 人判囚 2 至 3 年 11 個月、逾 220 人判囚 4 至 7 年。

建議增「叛亂」罪針對危國安暴力行為

諮詢文件建議新增「叛亂」罪,包括針對意圖或罔顧是否會危害國家主權、統一或特區整體公共安全,而在特區作出暴力行為;又引述美國類似法例最高可監禁十年、禁止在美國擔任任何公職;澳、加、新加坡類似罪行則可處終身監禁。  

指稱風險例子所涉罪行、刑罰建議
大規模暴亂頻密組織多區大型示威遊行、全港性堵塞行動,佔領機場、公路等叛亂罪
美國最高監禁十年;澳、加可處終身監禁
煽動對中央、特區政府仇恨發表抹黑指控言論、文字或刊物、將警員及家屬「起底」等具煽動意圖行為
提高現行首定罪監禁兩年、其後三年罰則
宣揚危害國安訊息通過音樂、電影、文化藝術、網絡遊戲等「軟對抗」
大範圍損毀公共基礎設施衝擊政府建築物、立法會、港鐵車站及交通燈、欄杆等危害國家安全的破壞活動
澳洲可處監禁 20 年至終身
國家秘密被竊報道指美國曾入侵內地和香港電腦竊取國家機密及間諜行為
境外間諜和情報活動境外勢力代理人或間諜危害國安
外國政府政客干涉中國內政外國威脅制裁國安官員、司法人員境外干預罪
英監禁14年、澳最高監禁20年
境外勢力扶植代理人以爭取權利、監察人權為幌子,資助本地組織抗爭活動
危害國安組織打著人道支援、援助基金旗號,從事危害國安活動禁止組織危害國安
透過《社團條例》禁止有關組織運作

建議提高煽動罰則 

另外兩種風險為煽動對政府仇恨、宣揚危害國安訊息。文件指策劃或參與暴亂人士發表包含嚴重抹黑指控言論、文字或刊物煽動群眾,導致暴力行為氾濫、社會動蕩不穩,部分行為涉及使用電腦進行危害國安行為如將警員及家屬「起底」;另外有關勢力持續通過刊物、音樂、電影、文化藝術或網絡遊戲等媒體,以「軟對抗」手法宣揚反中央和政府訊息,鼓吹港獨或顛覆國家政權。

文件指煽動仇恨或市民不守法的行為、言論可嚴重危害國安,故必須「完善」現行「煽動意圖」相關罪行,建議提高「煽動意圖」罪及相關「管有煽動刊物」罪。現行罪行的罰則下,煽動意圖罪首次定罪可判監兩年、其後判監三年;管有煽動刊物罪首次定罪判監一年、其後兩年。政府強調相關罪行不會影響正當的意見發表,如就政府施政基於客觀事實提批評、改善意見等。

削弱公共設施成危害國安破壞活動 外國可處監禁 20 年至終身監禁

政府建議新增的「危害國家安全破壞活動」罪,針對破壞或削弱公共基礎設施行為,例如2019年期間示威者於「全港大範圍破壞和損壞交通設施、港鐵站」、交通燈、欄杆等公共設施,欲癱瘓社會正常運作。政府指澳洲和英國均有立法應對類似情況,有處監禁 20 年至終身監禁不等。

列國家秘密被竊、間諜、境外勢力干預風險

文件另外提出國家秘密被竊、境外間諜和情報活動風險,指兩者通常有密切關係。文件引述有報道指美國曾入侵內地和特區數以百計電腦,也有本地組織和個人充當境外情報組織代理人從事間諜行為,包括竊取國家秘密、其他滲透和破壞活動。政府建議定義清晰國家秘密,訂定有關非法獲取、管有、披露國家秘密,以及間諜活動等罪行。

境外勢力方面,文件舉例指外交部曾發出兩份《事實清單》,列舉多項干預行為的例子;翻查資料,有關文件羅列包括美國國會提出涉港法案、污蔑詆毀特區事務、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曾在64晚上擺放電子蠟燭、香港政治人物到外國見政客等例子;諮詢文件亦提到,近年有外國政客威脅制裁香港官員、司法、檢控和執法人員,同為干涉特區事務。文件也形容,一些境外勢力「打著所謂『爭取權利』、『監察人權』等幌子」,長期在港開展、資助本地組織抗爭活動;又有一些不適用於社團條例組織,打著「人道支援、援助基金」等旗號,從事危害國安活動。

政府建議新增「境外干預」罪,引述英、澳引入有關罪行,可禁監 14 至 20 年。有關禁止危害國安組織方面,政府指曾考慮引入登記制以提高透明度,但經審慎考慮後決定不引入,認為透過訂立境外干預罪、完善規管及禁止危害國安組織運作機制更合適。政府建議透過《社團條例》,由保安局長基於維護國安需要等理由,禁止有關組織在港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