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23 條|公眾利益抗辯洩密? 林定國:門檻要高,如唔講出嚟會死好多人

分享:

23 條立法諮詢展開一星期,社會疑慮有關國家秘密的定義範圍會否太闊、能否以公眾利益作為披露的抗辯理由等問題。律政司司長林定國、保安局局長鄧炳強今早出席《新城財經台》節目時,林指要細緻定義國家秘密「全世界冇一個國家做到」。他又指以公眾利益作抗辯具爭議性,有司法管轄區把門檻「定到好高」,如涉及大眾生命安全、「唔講出來會死好多人」、「好緊急、等唔切」、沒有其他方式等;即使有例外情況,立法方向都會就住這些範疇定更細緻指引,確保「唔會隨便被人濫用」作為藉口逃避責任。

被問到普通市民轉發海外 KOL 言論或呼籲,會否違境外干預罪?鄧炳強就指,若市民只是「坐喺度聽,冇做任何嘢」,未必達到犯罪元素;又重申「場景千萬個,每個不盡相同,好難好籠統,咁就犯、咁就犯唔犯。」強調要考慮是否符合配合境外勢力、使用不當手段、達致不當干預效果以及是否有意圖。

鄧炳強:國家秘密場景千萬個 好難每個話係唔係

律政司司長林定國、保安局局長鄧炳強今早出席電台節目時,被問到 23 條立法諮詢文件中,國家秘密定義相比其他地方太寬鬆,涉及社會經濟發展層面牽涉甚廣。鄧炳強回應指「場景有千萬個,好難每個話呢個係,嗰個唔係」,再次重申「非法披露國家秘密」罪必須涉及三個元素,包括是否無合法權限、相當可能危害國家安全、涉及七個領域和具意圖才會違法。

前人大常委譚耀宗曾以「乜乜乜乜乜」解釋何謂國家秘密。

律政司長林定國就指,英、美相類似法律「比我哋更冇清晰界定」,因為「好難去窮盡去界定係乜」,所以概念上是考慮沒有合法權限披露下會造成甚麼影響,若要細緻定義何謂國家秘密,「其實全世界冇一個國家做到」,香港已用心嘗試、比其他國家做得更細緻。

至於國家秘密定義會否造成學術界寒蟬效應?林就指自己讀大學時都有做好多資料搜集,「一般正常做學術研究,又唔係好想像到,有咩好大機會會跌入為依家國家安全範疇。」若真的有機會接觸,相信透過解釋,公眾都會明白甚麼文件是不應該披露,而作為守法市民無論甚麼行業,都要遵守法律。

2002 年 23 條立法進行諮詢時,學術研究和新聞報道曾在煽動刊物罪被列作合理辯解。

公眾利益抗辯洩密? 林定國:真係例外嘅例外嘅例外

主持追問能否以公眾利益作為披露答辯理由?又會否有清晰界定?林定國就指以所謂公眾利益作抗辯,本身具爭議性,而不同國家有不同處理手法;又指英、美是不設這些例外情況,如美國政府今日仍然通緝斯諾登。他指政府採開明態度,留意到有司法管轄區如澳洲、加拿大有類似的例外情況進行辯護,「都將門檻定到好高」,要謹慎行事、「明白到呢個真係例外中嘅例外嘅例外」。

他舉例指參考外國例子,涉及大眾生命安全,「即係俗啲講句,唔講出嚟會死好多人」,又指要「好緊急、等唔切,亦冇其他可能方式」,條件涉及嚴重性、緊急性、是否有其他手段;即使設辯護理由,相信立法方向都是就住這些範疇作更細緻的指引,確保不會隨便被濫用作藉口逃避維護國安責任。

林定國指在港散播台灣不是中國一部分言論,是現行法律不容許,與訂立23條與否無關。(資料相片)

學者研民主黨史會否違叛國罪 林:佢係真係研究吖定係講咩先?

主持又問及文件中的叛國罪,訂明涉使用武力或威脅使用武力,若有大學社會學學者研究台灣民進黨史作論文,當中不涉及武力、純粹研究思潮發展過程,又會否違叛國罪?鄧炳強先回應指若只是純粹學術研究,看不見有意圖危害國家安全。主持又問到如何證明意圖,鄧就指「證明意圖係好多嘅啰,例如做事嘅行為舉止、前前後後發生嘅事,或者其他好多佐證」,證明 23 條違法意圖與其他案件相似。

林定國之後補充,學者研究民進黨史未必與叛國有直接關係,而可能涉及其他現行法例,反問「佢係真係研究吖定係講咩先?定係佢係其實研究,不過背後有自己思想上嘅傳播?」他強調香港是國家一部分、國家領土完整是「基本底線」,是行使任何自由都不能違反,「任何言論在香港散播,企圖去話台灣唔係一個中國一部分」,是現行憲制不容許;若目的是宣揚和鼓吹,現行法律是不容許,而與 23 條無關。

轉發海外 KOL 言論屬境外干預? 鄧:場景千萬個、每個不盡相同

諮詢文件新增「境外干預罪」,主持問到若海外 KOL 發表言論主張、或呼籲香港人做某些事,作為其支持者留言、發放甚至參與呼籲會否犯法?鄧炳強指此罪行有三個元素,包括配合境外勢力、使用不當手段、達致不當干預效果;他指市民「坐喺度聽啫,佢都冇做任何嘢」,似乎未必達到元素。主持追問若轉發訊息予他人,鄧重申「呢啲場景千萬個,每個不盡相同,好難好籠統,咁就犯、咁就犯唔犯。」強調是否符合三個犯罪元素以及是否有意圖,指「咁就好清晰,一般市民唔會做呢幾樣嘢」。

取消潛逃人護照違無罪推定 林:呢啲人刻意呃法庭

文件提及要擴大國安案件的執法權力,例如參考取消潛逃犯人的護照或取消其福利。主持問到棄保潛逃的犯人,案件仍未審結,在無罪推定下仍屬無罪,當局如何平衡?林定國強調這些人是違反保釋條件,已經是違反法律甚至是「呃法庭」,「你同法庭講唔會走佬、會應訊,你係刻意呃法庭走去第二度。對呢啲人我哋冇反制措施,去確保呢啲人唔可以隨隨便便講大話。有咩咁唔合理、唔公道?」他指這與是否有罪無關,邀請這些人回港接受公平審訊,讓法庭判他們無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