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47人案判詞剖析 2|筆記提攬炒 不信納不跟黨投票 法庭是以何理由,將14人入罪?

分享:

高等法院(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今(30日)就本港首宗《國安法》「串謀顛覆國家政權」案頒裁決書。2020 年,61 萬人參與投票的民主派初選,引發 47 人案,16 人不認罪受審,當中 14 人罪成。究竟香港法庭是如何解讀《國安法》控罪?何桂藍、梁國雄、施德來、黃碧雲等 14 位不同政治光譜的被告,是如何被入罪?

三名《國安法》指定法官陳慶偉、李運騰、陳仲衡,花了近半年時間,寫成 300 多頁、逾 7.6 萬字的裁決,羅列和分析各被告的言行,例如提到林卓廷等有議會經驗「必然知道」否決預算案嚴重後果,其筆記提到「攬炒」;鄭達鴻指投票時不會跟黨走,但法庭不信納;何桂藍則被視為政治觀點最激進者,指她望將香港政治架構連根拔起。

文字:HT

有意嚴重干擾政權機關職能 即意圖「顛覆國家政權」

《集誌社》早前剖析了法庭就幾項法律爭議的裁決,包括如何定義條文下的非法手段、否決財政預算案會否構成非法手段等。本案中,犯罪行為指向參與初選,達成「35+」後以否決預算案為手段、迫使政府回應五大訴求;但入罪須要同時證明犯罪意圖,這裡指向的是相對陌生、法例未有清晰定義的概念——「顛覆國家政權」。

《國安法》第 22 條顛覆國家政權罪,涉及嚴重干擾、阻撓、破壞政權機關依法履行職能。法庭參考《辭海》、《釋義及通則條例》、全國人大常委會 2020 年 的 5.22 説明和 5.28 決定,指出一個人有意並作出嚴重干擾、阻撓、破壞香港政權機關依法履行職能,即帶有顛覆國家政權的意圖。(Therefore if, a person who acted with the intention to bring about a “serious interfering in, disrupting, or undermining of the performance of such duties and functions” he or she would have done so “with a view to subverting the State power”.  )

歸納判詞,法庭從兩大方向裁決被告是否有罪,包括被否是否知悉、及參與「35+」謀劃,以及他們是否有顛覆國家政權的意圖。法庭考慮和羅列的證據,包括考慮被告曾否在不同場合發言或發文表達「否決財政預算案」;而對於個別供稱不會「無差別」否決財政預算案的被告,法庭審視其證供是否可信;以及考慮被告對對「攬炒」、對政權敵視的程度。從而得出以下結論:

(一)資深議員:必然知道否決財政預算案的嚴重後果

法庭在審視被告「顛覆國家政權」意圖時,考慮到部分人是有資歷的立法會議員或區議員,認為他們必然知道否決財政預算案帶來的嚴重後果,包括民主黨黃碧雲、林卓廷及區政聯盟柯耀林。

裁決書指出,黃碧雲作為經驗豐富的政治人物,知道政府不會接受「五大訴求」,而「35+」成功的話,必然會不予區別地否決財政預算案,「換言之,D17(即黃碧雲)一定了解到特首或政府將不會做到/拒絕回應五大訴求,這會成為使用否決權的藉口。」

至於同為民主黨的林卓廷,除被指有議會經驗,而必然知道否決財案的嚴重後果,證據還包括他的論壇筆記提及「攬炒」,認為要政權付出代價。判決書又指,當時任民主黨主席胡志偉,在 2020 年 7 月 14 日記者會上,明確表示目標是爭取大多數議席、迫使政府回應五大訴求,黃碧雲與林卓廷均同場出席。

至於區政聯盟的柯耀林,為資深區議員,法庭認為,他知道否決財案的可怕後果,但在初選落敗後仍持續籲選民支持初選勝出者,以推動議會戰線的抗爭。

(二)「民協」、鄭達鴻否認會「無差別」否決 不獲信納

民協施德來及何啟明,都曾表示不會「不予區別地否決財政預算案」,但法庭認為,他們支持初選,不信納他們無意不予區別地否決。裁決書指,「值得留意的是,只有認同『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的人才會參與在初選協調機制。」而「35+」的目標就是不予區別地否決財政預算案,迫使政府回應五大訴求。

法庭又指,何啟明知道不予區別地否決財政預算案,會導致憲制危機以及隨之而來癱瘓政府的效果,形容:「他只是將特首及中共怪責為『攬炒』的肇事者。」法庭認為,如果他的目標與初選的不一致,根本不會參與其中。而在《國安法》通過和生效後, 〈墨落無悔〉聲明仍然在他的 Facebook專頁上。至於施德來,裁決書指他曾於 2020 年 7 月 4 的一個會議上談及目標是要「攬炒」到底,顯示他未有自 6 月 26 日的選舉論壇褪軚。

公民黨鄭達鴻同樣供稱不會「不予區別地否決財政預算案」,表示會申請豁免跟黨投票、最壞情況是退黨,但供詞不獲法庭信納。法庭指考慮到他在《國安法》生效前後的言行,認為他有意跟隨黨的決定否決財政預算案,以實現他成為立法會議員的夢想。「至於 D8(鄭達鴻)被選舉主任取消參選資格後退黨,法庭認為是基於他對黨的失望及夢想的破滅」。

(三)重複表態否決預算案的五名被告

裁決書顯示,部分被告再三提及否決財政預算案,甚至癱瘓政府、迫使特首下台;包括人民力量陳志全、社民連梁國雄、時任灣仔區議員楊雪盈、時任南區區議員彭卓棋、「三投三不投」發起人吳政亨。法庭在判決書,列舉他們提及否決財政預算案的場合和發言作證據。

涉及陳志全的部分,判決書經常提到本案另一被告、同為人民力量的譚得志,指二人經常同場,提及否決以癱瘓政府、解散立法會、特首下台等內容。而楊雪盈的言行亦令法庭相信她有決心爭取民主派成為議會大多數,以及實現五大訴求。梁國雄被指在初選落敗後,重申繼續支持初選,不會參與 2020 年立法會選舉。吳政亨被指從文章及「三投三不投」專頁貼文可見,支持「攬炒」概念。彭卓棋的部分,則有提及彭重複形容政府為「極權」,認為他無意與政府溝通。

(四)被視為意在推翻政治架構的激進人物

法庭在判決書中,形容何桂藍是政治觀點最激進的其中一人,「 她實際希望將香港現行政治架構及系統連根拔起,並反對『一國兩制』。她或許是其中一個會形容 D1(戴耀廷)是非激進、非進步的人。」另一被告鄒家成同樣被視為,有清晰的參與初選意圖,就是要打倒現有政府及政治架構,法庭確信他進入議會是想對抗政府/建制派。余慧明的「破局」說法則被視為要建立新政治系統,有顛覆國家政權的意圖。

裁決書指出,何桂藍與鄒家成在出席 2020 年 7 月 15 日抗爭派記者會時,對於岑敖暉、王百羽有關使用否決權的言論,沒提出反對或異議。針對何桂藍的部分更寫得特別仔細:「從影片見到,被問到會否使用否決權時,D44(岑敖暉)望向 D33 (何桂藍)的方向。事實上,D33 在一些選舉活動都與 D44 同場,兩人並共同出現在選舉單張。」

同樣有份出席抗爭派記者會的余慧明,法庭就並未有提及余沒有提出反對或異議。判決書引述了余在 2020 年 8 月的訪問稱:「一定要用任何方法去推翻而家呢個政權、呢個政府,先可以做到一個改變。」認為她的顛覆意圖清晰,因而不接納她供稱準備與政府溝通。

(五)罪名不成立的劉偉聰、李予信

至於罪名不成立的劉偉聰、李予信,雖然都有簽署本案關鍵證據 ——〈墨落無悔〉聲明,但前者表示從無簽署/授權,後者表示是以黨的名義、簽的時候未成為初選參選人。法庭認為未能確信他們是同意並參與劃謀的一份子。

當審視二人顛覆意圖時,法庭均提及他們不曾在選舉論壇或選舉工程中提倡否決財政預算案。針對劉偉聰,法庭指被告從未在選舉工程中提倡否決財政預算案,包括Facebook 專頁或選舉論壇;涉及李予信,法庭留意到 2020 年 7 月 4 日的選舉論壇上,李予信不曾提及任何利用否決權迫使政府回應五大訴求。法庭因而裁定未能確認他們有顛覆國家政權意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