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47人案求情・第三日|鄭達鴻、楊雪盈完成求情 楊:誤以為初選合法實在愚蠢 鄭一方:角色微小

分享:

2020 年民主派初選引發 47人 案,最終 45 名民主派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成;今日(7月2日)初選港島區六名參選人,開始進行求情、預料需時兩日。三名認罪被告袁嘉蔚、梁晃維、徐子見已完成求情陳詞(見另稿)。

三名不認罪受審罪成被告中,楊雪盈和鄭達鴻已完成求情。其中,楊一方呈上 32 封來自藝文界和街坊求情信,主張楊品格良好、熱心公益服務,楊又自行撰寫求情信指誤以為初選合法參加,「實在愚蠢」;法官質疑楊對作為悔意、不接納她稱「不曾嘗試傷害政權」。至於鄭達鴻一方則主張視鄭為「其他參加者」,形容他「角色微小、毫不相干」,是受誤導下犯罪,希望法庭給予年輕人一個機會。

文字:何珮瑚、HT

楊雪盈的友人 G 小姐清晨排隊輪候旁聽,形容楊有活力、堅強,對社區營造有抱負。(Jimmy Tse 攝)

楊雪盈一方:刑罰級別應屬最低 呈藝文界等逾 30 封求情信 

楊雪盈由大律師張耀良代表,張認為應引用《刑事罪行條例》159C 量刑,但指如法庭最終選擇採用國安法刑罰三級制,則認為楊雪盈溫和、應落入最低級別的「其他參加者」,即判囚三年以下。張耀良指觀乎楊參與、角色及實際作為,她的角色微小。

楊雪盈共呈上 32 封求情信,來自她本人、家人、朋友、同事、街坊等,包括司馬文(前區議員)、馮祿德(劇協會長)、張秉權(香港藝術發展局前委員)、內地到港的新移民及單親家長等等。張耀良特別提到司馬文所寫的求情信,認為概括了楊的背景;司馬文在信中指,二人自 2015 年相識,理念相近,不是要推翻而是加強管治。兩人分別成為區議員後,在推動環境保護方面合作。

張耀良另提到,一位住在大坑多年的街坊,見到許多區議員當選後就失蹤,但楊當選後情況改變,可見她全心服務社區,熱心公益,與人為善。張又指,求情信展現了楊的不同面向,包括熱心公益、藝術、動物保護、文化保育、服務公眾,當中無一人形容楊為政客(politican)。

辯方引述楊自撰求情信,稱誤以為初選合法愚昧參加;法官質疑其無悔意、不接納她稱不曾嘗試傷害政權。(資料圖片)

楊自撰求情信:「誤以為初選合法 實在愚蠢」

張指楊沒有政治聯繫,參與否決財政預算案是因為政府「不公義」,指楊作為在本地推廣藝術的人,見到政府對於她所關心的一切毫不關心,相信若能取得立法會議席有助推動政策,而這是她參與初選原因。張強調她的目的與其他人不一樣,希望法庭將她與他人作區別。

張耀良續指,楊雪盈成長於普通家庭,父親是退休的士司機、媽媽是賺取微薄薪金的工人,形容父母對她支持、理解,楊卻令他們悲傷。他引述楊雪盈親自撰寫的求情信指,在香港土生土長,過往在推動動保、文化藝術時,與政府部門磋商;在報刊撰文的建議獲官員跟進,舉例指曾成功推動活化閒置用地、保存「青山龍窯」、讓藝術家進駐工廈,可見政府樂意接受她的意見。她表示自己無黨無派,從無參與激烈行為,「誤以為初選合法 ,才會愚昧參加,現在想起來實在愚蠢。」

法官質疑楊無悔意 拒接納「不曾嘗試傷害政權」

張耀良最後表示志在闡明情況,指出不同參與者有不同角色。法官陳慶偉質疑其意思是楊雪盈不應被定罪,張回應指只屬求情一部分;陳官不同意,直指張耀良是在尋找上訴理據,法庭又表明不接納張引用中國法律的陳詞。

陳官又問及,楊雪盈是否對自己的作為無悔意(not sorry for what she did?),張耀良回應指她對所發生的事感到抱歉(she felt sorry for what happen)。陳慶偉直斥,即楊沒為其作為感後悔。張耀良重申楊在信中寫得清晰,陳官打斷道:「很清晰,這是一回事。但你往相反方向陳詞。」法官李運騰則嘗試釐清,楊雪盈的求情有三個重點:品格良好、出色的公益服務、出於良好動機參與其中,張耀良一一確認後,法官陳仲衡補充,法庭不會接納楊所指的「不曾嘗試傷害政權(never attempt to harm the state)」。

資深大律師潘熙代表鄭達鴻陳詞,形容他角色微小、不相干,是在誤導下犯罪。(劉貳龍攝)

鄭達鴻一方陳詞:角色微小、不相干

代表鄭達鴻的資深大律師潘熙陳詞,建議法庭視他為「其他參與者」,以不多於三年為量刑起點。潘熙指,各被告刑期應根據其角色、參與度而不同。他指鄭非因憤怒或金錢利益,而是因公眾利益參加初選;而自被 DQ 及退出公民黨後,已不再參與事件,形容他在案件中的角色「相對微小」、「毫不相干」,同意法官李運騰所指,鄭是跟從領導者意見。

潘熙又引述案例,指索取法律意見可被視為求情元素,指出法庭在本案判詞亦提及,鄭達鴻曾就初選研究《基本法》第 50 至 52 條,又留意到湯家驊受訪指初選不違法,可見未有他忽視事件嚴重性,屬於被誤導下的犯罪。

關於鄭達鴻個人背景,潘熙表示鄭達鴻年僅 36 歲,過往一直協助街坊、修讀法學專業證書課程等,形容他品格良好,希望法庭考慮。鄭呈上 7 封求情信,分別由他本人、家人、朋友、支持者等撰寫;庭上未有讀出鄭親自撰寫求情信,潘概括內容提到鄭的心路歷程、願景和使命,亦交代他被捕後已停用社交媒體,未有在網上發表有關政治言論。潘熙總結指,鄭達鴻受誤導、犯罪時間短,希望法庭給予年輕人一個機會。

相關報道:三認罪被告完成陳詞 袁獄中成婚望「重新開始」 梁晃維:「從未對香港失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