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47人案求情・第七日|七被告陳詞 毛孟靜呈石禮謙求情 岑敖暉自撰求情信表懊悔  

分享:

47人案第四批被告今(10日)開始求情,其中 7 人展開求情,包括毛孟靜、何啟明、馮達浚、黃碧雲、劉澤鋒、岑敖暉已結束陳詞;法庭明續處理王百羽、余慧明、岑子杰求情。

文字:HT;攝影:梁文熙

今晨六時半,近 50 名市民在法院外排隊輪候旁聽。

毛清瘦向公眾比心心、飛吻 石禮謙、融樂會等求情

代表毛孟靜的大律師黃雅斌今早先陳詞,強調毛孟靜質疑否決財政預算案的需要,建議法庭以 5 至 6 年為量刑起點。68 歲的毛孟靜認罪還柙逾三年,今早出庭時,舉起雙臂向公眾比大心心,與其他被告打招呼及簡短交談,不斷向公眾席張望,清瘦而略顯老態;其丈夫亦有到庭旁聽。

黃雅斌呈上立法會議員石禮謙的求情信,石指二人雖然立場不同,但會交流觀點,認為毛作為立法會議員對香港作出貢獻;融樂會的求情信則指毛熱心幫助少數族裔,希望他們得到更好保護。毛孟靜本人也在求情信中表達悔意,提及其丈夫出現一些情況、但不便公開,期望可以與他共度更多時光。其他求情信還包括來自毛孟靜的大學同事、街坊、其議員助理;黃雅斌希望法庭接納毛孟靜的真誠悔意。

法官關注毛曾否向戴耀廷提供意見

毛孟靜一方書面陳詞提及她沒有參與謀劃組織初選,法官陳慶偉關注她曾否就謀劃的法律原則、合法性給予戴耀廷意見;法官陳仲衡則指出,毛孟靜不是向戴耀廷索取法律意見,而是相反,不能說她對法律無知(ignorance of law)。大律師黃雅斌表示對此不知情,但不同意以此為由,視毛為組織者。

陳慶偉又留意到,書面陳詞提及毛孟靜為「break ranks」(同一陣營內表達不同意見的人),質疑辯方是否嘗試指出她無意圖實行謀劃,認為這與毛尋求國際協助的做法不符。大律師黃雅斌回應指,外國協助的部分與本案控罪無關。毛孟靜求情完畢。

民協元老譚國僑已連續兩周旁聽「 47 人案」,目送犯人欄裏,自己昔日聘請的施德來和何啟明。

何啟明一方稱為高尚目的用非法手段 建議判刑三年

經審訊被定罪的何啟明,今早出庭時面露微笑。大律師阮偉明建議法庭考慮到何啟明本質上是好人、出於良好動機犯案、為了「高尚目的(honorable goal)」採用了非法手段、深感後悔,建議判囚 3 年。

阮偉明形容何本質上是好人,國安法指定法官陳仲衡隨即指,在審訊中,沒有人會說當事人本質是壞人;阮偉明續表示同意,表明不是想區分何與其他被告。阮續呈上何啟明家人、女友、校長以及馮檢基等寫的求情信;求情信顯示,何啟明自小照顧家人、就讀基督教學校並成為基督徒。畢業後認為民協幫助弱勢社群、服務社會與自己理念一致,遂加入民協。

呈「愛國者」馮檢基求情 指何熱心服務基層

阮特別提到何啟明一直用心跟進保育主教山配水庫一事,直至配水庫被評為一級古蹟。他續提到為何寫求情信的馮檢基,指馮檢基作為 2021 年立法會選舉候選人,是被認可的「愛國者」,希望法庭考慮到馮是前立法會議員、愛國者,對其求情給予比重。馮的求情信提及何啟明在 2015 年加入民協,展示出對服務弱勢的熱情,令他留下深刻印象。大狀指何啟明未來將專注於服務教會,自去年起修讀神學,不會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建議法庭判刑 3 年或以下。

與何啟明相識多年的朋友,清晨排隊輪候旁聽,笑指何是「真正的關愛隊」。

王百羽一方稱屬中級「積極參加者」 

代表王百羽的大律師黃俊嘉陳詞,認為王百羽應被視為中等級別的「積極參加者」,指他沒參與協調,由頭到尾只是參加者,刑責及參與程度不高。代表大狀指王百羽沒有刑事紀錄,及時認罪反映真誠悔意,還柙期間反思並承認過錯。

黃俊嘉續指王出生於工人家庭,是家中第一個大學生,獲父母支持、其母亦有到庭。王畢業於科技大學計算機科學及工程學系,加入金融機構從事科技工作,熱心公共服務,2016 年獲選為選舉委員會委員、2017 年獲選第十三屆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選舉團成員;2019 年當選天恒區區議員,出席率達 100%,為天水圍帶來了真正改善,因本案不能繼續服務社區,深感抱歉。

自撰求情信稱「望早日回家擁抱家人」

大狀引述王百羽親自撰寫求情信道:「家人是我最珍視的寶物,我非常渴望早日回家、擁抱家人,好好地盡孝道,孝順父母。我十分感激父母能讓我們三兄妹在健康的環境中成長,他們是天下間最好的父母。直到今天我的家人對我都仍不離不棄,我十分感激。疫情期間未能親自照料家人,只能獨自擔心卻無能為力,令我有很大的反思。看到他們能夠活得健康精神,是我現在最開心的事。」

黃又指王百羽祖母年屆九十,但他因為本案還柙而無法照料,「這完全是不必要的,只是因為他作出了人生中最錯的一個決定」;被告欄內的王百羽聞言落淚、呻鼻。黃俊嘉續指王還柙期間輕了 20 公斤,需要每天服食血壓藥。法官陳仲衡關注在王百羽三頁求情信中,沒有提到誤信戴耀廷或對法律無知而犯案,大狀未直接回應,另一名法官陳慶偉表示可以給予時間大狀處理,明天待續。

大律師沈士文代表黃碧雲求情,引述張炳良求情信形容她為「對抗性政治下受害者」。

黃碧雲一方引張炳良求情稱:為「對抗性政治受害者」

大律師沈士文代表黃碧雲陳詞,指出黃碧雲在本案所指「謀劃」當中的角色很微小,不曾出席協調會議、不曾公開表達要否決財政預算案、不曾簽署《墨落無悔》聲明。沈又認為量刑不受制於國安法刑罰三級制,但如法庭採用,則建議黃碧雲應落入最低級別「其他參加者」,即判刑三年或以下。

沈士文指在《國安法》生效前,黃碧雲對於「否決」字眼的猶豫受到激進派批評,認為可清楚見到黃沒有積極回應謀劃,而是非常被動。他又形容黃在初選期間受到其他人士批評、被「逼埋牆角」、表現緊張,又指其往績和性格,與顛覆國家政權、嚴重干擾、阻撓政權機關履行職能等不符。沈續引述前高官張炳良為黃碧雲所寫求情信,形容她是 2019 年「對抗性政治下的受害者」,黃終在初選中落敗。

引政改、鉛水事件證黃溫和和務實

沈士文提及黃個人背景,指出她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取得政治科學博士,曾任兩屆立法會議員,2020 年政府宣布立法會選舉延期後留任,直到民主派議員全體辭職,之後沒再涉足政治。沈指從黃碧雲的求情信,可見她溫和、務實、特別關注公共健康及福利,又提到兩件事例,包括黃不顧反對意見,支持時任特首曾蔭權提出的政改方案,足見她務實;以及積極跟進鉛水事件,對公共衛生貢獻良多。

沈又提到,控方證人區諾軒盤問時供稱,民主黨是服務社區、擁護一國兩制的政黨;又交代黃碧之前曾兩度被定罪,合共被判囚 4 星期。

岑敖暉自撰求情信表懊悔:「被憤怒控制行動」

大律師黃雅斌代表岑敖暉陳詞,只花了幾分鐘便完成,只讀出求情信部分內容,未有提及量刑起點或建議刑期,三名國安法法官亦無提問。

大狀引述岑在求情信中表示,認罪還柙後,在自願情況下一直單獨囚禁,趁機閱讀了很多書。他憶述被捕前,已從事政治運動好些日子,自以為目標在於創造更公義、平等、自由的社會及政制,但他後來發現有一些更深層的原因,不似外表看來那麼「光明」。他形容自己充滿憤怒,甚至仇恨,更被憤怒控制行動。但漸漸地在妻子的愛中,岑意識到自己的憤怒與仇恨,只會邁向無路可走的地步,或至少不會是光明、閃耀、有建設性與充滿愛的地方。他表示已明白否決財政預算案作為政治手段,會嚴重干擾民生及政府機關運作。

願望回家與妻子度每一刻「回報無條件的愛」

岑敖暉續指,作為當時頗有影響力的政治人物和區議員,公眾對其寄予厚望,但自己行為與之相反,因還柙緣故而未能服務社區。岑形容,令期望自己成為負責任政治人物的公眾失望,為此感到悔疚、抱歉。他又形容與妻子分開的三年間,愛意沒有隨時間流逝,反而每天更深刻、更堅定。岑表示現時腦海中無時無刻的最大願望,就是回到家中與太太度過每一刻,他形容「這是一個愚鈍的人所可以做的事,以回報妻子無條件的愛。儘管這些年間帶給她的悲傷、痛苦和孤獨,是不可能彌補的。」

岑的信件最後表示,明白長時間監禁是無可避免,亦願意承擔後果,只希望法庭不會剝奪他為家庭贖罪的機會。

資深大律師祁志代表馮達浚求情,他早前亦代表同案另一被告袁嘉蔚求情,指刑罰三級制不適用於本案。

馮達浚一方稱屬最或較輕量刑

馮達浚改由資深大律師祁志代表,祁早前並代同案另一被告袁嘉蔚求情。祁志重申國安法刑罰三級制不適用,建議馮達浚量刑屬於最輕或較輕一批,但未予具體刑期建議。

祁志指本案被告的犯案動機有別於其他案件,他們不是為個人利益販毒、不是對他人造成嚴重傷害的危險駕駛,形容法庭判刑不容易。他認為量刑時要考慮案件嚴重性,正如他早前在袁求情中提及,衡量嚴重性時不應建基於假設,應基於實際造成損害和後果。祁志續指在《國安法》生放後,律政司即設立專門部門處理國安案,但直到法例生效逾半年後才拘捕案中被告,可見沒證據顯示謀劃帶來損害國安後果。

求情信為狂妄、肆意攻擊向泛民真誠道歉

法官陳慶偉隨即指,那是因為立法會選舉取消(延期),祁志指這顯示政府要取消選舉是輕而易舉的事。陳官再指戴耀廷續邀請香港民研調查民意,顯示謀劃持續;祁志表示不進入這部分討論,重申謀劃的嚴重性、可能出現結果,已在《國安法》生效後停止。

馮達浚親自撰寫求情信,祁志形容從中見到一個抱有理想、擁抱自由的年青人。祁指出 2019 年 24 歲的馮達浚參與區議會選舉落敗,但沒有放棄;他在求情信中指隨著了解到現實比想象世界複雜得多,自己已不關心特首會否辭職或下台,因未有普選前由誰人當特首、分別不大。馮達浚又在信中向泛民主派候選人致歉,形容自己肆意攻擊、批評眾人,要為自己的狂妄向他們真誠道歉;又向團隊成員及加山(馮有份創辦的網媒)成員致歉,最後表達對家人的愛。

祁志認為信件顯示馮達浚的轉變、反思、後悔,又提及馮浸會大學的老師呂秉權、高媛怡為他寫求情信。

大律師黃錦娟代表劉澤鋒陳詞,形容其角色微小,建議法庭視他為「其他參加者」。

劉澤鋒一方稱屬「其他參加者」 欲貢獻社區而參選

大律師黃錦娟代表劉澤鋒陳詞,認為劉只是參與初選、出席論壇、接受訪問,在整件事中角色微小;若法庭採用國安法刑罰三級制,建議視之為最低級別「其他參加者」或中等級別「積極參加者」當中刑期較輕者。

黃錦娟先表示採納其他大狀就法律原則陳詞,然後交代劉澤鋒個人背景。黃指劉畢業於樹仁大學,有一些實習工作經驗,熱心參與義工服務,正步入 27 歲,沒有犯罪紀錄。劉澤鋒沒有撰寫求情信,十多封信來自家人、朋友、同學。大狀引用同學為他所寫的求情信,指雙方自小學起相識,至今已逾 12 年,形容劉熱衷於幫助他人、弱勢,不時到教會、主動學習;劉澤鋒亦會探訪長者,為他們清潔家居,探訪和聆聽無家者故事。

黃錦娟希望法庭考慮他積極助人性格,參與初選是因為這是他能夠做、能夠藉以貢獻社區的事,而且當時是合法的。黃希望法庭考慮劉及時認罪,認罪後亦沒有放棄,修讀中文大學的會計課程並取得不俗成績。黃指劉繼續求學,期望繼續用知識幫助別人;最後借用同學為劉撰寫的求情信,寄望劉「雨後會是天晴」。

今日開始處理求情的 9 位被告,其中 6 人已求情完畢,包括毛孟靜、何啟明、馮達浚、黃碧雲、劉澤鋒、岑敖暉。法庭明天將繼續處理王百羽、余慧明、岑子杰的求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