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47人案求情・第三日|三認罪被告完成陳詞 袁獄中成婚望「重新開始」 梁晃維:「從未對香港失信心」

分享:

2020 年民主派初選引發 47人 案,最終 45 名民主派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成;今日(7月2日)初選港島區六名參選人開始進行求情,包括三名認罪被告袁嘉蔚、梁晃維、徐子見,三名審訊罪成被告鄭達鴻、楊雪盈、彭卓棋,預料需時兩日。

三名認罪被告袁嘉蔚、梁晃維、徐子見已完成求情陳詞。庭上披露將於今年 9 月踏入 31 歲的袁嘉蔚,在獄中結婚,代表袁的資深大狀祁志指她正在更生,望可早日重新開始。資深大狀彭耀鴻指梁晃維承認為「積極參與者」,引述其自行撰寫求情信,指梁在獄中還押三年感「迷惘」,又形容自己一代人的成長與香港命運緊緊扣連,「從未對香港失去信心」。徐子見一方指徐屬「其他參加者」,引述其自行撰寫求情信稱明白所犯罪行嚴重性,稱自己未能為社會作出貢獻、向因其行為受傷人士表示深切歉意。

相關報道:鄭達鴻、楊雪盈完成求情 楊:誤以為初選合法實在愚蠢 鄭一方:角色微小

文字:何珮瑚、HT

數十名市民今早輪候進入法庭旁聽。(Jimmy Tse 攝)

袁嘉蔚一方指計劃「成功可能性極小」

代表袁嘉蔚的資深大律師祁志今早陳詞指,法官判刑時除考慮案中被告行為,另應考慮行為實際後果、可能帶來的風險等四個因素。他指協議中提到無差別否決政府財政預算案、迫使特首下台等計畫,需要面對兩場大型選舉等不確定因素,形容目標「成功的可能性極小(highly unlikely succeed)」、「可能不能繼續」,認為計畫導致的實際後果、可能帶來的風險近乎為零。

祁志又指政府 2020 年 7 月底宣布,因應新冠疫情押後立法會選舉後,原有計劃已不可能實現,形容計劃為期短,被告是 「天真、註定失敗(naive, doomed to fail)」,足見幾乎沒有國安風險。他又提到為「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量刑並非一個容易過程,法官就此案需辨識實際風險判刑,不能基於「假定串謀(hypothetic conspiracy)」而判刑。

祁志嘗試指謀劃很可能不會成功,形容「戴耀廷幾次被證明是錯的?坐在那邊(被告欄)幾次了?」國安法指定法官陳慶偉打斷指,戴耀廷一直相信計畫可能成功;另一法官李運騰則問,相比判斷被告是否相信謀劃會成功、判刑時更應考慮的是謀劃客觀上能否成功。祁志續指出,宜考慮帶來的實質後果,不應基於揣測的後果來判刑。

而就刑罰三級制門檻問題,祁志另認為袁被控以普通法中串謀罪行,判刑時應考慮《刑事罪行條例》、而非《國安法》法的刑罰三級制,否則將有「走後門(backdoor)」情況。

庭上未引述求情信內容 指袁獄中結婚望早日重新開始

據了解,袁嘉蔚共呈上十多封求情信,由她本人、家人及南區街坊所寫,但庭上未有披露求情信數目和內容。祁志在陳情時提到,法庭通常較少關注個人求情,他形容袁是「年輕有理想的女性」、無犯罪背景。祁指案中被告多來自中產或勞動階段,在國安法生效前,一直相信行為是合法,形容「他們是在這裡成長的孩子,而非罪犯」。

祁志又指,袁嘉蔚參與社區工作,一直待人友善,形容她因善良而入獄。袁嘉蔚將於今年 9 月踏入31歲,祁志指袁正在「更生,生命處於改變」,近日在獄中結婚,希望可以早日重新開始組織新家庭,希望法官判刑時考慮。祁志在法官陳仲衡追問下,確認不欲在法庭上公開其伴侶身分;陳仲衡再追問對方,會否在其求情階段提出相關資訊,間接披露袁另一半為同案被告,祁志指應不會。袁嘉蔚一方求情完畢。

資深大律師彭耀鴻代表梁晃維陳詞求情,承認梁為「積極參與者」,但 7.1 後參與有限。(劉貳龍攝)

官稱梁沒撤回《墨落》聲明 出席抗爭派記者會

資深大律師彭耀鴻代表梁晃維陳詞,建議法庭視之為「積極參加者」。彭耀鴻就刑期直接提建議,根據《國安法》第 22 條刑有關規定,「積極參加的」判 3 年以上至10 年刑期。

彭耀鴻指出,梁晃維是《墨落無悔》聲明的三名草擬人之一,但聲明只是重申已經達成共識的內容,且是在《國安法》生效前公布。法官陳慶偉即質疑聲明或是在 7.1 前完成,但被告始終沒有撤回簽署,彭耀鴻確認。陳官又向彭確認梁晃維曾出席抗爭派記者會,稱「我們會將此納入考慮。」

彭耀鴻續指,梁晃維當時被DQ(取消資格)後,沒有找 Plan B,意味沒有繼續參與謀劃,被陳慶偉問是否有任何證據支持。法官陳仲衡則引述梁晃維指,他曾在被 DQ後表示難以找到政見相近的人、而不觸及「紅線」,認為梁不是沒有找 Plan B,而是找不到 Plan B,陳慶偉即表示對此論點不予比重。

彭耀鴻在法官提問下,釐清梁晃維曾與《墨落》聲明另外兩名發起人,一起接受有關訪問,訪問是在 2020 年 6 月、《國安法》生效前進行,但受訪片段在同年 7 月 5 日才播出。彭耀鴻重申承認梁屬「積極參加」,沒對此避而不談,但欲指出他在 7.1 後的參與有限。

梁晃維求情信節錄(原文為英文,記者翻譯作中文):

在2020年立法會選舉中,我用了「榮辱與共 乘風破浪」作口號,它其實並不牽引情感、不適合在集會或遊行中叫喊,但它結合了我對香港的感受和願望。在 1997 年出生,我們這代人常常被幽默地稱為「被詛咒的孩子」,我們每次踏進人生新階段,都會遭遇香港發生疫情或重大事件:幼兒園畢業時遇 SARS、小學畢業時是豬流感、高中時期的雨傘運動、大學畢業後遇上反送中運動和新冠病毒。在這個與香港同甘共苦的過程中,我深深感覺到我的命運與香港緊緊相連。

香港是我成長的地方,是我人生各種經驗的舞台、也是我價值觀的搖籃。我意識到我不能輕易斷絕與香港連繫,也不能容忍作為旁觀者。無論未來我過著怎樣的生活,我都會繼續與香港同甘共苦,為香港的成功而歡呼、為香港的衰落而神傷。 2019 年以來,香港面臨複雜困難的局面,許多人對我城的未來感到迷失;然而,我從未對香港及香港人失去信心。憑藉著對這片土地的熱愛和前人的精神,我相信香港一定能夠乘風破浪、克服當前的挑戰和其他未知的困難;只要我還活著,建立更美好的香港將永遠是我的畢生願望。

梁晃維自撰求情信 「從未對香港失去信心」

彭耀鴻續指梁晃維尊重法律,不似刻意犯法的行劫罪犯,而是忽視了法律。法官李運騰指,「本案是首宗對有關法律進行詮釋的案件,部分人屬忽視法律;部分人相信戴耀廷認為合法;亦都有部分極端主義者,不管《國安法》是否生效都要進行(謀劃)。」李官續指彭要建立的論點,應為「梁晃維忽視法律,多於屬『激進死硬派 (being a die hard radical)』」。彭回應指梁晃維曾言「否決政府財政預算案是合法權利,不代表初選非法」,藉以證明梁只是忽視法律,法官表示不同意。

彭耀鴻最後談及梁晃維個人背景,指他沒有定罪紀錄,他本人和家人撰寫求情信,指梁會幫助流浪動物、是有愛心的年輕人,作為區議員亦服務社區。在本案,梁欲透過合法方法帶來改變,例如特首由人們選出;彭指謀劃極不可能成功,不涉個人利益、沒有破壞,是爭取一些好的改變,建議法庭量刑時考慮、視梁為「積極參加者」。

梁晃維親撰求情信,據了解長達 10 頁。彭耀鴻撮要讀出部分內容,指梁認為對身邊的朋友帶來了傷害,欲向他們致歉;而梁在獄中還押三年,度過了 24 歲、25 歲、26 歲的生日,形容自己「迷惘」。生於1997年的梁晃維在求情信又指,自己這代人的成長與香港的命運緊緊扣連,例如在幼稚園、小學、中學到大學階段,遇上 SARS、豬流感、雨傘運動及反修例運動;梁形容 2019 年經歷困境、不少人對前路感迷失,香港是他所愛的地方,「從未對香港失去信心」,相信香港能跨過挑戰與未知的困難。

徐子見一方:角色為「其他參加者」 父還押期間離世

代表徐子見的大律師黃雅斌陳詞時,同意可參考《國安法》下的刑罰三級制,認為徐屬「其他參加者」而非積極參與。黃續稱徐子見在親自撰寫的求情信中,提到自己已明白所犯罪行的嚴重性,稱自己未能為社會作出貢獻(fail to contribute the society),希望向因其行為受傷的人士表示深切歉意,又稱自己不會逃避刑責。

徐另呈上其他由街坊撰寫的求情信,黃雅斌引述部分內容,提及徐曾為街坊送贈免費輪椅、提供免費剪髮服務、颱風後協助移除街上障礙物等,他另在新冠疫情期間鼓勵長者接種疫苗。黃形容徐是「實幹家(a man of action)」、好的聆聽者,是個簡單及有能力的人。

黃雅斌進一步求情指,徐子見近日離婚,現育有一子、其母已年屆 89 歲,而父親則在 2023 年,即徐被扣留期間離世。辯方又透露徐子見患慢性病,法官李運騰關注病情會否為被告服刑期間造成額外困難,希望代表律師可提供相關資訊,稱法庭不希望忽略潛在可能性,令被告承受更多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