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47人案求情・第三日|港島區初選五人完成陳詞

分享:

2020 年民主派初選引發 47人 案,最終 45 名民主派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成;今日(7月2日)初選港島區六名參選人開始進行求情,其中五人已完成陳詞。其中,認罪被告袁嘉蔚已於獄中成婚望「早日重新開始」,梁晃維自撰求情信稱「從未對香港失去信心」,徐子見自撰求情向因其行為受傷人士表示深切歉意。受審罪成的楊雪盈則呈上 32 封求情信,其自撰求情信稱誤以為初選合法實在愚蠢,鄭達鴻一方則主張其角色微小,應被視為「其他參與者」量刑在三年以下。法庭明日將處理彭卓棋求情。

記者:陳萃屏、Hazel Chow、何珮瑚、HT
攝影:Jimmy Tse、劉貳龍

資深大律師潘熙代表鄭達鴻求情,形容他角色微小、毫不相干,是在誤導下犯罪。(劉貳龍攝)

徐子見、鄭達鴻、楊雪盈完成求情陳詞

徐子見一方徐屬「其他參加者」,引述其自行撰寫求情信稱明白所犯罪行嚴重性,稱自己未能為社會作出貢獻、向因其行為受傷人士表示深切歉意。

另外三名不認罪受審罪成被告中,楊雪盈和鄭達鴻亦已完成求情。楊一方呈上 32 封來自藝文界和街坊求情信,主張楊品格良好、熱心公益服務,楊又自行撰寫求情信指誤以為初選合法參加,「實在愚蠢」;法官質疑楊對作為悔意、不接納她稱「不曾嘗試傷害政權」。至於鄭達鴻一方則主張視鄭為「其他參加者」,形容他「角色微小、毫不相干」,是受誤導下犯罪,希望法庭給予年輕人一個機會。

相關報道:鄭達鴻、楊雪盈完成求情 楊:誤以為初選合法實在愚蠢 鄭一方:角色微小

資深大律師彭耀鴻代表梁晃維陳詞,承認他為「積極參與者」,但強調梁在 7.1 後參與有限。(劉貳龍攝)

梁晃維自撰求情信: 「從未對香港失去信心」

梁晃維親撰求情信,據了解長達 10 頁。彭耀鴻資深大律師代表梁晃維陳詞,撮要讀出部分內容,指梁在獄中還押三年感到「迷惘」。生於 1997 年的梁晃維在求情信又指,自己這代人的成長與香港的命運緊緊扣連,在幼稚園、小學、中學到大學階段,遇上 SARS、豬流感、雨傘運動及反修例運動;梁形容 2019 年經歷困境、不少人對前路感迷失,香港是他所愛的地方,「從未對香港失去信心」,相信香港能跨過挑戰與未知的困難。

彭耀鴻又承認梁晃維為「積極參與者」,但其參與在 7.1 後有限,並不似刻意犯法的行劫罪犯,而是忽視了法律,希望法庭判刑時考慮。

詳盡報道:三認罪被告完成陳詞 袁獄中成婚望「重新開始」 梁晃維:「從未對香港失信心」

大律師吳靄儀、李志喜,前立法會議員邵家臻,民協廖成利等今到庭旁聽。(劉貳龍攝)

袁嘉蔚一方早上完成陳詞 獄中結婚望早日重投社會

袁嘉蔚一方求情完畢。代表袁嘉蔚的資深大律師祁志陳情時提到,自己在此案代表的被告並無犯罪背景,主要來自中產或勞動階層,在國安法生效前亦相信所參與的事情並無犯法,形容他們「是在這裡成長的孩子,而非罪犯」。

祁另指袁以往參與社區工作,一直待人友善,因善良而入獄;袁將於今年 9 月踏入 31 歲,祁志補充袁正參與「更生(Rehabilitation)」,在獄中已結婚,希望可早日重投社會組織新家庭,希望法官判刑時考慮。祁志在法官陳仲衡追問下,確認不欲在法庭上公開其伴侶身分;陳仲衡再追問對方,會否在其求情階段提出相關資訊,間接披露袁另一半為同案被告,祁志指應不會。

祁陳詞要求法庭考慮計劃目標「成功的可能性極小(highly unlikely succeed)」、「可能不能繼續」,其導致實際後果、可帶來的風險近乎為零;他又指政府宣布因疫情押後選舉後,有關計劃已不可能實現,形容被告 「為期短、天真、註定失敗(short,naive,doomed to fail)」。

六人出庭 楊雪盈、鄭達鴻、彭卓棋露笑容 袁嘉蔚齊蔭綁馬尾辮

早上近十時,身穿灰色西裝、白色襯衫的鄭達鴻進入被告欄,精神不俗,與代表大狀潘熙和黃宇逸對話,面露微笑。其餘被告陸續入庭,楊雪盈著黃色上衣、向旁聽席微笑揮手;袁嘉蔚戴著黑色眼鏡,齊蔭綁馬尾辮;徐子見戴口罩和著白色襯衫;彭卓棋穿黑色西裝,拉下口罩向公眾席做口型、手勢,又摸已剷青的頭頂向公眾席微笑;梁晃維的頭髮稍長,著灰色西裝戴呔,偶與身旁的鄭達鴻對話,又向公眾席張望。

楊雪盈和袁嘉蔚坐前排,身旁有懲教人員相隔;其餘四人則坐後排,梁、鄭、彭坐在一起,中間沒有懲教人員隔開。

非港島區參選人余慧明、黃子悅、吳敏兒、黃碧雲則在延伸庭旁聽,黃子悅向公眾席微笑;吳敏兒、黃碧雲坐前排,湊前望向電視機,坐在後排的余和黃,中間有懲教人員隔開。

不少人士到場旁聽,政治漫畫家尊子在正庭公眾席,大律師吳靄儀、李志喜則在延伸庭,前立法會議員邵家臻、廖成利、年屆百歲的「佔中大黃伯」今日也到庭旁聽。

早上八時約 60 多人排隊 友人清晨到場支持

今早八時多,約 60 人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外排隊輪候旁聽。排到隊頭位置的,有涉「小彤群抽會」案、被警方以 23 條拘捕的李盈姿。她昨到灣仔游早水時被警方帶走搜查 45分鐘;晚上到銅鑼灣時被警告,若悼念 7.1 刺警案梁健輝或違《國安法》。昨晚深夜回家後,李盈姿說淺眠一會後,約凌晨兩、三點便起床,到法院大樓外排隊,為的是讓香港人知道毋忘初心,「仲有好多人撐住」;又說「都係想入到正庭,頂住啲排隊黨」,見上獄中人一面。

昨一度在灣仔被警帶走調查的李盈姿,凌晨兩、三時排隊,以示「仲有好多人撐住」。(Jimmy Tse攝)

友人清晨排隊旁聽 訴說眼中的她/他們

今早七時許落起毛毛細雨,提早到達法院的 G 小姐邊看人類學家蕭鳳霞的著作,邊排隊等候。她特意到場旁聽楊雪盈求情,嘆言「遲左喇!」;她說作為楊的朋友之一,感慨自楊認罪後一直沒聯絡,今日到來是想看看她近況。

G 小姐回憶在 2017 年遊行時與楊認識,眼中的她「很有活力、堅強,對社區營造好有抱負,常常工作時不吃飯『飲啲湯就走左』,對現時大坑出了很大一分力。」 舉例區內街坊以前「撳機」要遠到灣仔,楊任大坑區議員時、為居民爭取區內櫃員機,免卻提款不便。G 說受到楊雪盈的啟發,她現時在自己的崗位裏盡做,幫助區內居民;說畢拿起手上的書本,回到閱讀的世界。

G 小姐(圖右)自 2017年認識楊雪盈,形容楊「活力、堅強,對社區營造好有抱負」。(Jimmy Tse 攝)

至於徐子見的友人細 May 姐(化名)和阿肥為了排隊,昨晚特地預訂附近酒店留宿一宵,清晨六時就前來。細 May 姐、阿肥及徐子見相識於 2014 年的雨傘運動,徐當選區議員後,阿肥亦不時幫忙做義工。

阿肥形容,徐子見是個「腍善」的「Yes Man」,「啲街坊有咩要求佢都話好。」她又憶述,徐的議辦如「兒童遊樂園」,「個個細路放學都衝去搵佢」,認為徐子見是盡心盡力、與街坊關係良好的人。徐被還押至今逾三年,阿肥說仍有街坊前往探望,自己也堅持每月探望,形容他現時身形健康;細 May 姐則笑著補充,徐髮線高了些。

徐子見友人細 May 姐和阿肥在鄰近訂酒店,清晨六時排隊;阿肥形容徐「腍善」,「街坊有咩要求佢都話好」。(Jimmy Tse 攝)

被還押多時,徐子見還好嗎?阿肥說,已經這麼多年,「要做的都已經做完」,在獄中的人都只想早日放學。對於裁決結果,阿肥只感到無奈,認為審訊不公義,希望他們可早日放學;除了支持徐子見,阿肥亦想讓其他被告知道,他們都沒有被遺忘。

身穿淺綠色T shirt 、戴著漁夫帽和口罩的阿輝,約 6 時半便排隊等候。他說是 6 名求情人士其中之一的學生,是上藝術班認識,「正常人都會睇左自己先,但佢唔係,佢好照顧後生」;但阿輝不願透露其名字,「怕外界的報道會影響他的官司」。他又指現時與對方仍不時書信聯絡,知道對方在牆內仍然精神,形容他「強心臟」,才能應付案件的未知之數。

阿輝希望友人知道「即使過左咁耐,都會有人係出面支持佢,天氣熱,飲多啲水!」他又寄望港人持續關注47人案,「知自己做緊咩事,繼續堅持落去」。

阿輝說自己認識求情 6 人之一,但不願透露對方身分以免「外界報道影響官司」,他只說對方在牆內仍然精神,是「強心臟」。(Jimmy Tse 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