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47人案求情・第二日|區諾軒拒做「超級金手指」爭減刑一半 吳政亨自撰 1500 字求情信

分享:

民主派初選引發的 47 人案,求情階段進入第二日。今日下午代表區諾軒和趙家賢的大律師為兩人爭取刑期扣減,法官李運騰一再追問區一方,會否爭取更大程度刑期扣減,包括爭取為「超級金手指」(supergrass)以取得最多三分二的刑期扣減。李官更指基礎在於「如果沒有第二被告的供詞,控方無法建立針對其他被告的案情。」延伸庭被告及公眾人士一度譁然。趙家賢一方則表示爭取減刑三分二,意味達到「超級金手指」級別;法庭指出有關條件包括面臨人身安全風險,趙一方旋即改為爭取40至50%減刑。

至於「三投三不投」的發起人吳政亨,早前不認罪受審後罪成。受審期間選擇不自辯的吳,今日由代表大律師石書銘朗讀由吳撰寫、長達 5 頁約 1500 字求情信。在信中,吳政亨提到,相信公平恆常選舉,是對可能變成暴政的權力的最佳制衡,要用文明民主方式處理社會分歧才可令社會蓬勃發展,故支持香港民主運動。所有被指為組織者已完成求情陳詞,較原定的三日時間提前一日結束;法庭將於下周二(7月2日)開始處理港島區初選參選人求情。

文字:HT、何珮瑚

區諾軒爭減刑 50% 官:若為「超級金手指」可減三分之二 

代表區諾軒及鍾錦麟的大律師陳慕賢下午陳詞時,表示區諾軒及時退出、協助控方舉證,曾勸說包括戴耀廷的其他被告退出,第三被告趙家賢在其勸說後停止犯罪(即退出初選計劃),引用《國安法》第 33 條建議法庭考慮減刑一半。

法官李運騰主動指,認罪及協助法庭一般可獲減刑一半,問陳會否尋求更多刑期減免,陳表示維持陳詞,李官則笑指陳似乎違反指示,延伸庭一眾被告隨即譁然。陳隨後改變說法,表示尋求 60% 減刑。法官陳慶偉問「為何不是90%?」李官進一步指,若爭取被告屬於「超級金手指」(supergrass),可以追求減刑三分之二;陳表示留待法庭考慮,陳官則著對方再花時間思考。

警方以橙色膠帶圍封排隊區,數十名市民今早排隊進入法院旁聽。

鍾錦麟同爭減刑一半 區一方拒認作「超級金手指」

陳慕賢在庭上未有透露區諾軒有幾多封求情信呈堂、本人有否寫求情信。陳同時代表第四被告鍾錦麟,同樣建議減刑一半 ,表示他已盡所能協助控方。李官釐清鍾的幫助,在於指出協調會議文件有否提供予其他被告,陳同意。陳另外澄清,鍾錦麟只出席過 2020 年 6 月 9 日與戴耀廷、區諾軒、趙家賢舉辦的記者會,亦是他唯一出席過的相關記者會。

及後,其他被告的代表律師完成陳詞,陳慕賢再次補充陳詞,表示不爭取區諾軒或鍾錦麟為「超級金手指」,但一度表示可根據一般做法給予一半刑期扣減,再考慮《國安法》第 33 條增加減刑幅度。法官陳慶偉即朗聲笑道:「你想要雙重利益。」李官則指:「不可以全部都要。」陳慕賢最終為區爭取 50% 至 60% 刑期扣減。

民主黨劉慧卿連續兩日到法院旁聽,她今早在小休時向犯人欄揮手。(資料圖片)

趙家賢爭減刑三分二 官:「超級金手指」須面臨人身安全風險 

第三被告趙家賢由大律師利琛代表,他形容趙提供了最好的協助,足以達到「超級金手指」的程度,爭取三分二刑期扣減。李官指趙不是完整證人,「超級金手指」條件包括面臨人身安全風險。利琛即回應指:「不堅持 66% ,基於作供,建議 40% 至 50% 的刑期扣減。」

利琛又提出法庭可以在量刑時考慮趙的參與程度、角色,指他作為民主動力召集人獲邀協助初選,只是將選舉落實、草擬提名表格等,更似是行政工作,但承認是主動參與。利琛續指可考慮趙家賢的參與長度,是由 5 月到 7 月中、只有 3 個月。法官則指他早於 3 月已參與會議,長度不如利所指的短,利琛同意。利續指趙作為溫和民主派,多年來協調各民主派人士,呈交報告闡述他自 2019 年以來經歷的困難作為背景資料,視為人道議題而非意在影響判刑。

吳政亨自撰 1500 字求情信:公平選舉制衡權力變暴政

代表吳政亨的大律師石書銘陳詞時表示,吳雖被指控為初選組織者,但他僅與戴耀廷聯絡、自己行動,關注點始終在初選投票本身,而非否決財政預算案,認為吳與其他被告有所不同,希望法官判刑時作考慮。石書銘隨後讀出由吳親自撰寫、長達 5 頁的求情信。

求情信開首,吳指審訊過程中自己一直被稱為 D5 或「李伯盧」,因此希望透過信件告訴法庭自己是誰、是什麼驅使他投身公民和政治參與。吳政亨自言,在成長過程中很少就政策具體細節表達強烈意見,但他支持香港民主運動,因「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腐化」,相信公平、恆常的選舉,是對權力或變成暴政的最佳制衡;他亦相信要用文明、民主方式處理社會必然存在的意見分歧,社會才能蓬勃發展,而非透過暴力或「壓迫(oppression)」解決。

吳政亨續稱,相信民主派若在立法會取得多數議席,將可以在審視內容後,選擇或拒絕接納政府法案,這屬「特區歷史上從未擁有的強大力量(awesome power that they never possessed in the HKSAR’s history)」;若再加上民主派在特首選舉勝出,形成執政聯盟將正面改變香港民主格局。

五名被指為組織者原定三日進行求情陳詞,今日下午提早完成;法庭將於下周二,處理港島區初選參選者求情陳詞。

吳:盡最大努力令白日夢成現實

吳政亨指要達致上述目標,民主派需要面對極為不利的選舉制度,也要解決民主派不斷的內部分歧,他因此支持透過初選處理分歧、實現團結,帶來更多可能。吳直言,清楚明白舉行初選很難取得成果,但自己「盡最大的努力令白日夢變成現實(I endeavoured to do my utmost to help make this pipedream into a reality)」。

趙家賢去年在案件,以從犯證人身分作供時透露,過往不曾與吳政亨接觸,案件提堂後方得悉吳為「三投三不投」的發起人。吳政亨亦在求情信引述,同案被告作供時均提到不認識自己,形容自己在政界猶如無名小卒,自己的努力亦未必能帶來任何影響。但他認為民主的美妙之處在於,無論身分、地位,每人在選舉中均持同等的一票,因此他雖為政界「局外人(outsider)」,依然視自己有權利、義務透過行動增加初選成功率。抱持這種心態,他因此發起「三投三不投」。

自稱無名小卒 對被指為組織者感驚訝

吳政亨與其餘 4 名被告,同被指為初選組織者。他在信中坦言,自己不曾參與組織 35 +或協調會議、亦非初選候選人,一直在過程中維持局外人的身分,對控方指控感到相當「驚訝(surprised)」。

控方曾形容,吳是戴耀廷的支持者,在謀劃中扮演重要角色。吳在求情信中則形容與戴耀廷的關係,實際上更像是遊說團體與政策制定者的;表示曾數度就初選走向違背原有目的而提出抗議,但皆不成功。他又補充,自己支持初選與它是否否決財政預算無關,更不曾倡議初選候選人承諾否決財政預算案,強調自己支持的「一直只是初選」(my support for a primary election had always been for itself, and itself only)。

吳政亨在信末重申,已盡最大努力確保活動合法,因相信法治是任何自由民主的重要組成部分,「只有制訂合理的法律,而法律得到尊重和公正地執行,社會才有繁榮的希望」。

吳一方指為「其他參加者」判三年以下監禁

在刑罰三級制下,代表吳的石書銘認為吳應被視為「其他參加者」,判處 3 年以下監禁。法官李運騰指出,吳政亨至少知悉串謀計劃;另與法官陳慶偉則提到,吳政亨曾花費大量金錢在《蘋果日報》登頭版廣告宣傳初選,李認為此舉反映吳希望確保「35+」可成功。

石書銘回應稱,以少於 15 萬港元落頭版廣告屬合理,廣告內容未有提及否決財政預算案,僅呼籲市民在初選投票。石補充,從吳政亨與他人的電郵交流、接受蘋果日報訪問中提及希望舉辦初選爭取過半議席等,顯示吳一直相信自己以局外人身分參與,形容這種想法或許愚蠢,但並非毫無根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