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47人案求情・第二日|不接納 7.1 後戴耀廷「很少角色」 法官:現要找出計劃「黑武士」

分享:

47人案今日(26日)續處理求情,代表戴耀廷的資深大律師黃繼明繼續陳詞。黃昨日主張戴耀廷量刑起點應為三年,另指戴只屬於初選「參與者」;法庭早上主要延續有關法律觀點的討論。戴一方強調 6.30 前初選並不犯法,法庭則指本案是持續犯罪,一再關注量刑時可否考慮《國安法》生效前的行為,又用預先計劃搶劫銀行作例子。法官陳仲衡一度形容,「35+」就是找 35個「白兵」,現在法庭是嘗試找出計劃的「黑武士」( try to figure out the Darth Vader)。

法官在上午小休後,表明決定不接受辯方律師黃繼明陳詞指「 6月 30日前的事情與戴耀廷的犯罪行為無關」;亦不接受辯方陳詞指「 7月 1日後戴耀廷沒有角色或很少角色」。黃之後提到戴耀廷有四封求情信,分別由他本人、港大法律系教授陳弘毅、首席講師張達明、恩福堂創堂牧師蘇穎智撰寫。庭上未有讀出戴自行求情內容,只概括簡介其餘三封求情信重點;戴一方上午已完成求情陳詞,申請下午及明天不再出庭獲批。法庭下午料將開始處理第二被告區諾軒的求情。

文字:HT、何珮瑚
攝影:梁文熙

戴耀廷太太今早繼續到法庭旁聽;戴一方上午完成求情陳詞,今午和明日將缺席法庭聆訊。

黃先承接昨日有關第 200章 《刑事罪行條例》 ── 第 159C 條「罰則」的爭議,指出控方陳詞是將不存在的字眼加諸於條文,強調法庭根據 159C 判刑不應設刑期下限;主控萬德豪昨主張 159C 雖沒提及最低刑罰,但立法原意清晰,串謀罪行刑罰應與實質罪行刑罰一致。

戴耀廷一方:6.30 前沒有不合法事 官反駁是持續犯罪

黃繼明續指,在《國安法》生效前,沒有任何不合法、犯法的事情發生,指出「這是法律的法庭,不是政治的法庭,可以及只可以審視犯罪行為。在6月30日(《國安法》生效前)沒有不合法的事情。」法官陳慶偉指說法正確,但本案是持續犯罪;黃回應指,被告的確沒有在《國安法》凌晨生效之後的一秒就停止,但認為沒有人能知道今天做的事會在明天變成非法。

法官陳仲衡:35+是找 35 個白兵,現要找出計劃黑武士

在考慮犯罪規模時,黃繼明指出,初選有數十萬人參與投票,不屬於非法行為,初選結束後已與戴耀廷沒有關係,他亦不會參選。法官陳仲衡則形容,「35+」就是找 35個「白兵」,現在法庭是嘗試找出計劃的「黑武士」( try to figure out the Darth Vader)。

黃繼明又指,戴耀廷在 7 月起不再是主要角色。陳官追問 7 月起誰是主事者(in charge)、是否第二被告(區諾軒)?黃繼明表示無意指出,陳官認為所指就是第二被告,因為初選只有兩名組織者。法官陳仲衡則關注,戴耀廷曾於 2020 年 7 月表示要「休息」,如果沒有角色,為何要表示休息。黃繼明答:「 to 『交代』, I can’t think in English. 」

法庭外繼續大批警力佈防,有反恐特勤隊持長槍戒備,另動用警犬搜查出入私家車。

法官以事先計劃搶劫銀行作例 辯方反對因初選非一直違法

陳慶偉表明不接受黃繼明指「戴耀廷在 7.1 之後沒有角色」陳詞,黃表示不是沒有角色,而是不是領導,形容戴沒有控制或指揮眾人。黃續指反對控方引用中國刑法文件定義「首要分子」、「罪行重大」,強調《國安法》尊重「一國兩制」原則,不應「走後門」,而呂世瑜案終院判決亦指出不接受引用內地法律。

法庭一再關注量刑時可否考慮《國安法》生效前的行為,法官陳仲衡舉例問,若三名法官一年前打算搶劫銀行,判刑時可否考慮到他們一年前已經計劃搶劫銀行?黃繼明拒絕用這個例子說明,因為搶劫一直都屬於犯法行為,但本案的性質並非如此。

法官表明不接納 6.30 前事無關、7.1 後戴沒角色說法

上午小休後,法官表明決定不接受辯方陳詞指「 6月 30日前的事情與戴耀廷的犯罪行為無關」;亦不接受辯方陳詞指「 7月 1日後戴耀廷沒有角色或很少角色」;同時不用黃繼明就有關中國法律陳詞。

黃繼明昨主張戴耀廷量刑起點應為 3 年,考慮及早認罪,應減至判刑兩年;國安案的刑罰三級制,並不適用應用於本案;又提出戴耀廷只是屬於初選「參與者」。

根據司法機構網頁,法庭原預計首批求情需時三日,原訂首批求情時間僅餘一半。黃繼明今早開庭時表示需在明日補交文件,法官陳慶偉即提醒日程緊張,首批求情的五名被告,法庭排期僅得 3 日。昨日被指語速太快的黃回應稱,有信心可以在原訂時間內完成求情,又指自己將會「放慢語速,同時加速(speaking slowly and speed up at same time)」,在正庭旁聽的被告劉頴匡聞言發笑。

戴耀廷代表資深大律師黃繼明(圖左)今續陳詞,強調 6.30 前事件不違法,法庭表明不接納說法。(資料圖片)

辯方引述建制指初選「可能」違法 因法例並不清晰

黃繼明之後列舉多篇《國安法》實施初期的報道,引述部分如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曾國衛、行會召集人葉劉淑儀等人,受訪時均表示初選「可能」違反相關法例、初選會否違反國安法需取決於取證等等,指戴耀廷當時真誠相信初選並不屬違法行為。

陳仲衡反問,在相關法例生效初期,怎會有人肯定地就初選會否違法提出確切答案。黃繼明回應稱,上述人士「他們不能肯定地說,因為它(法例)並不清晰 (They can’t speak with certain because it is not certain.)」。

聆訊下午繼續,預料將處理第二被告區諾軒的求情陳詞。

四封求情信 戴耀廷、陳弘毅、張達明、蘇穎智撰寫

黃繼明又交代控方提交 4 封求情信,分別由戴耀廷本人、港大法律系教授陳弘毅、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恩福堂創堂牧師蘇穎智撰寫。庭上未有讀出戴耀廷自行撰寫的求情內容,黃概括介紹另外三封信的內容,其中引述張達明提到戴作為法律學者的成就、對教會的貢獻,指他真誠相信自己行為而合法;至於陳弘毅提到戴對香港大學貢獻良多、是誠實的人;蘇穎智則指戴耀廷堅持非暴力原則,在佔中期間一直關注學生和警方可能發生的衝突。

黃繼明另表示在新規則下,國安法囚犯未能獲減刑,主張法庭判刑時應考慮相關因素;陳慶偉回應指,若被告行為良好亦有機會獲減刑,在被告欄的戴耀廷聞言微笑。

翻查資料,因應今年三月通過生效的《維護國家安全條例》,《監獄規則》同時經過修訂,訂明因危害國安罪行服刑的囚犯,須獲懲教署署長信納「不會不利國家安全」,方可獲行為表現良好的減刑安排,而在 23 條「生效前、當日或之後」被判刑的國安案囚犯均會受到影響。行政長官李家超強調,若涉危害國安嚴重罪行,一般不會獲減刑;因煽動他人分裂國家罪成被判囚五年的馬俊文,上周五(6月21日)就不獲提早釋放入稟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

上午休庭前,黃繼明表示已完成陳詞,戴耀廷今日下午、明日申請向法庭缺席獲批。聆訊下午再續,預期將處理第二被告區諾軒的求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