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47人案求情.第五日|黃之鋒不自撰求情信 譚文豪信中致歉 李嘉達談近況:「太陽耀眼天空藍藍」

分享:

2020 年民主派初選引發 47人 案,最終 45 名民主派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成。今日(7月5日)初選九龍東六名參選人開始進行求情,包括認罪的黃之鋒、譚文豪、李嘉達、譚得志、胡志偉;以及不認罪經審訊罪成的施德來。

今早代表黃之鋒的大律師李國威首先陳詞,建議法庭如採用國安法的刑罰三級制,應視被告為「積極參加者」;庭上呈上由黃之鋒母親、老師所寫求情,法官質疑黃未有自撰求情信,大狀補充指他在案件結束後將開始新生活 (move on)。法官陳仲衡又一度質疑不能視黃品格良好。

代表譚文豪的何沛謙指譚屬「積極參加者」,但他自願退出政壇、及早認罪和自願向警錄口供,在獄中成為基督徒及修讀企管預備新生,又引述譚求情信表示悔咎、向社會和中央致歉。李嘉達由大狀陳德昌代表,稱李為「積極參加者」但判刑不應逾 6 年半,呈上 41 封求情信;陳引述李談近況說:「樹是翠綠的,太陽很耀眼,天空藍藍的,所有的一切都使人提起精神」,顯示他已改變欲邁向新階段,說時李在被告欄內眨眼、離開時以紙巾抹鼻。

文字:HT、何珮瑚
攝影:CCW、Jimmy Tse

代表黃之鋒的大律師李國威今求情,稱應視黃為「積極參加者」、國安法涉境外串謀條文亦不適用黃。

黃一方強調尋求外國支持 不涉初選

本案控罪指被告觸犯《國安法》 第 22(3)條,李國威稱注意到,《國安法》第 30 條或影響法庭對於黃之鋒的量刑。第 30 條指:「為實施本法第 20 條、第 22 條規定的犯罪,與外國或者境外機構、組織、人員串謀,或者直接或者間接接受外國或者境外機構、組織、人員的指使、控制、資助或者其他形式的支援的,依照本法第 20 條、第 22 條的規定從重處罰。」

李國威指黃之鋒在承認事實中提及到尋求外國支持,但早於《國安法》生效之前,即自 2016 年起,以至 2019 的社會運動,李國威強調不牽涉本案所指的串謀,認為《國安法》第 30 條不適用於黃之鋒。李國威建議法庭考慮視黃為「積極參加者」判刑,形容他只是參與者、有份簽署《墨落無悔》聲明,但沒有涉及組織或協助舉辦初選。

今晨逾 50人排隊旁聽,當中包括不少參選人的昔日戰友。

庭上交代黃四次判刑 官質疑一再於保釋期犯案

李國威又呈上黃之鋒被判刑的時序表,羅列 6.21 包圍警總、10.5 反蒙面法、六四31周年非法集結、民事藐視法庭(轉載西灣河開槍警員資料)等四宗已被判刑案件。三名國安法指定法官留意到,部分罪行發生於黃之鋒取得法庭保釋期間。法官陳仲衡指,辯方雖一方面邀請法庭考慮整體性(totality) ,但另一方面見到黃一再犯案,李國威強調黃之鋒在各案件均選擇認罪;陳官即指出,有關的刑期扣減已計算在之前的判刑當中。對於法官關注黃一再犯案,李國威表示接受被視為加刑因素。

法官李運騰則嘗試繼續釐清時序,在控方協助下,庭上花了不少時間釐清時序。李國威指,只是想提出黃之鋒在所有案件中選擇認罪;續指黃在本案早期經已認罪,是一大求情因素,希望法庭給予三分一減刑。

沒自撰求情信、稱案後開始新生活

黃之鋒呈上的求情信,包括其媽媽、老師所寫信件;法官陳仲衡質疑求情信是由他人所撰寫,並非出自他本人。李同意黃沒撰寫求情信,稱是他個人選擇,但獲指示指黃在會在服刑後放下過去,開始新生活 (move on after this offence)。李國威續指,疫情期間黃之鋒雖然非區議員等公職人員,但搜購並派發了150 萬個口罩。法官陳仲衡質疑不能視黃為品格良好;法官李運騰則指,陳詞所提及的內容已在其他案件獲法庭考慮,質疑不可以再引用作減刑因素。李國威同意不能作額外減刑,但欲指出黃非突然犯案,而是一直積極參與公共事務。

譚文豪一方求情指已退出政壇 預備過新生

代表譚文豪的資深大律師何沛謙陳詞表示,譚出身於草根家庭,任職的士司機的父親辛勤工作,譚有幸到澳洲修讀機械及太空工程,經努力後成為民航機師。何沛謙指譚在 2016 年首度勝出立法會選舉後,放棄高薪的全職機師工作,希望回饋社會、為民生作出貢獻從政,但從沒打算成為積極的政治份子。庭上透露譚文豪呈上多封求情信,包括本人、其妻子、由非政府組織撰寫的信件;其中有組織提到,譚曾捐贈有關飛行的書籍,以激勵年輕人成為飛行員。

資深大律師何沛謙代表譚文豪,引述他若知道初選犯法「絕對唔會參加」。(資料圖片)

以首度提堂日起計,譚文豪等多名初選案被告已被還押約 3 年半,而譚與妻子育有一對龍鳳胎,本月中將迎來 10 歲生日。何沛謙指譚文豪現已離開政壇,過去一段時間失去與年邁母親、妻子和子女相處的時間,未能見證子女成長;同一時間,譚有份開設的餐廳因疫情結業,妻子在重擔下未能抽身全職工作,令譚相當抱歉。 

何沛謙另提到,譚已成為基督徒,另修讀企業管理並在部分科目取得優異成績,可見他已預備過新生活;而譚文豪於 2020、2021 年先後退出公民黨、辭任立法會議員,自願退出政壇,加上在此案早期已認罪、自願向警方錄取口供等,希望法庭量刑時予以考慮。

應為「積極參加者」 譚自撰求情信向社會和中央致歉

案中承認事實提到,譚文豪曾公開提及要否決所有法案、撥款。何沛謙在庭上引述譚過去在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的表決紀錄,主張譚多次支持政府撥款和民生議案;法官陳仲衡指出事項屬議員職能,未能作求情因素。

何主張譚文豪在國安法生效後參加初選、出席選舉辯論、向立法會提交競選提名表格,若分級罰則適用,譚應屬「積極參加者」。譚案發時為「民主動力」執委,法官陳慶偉關注組織有份負責初選後勤工作,何回應稱,判刑時應只考慮被告個人參與度,又指民動屬鬆散的泛民組織,非定期舉行會議、譚亦無積極參與組織活動。

何另外提到「無差別」否決預算案的計劃未必實現,法庭量刑時若考慮刑罰分級制,應只考慮被告在國安法生效後,即 2020 年 7 月 1 日或之後行為,此前發生的事應用作背景,以考慮案件是否存在串謀、被告有否參與串謀;指定法官陳慶偉表明不同意有關說法。

陳詞尾段,何沛謙引述譚文豪撰寫的求情信,他表示若知道初選犯法,「絕對唔會參加初選」,引述及讀出信件最後一句:「在此我希望向法庭表達,對過往言行深感悔疚,向社會各界及中央政府真誠道歉」。

李嘉達一方指屬「積極參加者」 刑期不超過六年半

代表李嘉達的大律師陳德昌先就法律觀點陳詞,認為法庭如採用國安法的刑罰三級制,李應落入中間的「積極參加者」,但該級別刑期範圍廣闊( 3 至 10 年),認為李應屬中間數以下、建議判囚不超過 6 年半。

大狀隨後介紹李個人背景,指他 1992 年於中國大陸出生,3 歲時到港與家人團聚,家住觀塘。李在中學表現優異,2008 年四川地震時在校內籌款,畢業後升讀香港大學社工系,2013 年畢業成為社工。陳德昌指參考近期新聞,可預期李將來很難再成為社工,但他會找到服務社會的方法。陳續指李就讀大學時熱衷戲劇,將戲劇帶給小朋友,尤其是有特殊學習需要(SEN)的學童,讓他們願意與外界接觸,這些都需要李嘉達投放大量心力。李的多封求情信中,也有來自 SEN 小朋友、及小朋友家長。

陳德昌指李在大學畢業後修讀表達藝術碩士,透過戲劇、唱歌、繪畫達到治療效果。2019 年時很多年青人感到無助,李嘉達決定成為區議員,於翌年 1 月 1 日上任;幾個月後,李認為需要更大的政治平台,才有了之後的決定,形容自此墮入了黑暗的日子。陳德昌指出李很早選擇認罪,希望法庭充分考慮予以三分一刑期扣減。

呈 41 封求情信  引述李談近況:「太陽耀眼天空藍藍」

陳詞最後一部分有關李呈上的 41 份求情信,來自本人、女朋友、父母、中學校長、其身為社工和戲劇導師的服務對象、教會等等。陳指李嘉達在獄中度過 3年 4個月,盼望著與女友結婚,但因在獄中無法舉行一個正式婚禮。陳又提到,李獲一間 NGO 聘用為教學助理,知悉他選擇認罪後,表示願意等他獲釋。法官陳仲衡問及,NGO 未見過李就決定聘用?陳德昌指組織認識和見過李、其專業背景讓組織願意聘用,陳希望藉此指出李已改變、望貢獻社會,希望法庭考慮。

陳德昌繼續陳詞說:「在囚的三年多時間,李嘉達已經失去很多,祖母去世,一個他愛的女人等待著結婚,一份工作等候他。一個很好的人,在這 3 年 4個月付出了代價。」陳指李嘉達承認錯誤,將來會離開政治,尋找服務社會的方法,嘗試以社工、戲劇導師、治療師的角色影響他人。

陳詞尾聲,陳德昌引述與李嘉達今日午休時對話,指李自 2021 年認罪還柙赤柱,談及近來過得怎樣、有何不一樣時,李嘉達說:「樹是翠綠的,太陽很耀眼,天空藍藍的,所有的一切都使人提起精神。」陳續指自己出入赤柱探望數次,亦不曾想過天空蔚藍如此,陳指希望告訴法庭李已改變,想邁向新的人生階段;陳德昌說到這裡,被告欄內的李嘉達頻頻眨眼、嘴角抽搐,離開法庭時用紙巾抹鼻。

黃之鋒、譚文豪、李嘉達完成求情;法庭下周一將繼續處理譚得志、胡志偉、施德來的求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