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47人案求情|知名度低吳政亨 友人設關注組分享相處點滴 恐懼中願同行至他獲釋

分享:

這星期,法庭處理首批被告,即五名「組織者」的求情。吳政亨在求情日身處最接近旁聽席的被告欄,他身形健康,身穿西裝的他甚有精神,坐在最接近旁聽席的位置,不時與前來旁聽的友人比劃手勢溝通。

《集誌社》以文字訪問在社交媒體更新吳政亨近況的「吳政亨關注組」。關注組營運至今逾三 年,Facebook 已有最少 150 則帖文;Patreon 有 160 篇文章,由吳政亨的身體狀況、節日祝福、獄中改詞、友人的探訪報告,到吳政亨愛讀的書,以及由吳寫給筆友的信,都應有盡有。

還押 40 日時 設關注組專頁

管理社交媒體的小編 B說,吳政亨在被捕初期因知名度低,朋友在網上都找不到有關他的資訊,因此萌生了設立關注組的念頭,「起碼讓人知道他的近況」。於是,他在 2021 年 4 年 9 月開設專頁。當時,吳政亨已被還押 40 日。起初,B 只是希望在專頁,向大家更新吳的資訊。B 作為朋友,認為面對吳政亨的處境,「甚麼都幫不到」,但專頁可給他寄託,為吳政亨向大家報個平安。

有如「成語動畫廊」熊貓博士

B 是因討論時事,於網上認識吳政亨,因與吳政見相近,較為溫和,可理性討論,成為好友。B 認為,吳政亨是個聰明、健談,且見多識廣的人,因吳喜歡看書,言之有物,形容吳有如「成語動畫廊」的熊貓博士:「一來好似問佢乜佢都識答咁,二來佢當時嘅體型都好有福氣,入型入格。」

「愛問問題的中佬」

為了讓人具體地知道吳政亨是怎樣的人,吳的朋友們在關注組開設初期,寫下了「我們眼中的李伯盧」的系列文章。有人形容,吳政亨是「極致」的人,形容當吳當認真研究一件事時,會鑽研得很深入;另有人說,是一名「愛問問題的中佬」,稱愛學習的他會涉獵不同範疇的知識,學習時更喜歡「貨比百家」,從中生出很多問題來。由於吳政亨熱愛改詞,關注組不時會上載吳政亨的改詞,朋友們甚至會將他的改詞編曲翻唱,再自製MV,讓讀者更接收到吳政亨的想法。

「李伯盧」是英文Liberal

B 改了不少圖,每次都會將吳政亨的頭「Key」到不同卡通人物身上,然後發帖文。最近一個,是 B 代吳政亨祝大家父親節快樂,然後將他的頭部 key 到多啦 A 夢的上。B 會將這些改圖告訴給吳政亨:「佢見到自己都笑,無諗過我可以key 佢落啲雞鴨鵝度」。B 說,他也知道大家的留言,「好似幾歡樂,就由得我玩。」做著這些,因吳政亨是個幽默的人,「我就當係代佢帶下啲歡樂畀所有關心佢嘅朋友。」另一圖片,將吳政亨的頭key 上了一隻驢子上,解釋為何吳政亨網名是「李伯盧」。B 交代,「李伯盧」是英文「Liberal(自由)」的音譯,因「liberal」反映其個人價值觀。

這幾年,有關吳政亨的帖文,不少是圍繞吳做運動及其身形變化。吳政亨近日在 47 人案出庭時,身形明顯健康。B 形容這是吳近幾年最大的變化,稱他為「減肥 KOL 」。

做著這些,因吳政亨還押至今已逾 1200 日,B 作為朋友,希望與他同行。B 認為,吳是一個很好的人,但他一直都只是小人物(small potato ) ,他盼在專頁寫他的性格及故事,讓更多人認識他。B 說,或有人會認為吳政亨很傻,「自己無啦啦做咩走出嚟,做咁多嘢呢?」但他認為,世上需要這類追尋理念的「傻人」。B 認為吳的韌性很強,很正面:「有時處境係無可避免會令人有負面情緒,但係佢消化完之後,都會用正面嘅方式應對,唔會阿Q精神,亦都唔會自憐自傷。」這份正面,有時都鼓勵到 B。

獄中「斷骨」做了兩次手術

面對現時的困境,吳政亨及身邊親友,當然也有不少難過的時候。B 曾於去年底,發表註明為「唔搞笑」的帖文,先是吳在獄中因「斷骨」做了兩次手術,然後交吳面對審訊的總結。47 人案去年完成過百日審訊中,由於吳政亨被指是「擔當關鍵角色」,組織者的刑期為十年至終生監禁。因此,B  寫到,吳政亨不停同律師團隊研究案情,壓力非常大。吳壓力大時,起床時會暈眩,嚴重時更會嘔吐。吳政亨於去年才請律師,不再自辯,因此也有不少財政壓力。

為何只可用文字採訪? B 營運這關注組,面對不少壓力:「呢幾年,我成日都會發惡夢,無啦啦有人拍門搵我。」B 一方面認為,在訪問分享的內容完全沒問題,「做的每件事都合情、合理、合法」。但他面對的恐懼,沒因而消減:「呢三年幾,我每一日都活喺恐懼之中,而我相信日子還長。」

B 曾寫道:他是「極度膽小謹慎」,不願冒任何風險的人。營運關注組的初期,他連買物資、寫信、發帖文,都「膽戰心驚」。他自知是「杞人憂天」,但他坦承「我

佢害怕」。文章提到,可以的話,也希望身邊沒身分敏感的人,無需擔驚受怕,可遠離一切煩惱,輕鬆過生活,但現實是,他認識吳政亨,也選擇了幫忙,令生活出現翻天覆地的轉變。

打算營運關注組至吳政亨獲釋

B 打算一直營運這關注組,至吳政亨被釋放為止。B 曾因讀到「若這苦杯都不能挪開,我會無悔地飲下。」這句話而淚眼數天,寫下了吳的「苦杯」,自己的「苦杯」,及大家的「苦杯」。面對「苦」,B 想笑著吃苦,也想讓身邊吃苦的朋友沒那麼苦。

他認為,堅持的最大原因是「習慣」:「人嘅適應力好強,慢慢就會慣。如果總要慣,咁我就習慣堅持。」在吳政亨被還押三周年時,B 曾回顧他三年來的小編工作。B 很感謝現時仍有關注專頁的人。他認為,這三年活得很有意義:「充滿無力感時,能夠堅持去做一件自己認為有意義嘅小事,足以撐起我整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