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47人案求情|脫罪被告李予信凌晨排隊旁聽 「我諗大家都明,唔能夠講太多」

分享:

早上十時,各被告陸續進入法庭,黃碧雲、毛孟靜和余慧明坐前排;其餘六名男士坐後排。毛孟靜穿著啡色長袖外套,略顯老態,向公眾席張望、做大心心手勢和送飛吻。余慧明亦有向公眾微笑。

岑子杰戴了口罩,略肥、剪了新髮型,一邊長蔭一邊短;穿白襯衫、坐在岑旁邊的王百羽則指向自己髮型做手勢,又向公眾揮手。馮達浚亦向公眾微笑和摵眉;民協何啟明微笑,用口型與公眾席親友溝通。

李予信凌晨一時已前來排隊。

身穿白衣短褲、戴眼鏡和 Cap 帽的李予信,今早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外,排在大約第六位,等候入場旁聽。李予信向《集誌社》表示,因知道有排隊黨,自己早於凌晨一時半到場,昨夜不覺辛苦。他說自己「想嚟」,「我諗大家都明,唔能夠講太多」。

友人指何啟明才是「真正的關愛隊」

求情被告包括九龍西參選人、民協何啟明。與何啟明相識逾 20 年的朋友李先生,清晨 5 時就到西九法院大樓外排隊,等候旁聽,盼入正庭見老友。想起朋友,他笑說何啟明才是「真正的關愛隊」,不論對朋友、對街坊都是全心全意。何啟明的同學也在排隊之列,同學眼中的何啟明,是搞笑風趣的「leader」。

辭任區議員後 一直服務街坊

李先生與何啟明在教會相識,一同成長。何啟明自 2016 年起成為深水埗區議員,直至 2021 年,因盛傳民主派區議員,會無法通過宣誓而辭職。李先生在旁觀察,認為何啟明是一個盡心盡力議員,即使他有案在身、甚至辭任區議員後,他都一直服務街坊,形容他生活大部分時間都在工作。

他又說,何啟明所有事情都要親力親為:「佢唔係就咁打個電話就算,會出手出力去幫街坊,可能有老鼠要去捉,佢都會親力親為去搞掂。」他指何啟明不會只等待政府部門解決問題:「隨便去問一個深水埗街坊,相信大家都會知道何啟明嘅『功績』。

作為何多年好友,李先生眼中的何啟明,由年輕至今始終如一,是個謙卑、樂於助人及無私奉獻的人,笑說:「佢可以話係真正嘅關愛隊。」

罪成還押 有讀書計劃

何啟明五月底罪成被還押,李先生知悉他最近狀況良好,「無咩特別」,有讀書的計劃。李形容,何被定罪屬「悲哀的事情」,只能在悲哀中走每一段路。同為有信仰的人,李先生想對何啟明說,神會陪著他一起同行。

黃先生大約七時半,便來到排隊,希望來支持同學何啟明。兩人是中國神學研究院的同學,相識兩年。說起何啟明,黃先生笑著形容他「搞笑」、「風趣」,「上堂傾偈,或者班搞活動,佢都係幾有趣嘅 leader。搞氣氛特別係,佢係一個非常識搞氣氛嘅人」。

黃先生,他對上一次見面何啟明,是五月底「47 人案」裁決當日,原本保釋的何啟明,在當天起罪成還押。黃先生記得,當時他和何啟明一樣平靜、安然,「都唔會好意外」。黃先生六月不在港,回港再見,已是相隔犯人欄。對於判刑,黃先生坦言,沒太多期望,只能說:「冇計,this is Hong Kong。佢固然失落,但無辦法,我諗佢個人都正面。」

黃先生今跟一些同學到場,想對何啟明說:「加油,我哋喺出面等你」。

被告老友:「出返嚟,一齊食個飯」

排隊等候旁聽的阿修,是其中一位求情被告的朋友,他不願透露認識誰,但他的朋友對美食有要求、會煮出好味海鮮,他只想對友人說:「出返嚟,一齊食個飯,煮又得,出去食都得。」

阿修與友人相識七年,他說每次見面都是一班朋友聚會,今日他是「代表」,代表其他朋友來支持這位還押多時的朋友。阿修說,知道他胖了及冷靜了,認為他的狀態有好轉。阿修說,友人是個希望解決朋友圈子紛爭的人,雖然他自己也總是挑起紛爭,朋友也「好惡」。

阿修說,友人在還押期間,有好好運用這段時間,令自己變得更好,知悉他已做好準備。多年沒見面,有甚麼想對友人說?阿修想起,他熱愛美食,只想與他吃頓飯。

曾任職工盟總幹事、李卓人妻子鄧燕娥今晨 9 時許到達西九龍法院大樓,盼見上相識近 40 年好友黃碧雲一面。黃碧雲因對制度有點信心,認為或有機會無罪,她被判有罪後,鄧燕娥很關心黃碧雲的狀態,今親眼見到好友一面,方放下心頭大石。

鄧燕娥與黃碧雲相識於 80 年代末,因一同籌辦婦女基督徒協會而相識,至今已差不多 40年。鄧燕娥形容,黃碧雲為人爽快樂觀,曾認為案件有機會「打甩」,「因對制度仍有一點信心,有機會判她無罪。」知悉她有罪後,鄧燕娥內心很不安樂,也擔心黃碧雲的狀態。

鄧燕娥入庭與好友黃碧雲見上一面。有甚麼想對黃碧雲說?鄧燕娥盼她可好好照顧自己,其他事情不要想太多。

不認罪的黃碧雲,2021 年被捕後約兩周就獲保釋,今年五月被裁定罪成後,才再被還押。黃碧雲被還押前曾答應鄧燕娥,會加鄧燕娥到探訪名單中,可不知因何緣故,鄧燕娥探望黃的申請至今一個多月,仍未獲批。相隔一個多月,才見到黃碧雲,鄧燕娥說,黃碧雲沒太大轉變,「遠遠望,都唔覺佢瘦咗添,都係好事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