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47人案求情|見「飽滿」岑子杰 社記陳皓桓盼刑滿歸來一起飲酒

分享:

社民連主席陳寶瑩今到庭旁聽,看見相識十年的 Jimmy。問她有覺得 Jimmy 較以前飽滿嗎?她即笑說:「嘩!我唔敢講呀,唔想畀佢鬧呀!」

社記內的黑衫「同好」

陳寶瑩今日跟平時一樣,一身全黑打扮,戴黑色太陽眼鏡;至於 Jimmy ,也是穿著黑衣。她說,Jimmy 為人姿整,兩人是黑衣「同好」,以前 Jimmy 一見她的黑色穿搭,便會跑來跟她「攬頭攬頸」,「佢見親我,因為我著黑色衫,佢又好多時著黑色衫,佢好多時將我視為同好!」

這對黑衫好友,在社民連相識,雖工作交流不多,但 Jimmy 總予陳寶瑩不一樣的感覺。她形容,Jimmy 願遷就人,以真心待人,亦不像其他社民連成員般,「硬倔倔、直筆甩」。她思考了一陣子,都想不到一個形容詞,「佢係一種……點講呢,可能我唔係呢種人所以講唔出。」

最後她想到,該形容 Jimmy 是有親和力的人,因他跟所有人合作都沒有負面評述,「佢會有自己意見,但唔似其他人,好似長毛咁aggressive。」

陳寶瑩對上一次探望 Jimmy ,是在一個月前,雖平時探望次數不多,但她探同案被告、丈夫「長毛」梁國雄時,常在探訪室看見隔壁的 Jimmy。彼此打招呼,覺得他表現輕鬆,展示出開心感覺,但對於刑期也有擔心。

「撐住,大家都撐住。」她有感「47 人案」如同天羅地網, Jimmy 也不能倖免,而她覺得受審的,應是 60 多萬投票的香港市民,陳寶瑩對他們被控串謀顛覆,感難以接受。

來旁聽的,還有 Jimmy 的社記、前民間人權陣線的戰友陳皓桓。陳皓桓時常探望還押中的岑子杰,他今天看見報道指 Jimmy 「體積大了不少」,笑道還押中「體型龐大係開心嘅事嚟嘅」。陳皓桓憶述,他印象中的岑子杰比現在瘦,是一個積極的人,還押時亦保持樂觀心態,「一直以嚟狀態都好好」。

對於好友有機會面臨不輕的刑期,陳皓桓指自己不敢去預測,會以平常心面對,唯望 Jimmy 服刑完畢後好好相聚,可跟他「飲下酒,唱下歌,遊下船河」。

陳說,曾跟多數「47 人案」的被告都是朋友,希望他們都可以「頂埋落去」。陳亦寄語香港人在這個時代,要「做多啲令自己開心嘅事」,不一定要保持樂觀,亦可以保持幽默,「悲觀地,笑住咁面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