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47人案求情・第八日|余慧明一方讀求情遭打斷 稱不容作政治宣言 岑子杰一方呈區諾軒求情

分享:

47人案第四批被告共 9 人今全數完成求情,余慧明、岑子杰、王百羽今早完成陳詞。余慧明一方建議視她為「其他參加者」,大狀今早讀出她親自撰寫的求情信,提及至今相信透過在立法會投票以改變既定秩序並無過錯,又指「也許我唯一犯的錯誤就是我太愛香港」;陳詞隨即被法官陳慶偉打斷稱:「這不是求情信,這是政治宣言」。法官一再反對大狀解釋,又指求情內容毫無悔意,陳慶偉搖頭指:「那就不要求情,不求情也不要緊的。」

至於岑子杰一方則作簡短陳詞,大狀引述區諾軒為岑撰寫求情信,指岑代表社民連,是協調會議上反對無差別否決的主要人物,希望法庭考慮岑的投入程度、刑責與他人不同、屬較輕微;大狀又引述十年前岑曾被控非法集會等,指他從錯誤中學習,從不主張暴力。

文字:HT

岑子杰一方今作陳詞求情,社民連戰友如陳皓桓,連續兩日到庭旁聽。(資料圖片)

經審訊後被裁定罪成的余慧明,今早穿啡色薄外套出庭,精神不俗。石書銘代表她陳詞期間,余慧明一直眼望前方,眉頭緊皺。石書銘先交代余慧明個人背景,指現年 37 歲的她生於基層家庭、已婚,以護士為志業,成為護士後不斷進修,成為深切治療部護士。多年前線經驗令她明白前線的限制,於是調職醫管局醫療訊息助理主任,以服務更多病人,到後來更參與工會;石書銘形容一路的轉變,可見她熱心公共服務。

余慧明一方陳詞:2019 年覺醒 參與35+為反映民意

石書銘續指余慧明以往對政治不感興趣,直到 2019 年,所有人都開始關心日常生活中的法律與秩序,余慧明也在此時「覺醒」(awakening)。她 2019 年參與醫管局員工陣線,翌年面對疫情,罷工決定得到同事支持,從公共衛生的角度出發、無關乎政治。但在過程中,余慧明眼見業界只能被動回應政府決定,遂有意參與民主派初選。國安法指定法官陳仲衡提出,法庭不是因為她的公共服務而將她定罪,而是她在涉案時期的行為,認為石書銘在提出相反方向的陳詞。

法官李運騰要求石書銘就余慧明在案件參與程度陳詞。石書銘表示,衛生服務界之所以牽涉在初選,是因為余認為可透過初選協調、增加勝算機會;而衛服界沒有協調會議、選舉論壇以至討論達成 35+後會做的事。大狀續指,余慧明是從傳媒以及網上知悉有關否決財政預算案討論,她認為 35+的目標是反映民意,當時包括她在內、無人知道「謀劃」或 35+是否犯法。

余一方稱非「死硬派」激進分子 付法律、專業代價

法官關注余慧明對謀劃合法性的態度。李官指,無疑有被告認為謀劃合法、或依賴戴耀廷的判斷而實施謀劃,亦有些激進分子不顧一切都要實施謀劃。石書銘回應余不是「死硬派」激進分子,舉例指醫管局員工陣線透過罷工向政府施壓,是非暴力行為、屬《基本法》保障權利;而投票否決財政預算案同屬《基本法》下的權利,余慧明關心的只是普選能否實現。

石書銘形容余慧明是年輕的理想主義者、充滿熱情,但不幸地在這個時代跌入了錯誤的一邊;他又指余出席 2020 年 7 月中抗爭派記者會,但用詞是最溫和的。大狀再邀請法庭考慮余作為註冊護士,在本案後很可能面對紀律處分,甚至無法繼續成為護士,「她在醫護界貢獻所有,但因為這個定罪,她將會用一生付出代價。希望法庭判刑時衡量,她不只付出法律上的代價,也付出了其專業方面的代價。」

大狀讀求情信遭官打斷 稱法庭不容作政治宣言

石書銘之後在庭上讀出余慧明用英文親自撰寫的求情信,「正如我在證詞中所說,對我來說,一切源自於 2019 年的反送中運動。當時過百萬香港市民走到街上,和平地表達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反對聲音;遺憾地他們的聲音沒有被聆聽,最後引發了激烈的街頭抗議。反修例運動至今五年,政府將整場運動貼上「黑暴」標籤,將參與者視作暴徒。

在 2020 年,我相信儘管街頭抗爭不斷,政府仍會對民眾的不滿置若罔聞,而我最不想看見的就是更多抗爭者被犧牲和被逮捕。加上當時政府未有及時採取措施,防止新冠病毒在社區爆發,我因而希望進入政治體制、參選立法會,以增加議價能力及改變政治僵局。但此舉竟被指控為顛覆國家政權,這其他民主國家是聞所未聞的。

判決書形容「五大訴求」只是空中樓閣。然而,訴求之一明明是落實《基本法》承諾的雙普選。若政府視實行 23 條為憲法義務,實行雙普選又為何不是呢?至今,我仍然相信透過在立法會投票,以改變既定秩序並沒任何過錯。也許我唯一犯的錯誤就是我太愛香港。在過去的三年間⋯⋯」法官陳慶偉此時打斷道:「這不是求情信,這是政治宣言。不要在本法庭說這些內容。」

法官責求情信內容無悔意

石書銘表示是在解釋余參與謀劃原因,李運騰不同意有關內容屬求情;石續指減刑與否是法庭要作出的判斷,但欲表達余慧明想法,法官陳慶偉隨即指,「可以在法庭外說,不要在庭內說。謝謝。」石書銘再嘗試指出這是余慧明的說話,而非自己,陳再反駁指石是代表余發言。兩名法官接連表示求情信內容沒顯示半點悔意,陳慶偉指:「你見到的,這是她的選擇。」

石書銘解釋求情有不同種類,有些是表達悔意,又提到政治面向的求情,但陳官不接納並搖頭說:「那就不要求情,不求情也不要緊的。」李運鵬則指:「求情是協助法庭決定是否給予減刑,如果沒有,不用說任何你當事人想你說的話。」石書銘未有繼續讀出求情信餘下內容。

建議余為最低級別「其他參加者」

石書銘最後就國安法刑罰級別陳詞,建議法庭視余慧明為最低級別的「其他參加者」。法官陳仲衡指出法庭考慮的是無差別否決財政預算案,而不是初選犯法;李官亦指法庭關注被告協議未來將要實踐的謀劃。石書銘指余雖勝出初選,但很可能會被取消資格(DQ)。

李官笑言,一些被告求情時以未有被 DQ 為由、形容自己不激進,而石則指余很可能被 DQ,無論如何都可被視為求情因素,質疑是否互相矛盾。石回應指這正是本案的困難和吊詭之處。澄清一番後,李官指 DQ 與否並非重點,而是政府有權 DQ,謀劃成功機會就很低,而這項求情因素適用於所有被告,石書銘確認。

社民連主席陳寶瑩連續兩日到庭旁聽,她形容岑願遷就人,不像其他社記成員般「硬倔倔、直筆甩」。(資料圖片)

岑子杰一方陳詞簡短 呈區諾軒撰寫求情信

岑子杰是最後一名求情被告,他昨天亦有到庭,今日穿上藍色 T-shirt,見到公眾時不斷揮手打招呼。公眾席上有不少他在社民連、民陣的戰友,如陳寶瑩、黃浩銘、周嘉發、韋少力等。開庭前,岑子杰不時摘下口罩,展現燦爛笑容,又用手勢與公眾席親友溝通。

代表他的大律師郭憬憲陳詞簡短,表明不欲覆述書面陳詞內容,只想講兩個重點。他首先引述區諾軒為岑子杰寫的求情信,區在信中請法庭考慮岑的政治取態,指代表社民連的岑子杰,是協調會議上反對無差別否決預算案的主要人物。大狀希望法庭考慮岑的投入程度、刑責與他人或有不同,屬較輕微。

第二點則是岑子杰 2012 年被控非法集會及協助組織非法集會,法官質疑十年前的案件與本案有何關連?郭憬憲表示,是希望說明岑子杰從錯誤中學習,自該次定罪後,每次都有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區諾軒亦形容其為人不主張暴力。郭憬憲隨後表示岑子杰的個人背景已寫在書面陳詞,無意在庭上補充;郭亦未有刑罰級別或刑期作具體建議。

王百羽一方補充誤信戴耀廷而犯案

另外,王百羽代表大律師黃俊嘉繼續昨天未完成求情,法庭關注王百羽呈堂的三頁求情信中,沒有提到誤信戴耀廷或對法律無知而犯案,問辯方是否有其他相關證據。黃今早陳詞引述其中一次協調會議的逐字稿,指王在會議中表示明白戴耀廷解釋、運用否決權的概念。法官陳仲衡表示,法庭想要王百羽相關證據,而非戴耀廷說了甚麼。黃回應法官提問表示,王百羽在會上說「係啊」,反映他理解戴耀廷所指否決權,認為這建立了王誤信戴耀廷的基礎。

初選案第四批被告共 9 人,不足一日半內已完成求情。法庭將於 7 月 30 日繼續處理下一批被告、初選新界西參選人求情,包括朱凱廸、張可森、黃子悅、伍健偉、尹兆堅、郭家麒、吳敏兒及譚凱邦,預計需時 3 天;八人在本案中均選擇認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