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47 人案裁決|議員還可否反對預算案? 特首:個問題係,無差別,不顧利弊

分享:

李家超見記者時先主動提及 47 人案裁決,他表示,上周四(5月30日),高等法院原訟法庭就一宗極其嚴重的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案件作出裁決。他指,案件 47 人被起訴,共45人被定罪,顯示犯罪計劃的規模大及嚴重性,而餘下兩被告,因證據不足以令法庭肯定有參與串謀,而未被定罪,律政司已經向法庭表明上訴的意向。

他指,法庭頒下裁決的理由,指出「所謂 35+計劃」的終極目的及用意,已非常清楚向公眾展示,就是要破壞、摧毀,或推翻《基本法》及一國兩制方針確立的現行香港特區政治制度及架構。

李家超指,涉案人士串謀通過「所謂初選」,達到取得過半數以上立法會議席後,為迫使特區政府回應政治要求,無差別地否決特區財政預算案及公共開支議案,迫使行政長官解散立法會,最終請辭,使特區政府無法為市民福旨,制定新政策,或執行現有政策,大大破壞行政長官,及特區政府權力及權威,必然構成嚴重干擾、阻撓或破壞香港特區政權機關依法履行職能,顛覆特區政府。

他續稱,審訊期間種種證據,令全港市民清楚看到,涉案人士提出所謂攬炒十步曲計劃,同時通過大規模街頭「暴動」及其他手段,使香港社會陷入停頓,加上國際政治及經濟制裁,達至攬炒,「攬住香港同埋市民跳崖,令全個香港及市民,受無窮傷痛」。

他表示,法庭裁定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的發生及存在,目的是破壞、摧毀或推翻基本法及一國兩制方針,確立的現行香港特區政治制度和架構。他指裁決更確立幾項重要原則,包括:

1.顛覆國家政權罪行元素的非法手段,不限於使用武力,或威脅使用武力,或刑事罪行手段。應涵蓋違反《基本法》的濫權行為等其他非法手段。

2.立法會議員,應依據財政預算案及公共開支議案的利弊,作審核及通過的考慮。這是《基本法》第 73 條規定的憲制責任,無差別地否預算案,迫使政府同意他們的政治要求,明顯違《基本法》第 73 條規定。這規定,是憲制責任規定,是屬於濫用權力,構成顛覆國家政權裡面的非法手段。

3.涉及嚴重干擾,阻撓、破壞香港特別行政區政權機關,依法履行職能的行為,足以構成顛覆國家政權的罪行元素。

他表示,犯罪的人會利用迷惑性的名義或愰子,進行危害國安行為,即「所謂初選」,實際是要危害國安。他說,不可掉以輕心,要時刻警惕,危害國家安全風險,可以突如其來,「唔可以好了傷口便忘了痛,唔可以容許傷口再被挖開,唔可以令香港再受難忘的痛,社會必須有安全穩定環境,才可全力拼經濟謀發展惠民生」。

被問及以往有議員或會要求全民退保而否決議案,這些做法是否違反《基本法》 第73 條?有學者提到,議員否決預算案權力在《基本法》設計內,是否跟國安法有衝突?李家超回應指,法庭裁決,對於《基本法》下,立法會的憲制責任,是按利弊去審議香港的預算案,「可以通過,可以不通過,可以作任何意見,甚至提出修改,都是憲制責任」。他續稱,如果任何一個立會議員已講明,「我唔理你個內容好與差,總之就無差別,你一拎來已否決」,這就違反《基本法》第73條,「要求議員,按個別議案的利弊審議」。他說:「這很清晰,必須按議案利弊審議」。他相信這也是市民期望,市民看到立法會審議任何議案,都希望以香港整體利益為依歸。他表示,議案有何不善,「去改善,提出意見,非常歡迎」,這也是其責任所在。「唔理佢好,都否決,完全不考慮利弊,這就是違反《基本法》。個問題就係,無差別,不顧利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