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7.1 | 李盈姿想游早泳 遭警帶走 禁足令不在灣仔且已期滿 李盈姿:好嬲好嬲

分享:

質疑警員沒理由不清楚禁制令內容

今晨身穿「毛主席萬歲」上衣的李盈姿,在灣仔被警員帶走,其後被放行。她今晚向記者表示,她已於港灣道游泳池游水十多年,今晨約八時出門,已有便衣警員跟隨,她亦有向警員表明自己去游泳。她去到灣仔地鐵站時,警員便截停她,並帶她至警車。

她在警車逗留約 45 分鐘,警員查證了,她的禁足令限期已於六月五日結束,而且禁足範圍不包括灣仔,因而放行。對於被帶上警車,她感到「好嬲好嬲」,質疑警員沒理由不清楚禁制令內容,「你警署要update㗎嘛資料」,「同埋我都講話,你跟我去游水,我畀你跟,我都著咗泳衣喺裡面」。她質疑,警方故意將她帶走,自己如何保持低調。

「7.1 梗係要嚟銅鑼灣」

傍晚六時許,李盈姿現身銅鑼灣記利佐治街一帶。她說,「7.1 梗係要嚟銅鑼灣」,因平時7.1 能遊行,往年每年她也有出席,今年沒有遊行,則照出來走走,跟朋友聊天。

此外,行動不便、化名「HK 香港人」的輪椅人士,今日亦有特意來到銅鑼灣,和其他「旁聽常客」交談。以往,她亦曾旁聽黎智英案、47案、快必煽動案等的審判。她稱今日到場是要「見吓街坊、見吓真香港人」,和他們訴說社會不公,認為在「噤聲年代」,只能和他們才可作真正溝通。

今年是銅鑼灣沒有遊行的第五年,被問到有何感受,她一度情緒激動落淚,形容銅鑼灣「好多回憶」、感嘆很多香港人的離開,令香港已經不像從前,又指「燭光」一直在心中。

而今年六四被帶上警車並帶往警署協助調查,隨後獲准離開的瑞士籍攝影師包士哲(Marc Progin),今日亦有到銅鑼灣現場拍攝。他澄清,六四當晚因同行翻譯被警員搜身,自己希望陪伴她而自願走入封鎖線並登上警車,並非與其他媒體所報道的被捕。

他指出,當晚被警員帶上警車後,被搜查隨身物品,警員因街道人流過多為由,將二人帶往警署,再搜查數輪之後,約一小時後獲放行。

被問到今日到場採訪有否擔心再被帶走或被捕,Marc Progin回應稱,自己不曾做錯事,身為記者一直處於「事件中心 (I’m always at the center of what’s happening)」,因此決定到場出席。

劉公子:訴求全部喺心度,一切盡在不言中

富商「劉公子」劉定成,身穿由設計師特別設計、縫上「黃花」的襯衫,現身銅鑼灣「食嘢行街」,反問「除咗食嘢行街,我哋有咩可以做?」。被問到衣物上的花卉有沒有象徵,劉公子笑言自己對花無敏感,只因花卉容易凋謝,故穿不同顏色的花上身呀,他又指「訴求全部喺心度、一切盡在不言中」。

劉公子形容今日的銅鑼灣「網媒多過市民」,對此感到唏噓,但管不到別人的恐懼,只求「對得住良心、對自己有交待」。

今年是23條通過後的首個7.1,他又會否有恐懼?他反問:「有咩好驚?驚崇光冧落嚟?」,他表示自己無所畏懼,僅擔心自己不能目睹香港的轉變。

而上星期西九法院的47人求情,排龍頭位的「旁聽師」Simon,今晚到場,認為「呢啲日子都要出嚟」是「擇善固執」。他形容今年的銅鑼灣相比起往年,有較少軍裝警察駐守,情況較輕鬆。但他意識到,反而今年到銅鑼灣的市民,在人數上跟往年相比有落差,感慨時勢開始變、新一代普遍選擇上大灣區消費,明白每人有自己的思想,而自己則會擇善固執,「企喺度,讓朋友在内心明白做緊嘢」。Simon指今晚不會留守到深夜,因明天清晨會到西九法院,繼續旁聽47人求情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