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721 審訊第 14 日|車站經理披露 警兩日前部署 兩便衣警 7.21 駐控制室

分享:

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與另外 6 人,在 721 元朗站襲擊事件,被控一項暴動罪,案件今日(3日)於區域法院第 14 日續審。控方今早分別傳召港鐵工程師、元朗站高級車站管理主任、以及車站事務經理作供。其中屬車站最高負責人、車站事務經理 B 先生作供時披露,天水圍警署有警員在案發前聯絡他,希望在 7. 21 當晚「放置兩個便裝警員在控制室監察車站運作」。

B 表示案發當晚在 1145 後到達元朗站,在控制室見到有兩名天水圍警署便裝警員、另有鐵路警區警員在車站非公眾範圍。他解釋案發前有天水圍警署警員要求,「放置兩個警員在控制室監察車站運作」;又指在 7月19日獲天水圍警署警員 WhatsApp 查詢,能否協助有關運作。B 在 7 月 20 日收到具體計劃,指在 7月 21 日下午五時後會有便裝警員在控制室監察,但他不清晰確實有多少名警員、在甚麼時間到控制室。辨方追問若有警員在控制室內,可以憑閉路電視看到站內事件,B 指「不能代佢確認」,但確認有閉路電視可監察車站情況。

車站經理揭警兩日前步署 兩便衣警 7.21 駐控制室監察 

控方傳召案發時元朗站車站事務經理 B 先生作供,他供稱當晚得知發生事故,在 2345 到達到達元朗站處理。在第二被告庚家豪代表大律師李百秋盤問下,B 確認自己是車站最高負責人,當晚返回元朗站後,知悉有地鐵職員透過車務控制中心報警,但不知道確實報警時間;又指一般而言,報警後警方會在短時間內出現,「唔會係一個唔合理長時間,可能十幾分鐘、半個鐘內」。

B 被問到 2345 後返工是否見到任何警員,他指在車站控制室有兩個天水圍警署便裝警員、另有鐵路警區警員在非公眾範圍。B 解釋在案發前,有天水圍警署警員聯絡他,要求在當日「放置兩個便裝警員在控制室監察車站運作」。追問下,B 指是在 7月 19日獲天水圍警署同事 WhatsApp 查詢,能否協助有關運作。

他之後在 7 月 20 日收到具體計劃,指在 7月 21 日下午五時後,會有便裝警員在控制室監察,但 B 指不清晰當日確實有多少名警員、在甚麼時間到控制室。辨方追問指,若有警員在控制室內是可以憑閉路電視看到站內事件,B 指「不能代佢確認」,但確認有閉路電視可監察車站情況。

當晚車廂 24 個緊急掣被按動 大部分同時間被車長重設

控方今早續傳召港鐵電機工程師 D 作供,D 指當晚列車內共有 40 個緊急掣、當中有 24 個被按動,但在車長重設緊急掣之前、若再有人重覆按動緊急掣,不會知道相關次數;D 又確認當晚後,沒有收到緊急掣運作不正常的報告。代表第七被告楊朗的大律師曾敏怡引述 D 提供的文件指,列車車長在當晚 11 時 11 分 50秒前大概 80 到 90 秒,同一時間重設了大部分緊急掣,D 同意。

D 在盤問下指,在正常操作下,若有人按動緊急掣,車長在「聽咗」求助後才會重設;辯方提出當晚有大量緊急掣在被按動長時間後、才一次過被重設,而車長沒有可能同時間接 20 多個緊急求助,所以能合理推論在重設前、很多求助「都冇接到」?D 回應指「唔能夠講呢句說話,因為有冇接我係唔知」。

控方高級檢控官程慧明覆問時提出,車廂中若有人按動緊急掣,會否有著燈顯示成功按掣,D 表示「真係唔記得咗…印象係有燈」。法官陳廣池提問下,D 確認車長室內會有燈、也有長鳴聲浪顯示緊急掣被按動,當時「司機室應該好嘈」。法官再追問「易地而處、以心為心,司機室咁陝窄空間,癲都有份?」,D 回應指可以想像情況危急,咁多人按緊急掣「一時間較緊張」。

站長交通延誤上班 2318 到場後覺「好彩,冇嘢發生」

今日另一名出庭作供證人是高級車站管理主任 F 先生,其口供稱,F 當晚原定在 2300 至翌日 0700 當值,約十時多在搭西鐵由兆康站前往元朗期間,從列車廣播得知列車不停元朗站,故轉乘輕鐵、約 2318 沿 G 出口抵達元朗站前往控制室,沿途沒有留意是否有人聚集、爭執或打鬥。他之後沿樓梯上月台援助,期間見到數十名白衫人沿樓梯離開,但沒有留意他們容貌和持有甚麼物件。F 指到月台後見到地下有「爛遮、膠袋同衫」,看不見任何爭執、打鬥,「冇任何人向我講過畀人打」。

在辯方盤問下,F 表示到場後「冇問過」是否有人報警、「見唔到」有救護員、「冇見到」受傷人士等等;代表第二被告的大狀李百秋問 F ,當日「冇問過發生任何嘢、冇見過任何嘢、冇留意發生乜事,同你一般返工冇分別?」F 回應指之前透過網上訊息知道元朗站有爭執,到達後地方凌亂、有垃坡同遮,「自己覺得好彩,冇嘢發生」,同意對他而言「冇乜特別」。

「王婆婆」散庭叫囂遭官警告 警抄資料控方申閉路電視跟進

另外今早上午休庭時,人稱「王婆婆」的社運人士在散庭時叫「打橫行」。法官陳廣池開庭後警告旁聽人士要守規矩,即使法官不在法庭,法庭「都唔係廟街、唔係大笪地,觸碰紅線就要負上責任」;陳指有一名女士「叫囂、不合作、緩慢地離開法庭」,責成警方應截查該人、抄低資料後再跟進,是否觸犯刑事藐視法庭,因「公平審訊是需要制度和架構支持」。

到中午休庭時,「王婆婆」離開法庭再度叫口號,有警員在庭外截停她抄下資料。控方下午開庭時報告,指有警員聽到女士高聲講「『打橫行、搞抗爭、有獎金』…作出打橫行的姿勢、模仿一隻蟹」,指對方無視法庭警告,已抄下該人資料、欲申請法庭閉路電視片段作跟進。

法官陳廣池強調,若該人與早上勸喻的是同一人,在勸喻下再做第二次,「係罪加一等」。他又指無論是「長者、耆英、少年,都唔係抗辯理由。因為情緒問題或其他原因,或係某個鐵粉,而導致自己身陷囹圄,與人無尤」,批准控方申請閉路電視片段。案件押後到 11月13日繼續審訊,屆時將傳召案發當日下午起當值的站長作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