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721 審訊第 21 日| 林卓廷一方申毋須答辯:監察執法 控方:是藉口、包裝

分享:

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與另外 6 人,在721 元朗站襲擊事件,被控一項暴動罪。案件今(22日)於區域法院進入第21日審訊,第一被告林卓廷和第七被告楊朗一方作出中段陳詞申請無須答辯。

林卓廷一方陳詞時強調,案發當晚多名白衣人於元朗持武器聚集及襲擊市民,林往元朗只為監察警方執法,「同暴動風馬牛不相及」,現場片段顯示林卓廷「勸人唔好郁手十幾廿次」,明顯是希望市民勿有進一步衝突,其說話行為「都係擔心返元朗嘅市民受到襲擊」。楊朗一方陳詞時則指,事發時楊因目睹有人施襲、故跳欄喝止對方以阻止,無作出任何威嚇性行為;又指指控楊持水喉射水的截圖片段質素差、證據薄弱,不可能按此作定罪裁決。

控方回應陳詞時指,林卓廷稱監察警方執法只是「藉口、包裝」,林的立法會議員身分帶來鼓勵及支持,壯大「黑衣人」聲勢;又形容黑衣人行事有默契,林有在現場發號施令甚至挑釁,並無嘗試緩和現場氣氛。控方又指無論第七被告有否射水,他與閘外人士對罵、挑釁行為已屬參與暴動。控辯雙方完成中段陳詞,法官陳廣池將於明日下午2時半就案件是否表證成立作出裁決。

林卓廷一方指當晚多名白衣人在元朗持武器聚集、施襲擊,林前往元朗只為監察警方執法。(網絡片段截圖)

林卓廷代表大狀:市民有責任制止破壞社會安寧行為

林卓廷代表大律師黃錦娟於周一(20日)呈上書面陳詞,申請無須答辯。她今早於庭上先引用案例,指面對破壞社會安寧行為時,除警務人員外,市民有責任採取合理行動如拘捕、制服、警告等制止;如市民不協助警方,甚至會成為刑事檢控的基礎。黃指出,控方承認元朗西鐵站閘外白衣人在較早時段聚集暴動,破壞社會安寧,因此閘內外市民可以作出合理行動以制止。

法官陳廣池打斷辯方陳詞,問控方提到閘內及閘外,是否「接受或者隱喻,?家係講緊兩幫人?」黃錦娟否認,稱以「閘外」及「閘內」描述只為方便,強調並不同意有兩幫人存在,而現場亦有便衣警員、港鐵職員及不同市民在西鐵站出現,「有人在付費區內一齊,未必等如佢哋就係同一班人」。

法官進一步問在本案中,警方從未要求林卓廷協助;黃稱從證供而言警方確實沒有要求,但市民在社會安寧被破壞或即將被破壞時,均可採取行動,而非只有警方要求時才需要採取行動,案例是警方叫市民幫手而不做有刑責,「更加突顯每個市民嘅責任」。

辯方引述何君堯曾在2019年7月15日直播,遭法官質疑。翻查資料,何當日指「來元朗搞事,元朗歡迎他們…把他們打到片甲不流」。(網絡片段截圖)

官質疑辯方引何君堯直播言論:「隱喻呢位人士聲勢浩大」 

辯方續指,控方無任何證供顯示案發日有白衣人以外的人群會在元朗聚集,當日遊行仔也位處港島區。相反,有很多消息顯示有白衣人在元朗、721「吹大雞」,「呢個係背景原因,點解第一被告需要去元朗」;她舉例在7月15日,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在面書直播發表言論。陳官再打斷陳詞,稱有關言論屬傳聞證供,黃回應指相關片段屬承認事實,是公開平台的資料。陳質疑「公開平台可以有好多言論,法庭審案點解要聽公開評論?」、「你有隱喻呢位人士聲勢浩大、follower好多、一呼百應……否則,幾千幾百個面書消息,巴士阿叔又好,阿伯又好,都係微不足道,你唔會告訴法庭」。

黃強調只是將當時客觀情況告知法庭,而非意指何君堯有動員能力,而是作為背景資料顯示「有咩人講咩說話」;陳官反駁「你將(何君堯的)講法同跟住嘅後果串連咗……即係有人話要暗殺總統,十日後總統被殺,你咪連繫有關係囉」。黃錦娟重申,陳詞只為解釋為何林卓廷在案發當日前往元朗。

辯方:林往元朗「監察執法,同暴動風馬牛不相及」

她續指案發當日晚上 7 時許,鳳攸北街、南邊圍等地有人聚集,多名市民致電警方有白衣人聚集;警方記錄和證人證供都顯示,警方案發日前收到「吹大雞」消息,而案發晚上 7 時半起有白衣人持「守護家園」紙牌遊行,亦有區議員等通知警方多人持棍聚集,其後更有男子遭人以藤條木棍追打、照片在網上流傳。辯方指林卓廷當晚致電警方,問及警方部署及要求警方處理事件,開宗明義往元朗西鐵站「監察執法,同暴動風馬牛不相及」。

辯方又在庭上播放多段閉路電視及現場直播片段,顯示林卓廷向市民稱「出面仲有好多黑社會喺度」、「啲棍唔好掂」。黃指當時林卓廷向市民表示已聯絡元朗警區打擊黑社會,勸喻市民不要出閘,「係因為擔心站外仲有黑社會」;又指林多番呼籲市民「唔好郁手」、「企後啲」,明顯希望雙方不要作進一步衝突或身體接觸,「片段中佢都勸人唔好郁手十幾廿次」。

辯方指林卓廷當日到場為「監察警方執法」,一切言行為擔心返元朗市民受襲擊。(網絡片段截圖)

黃續指,林當時目睹閘外白衣人持棍,憂慮白衣人會進入閘內襲擊市民,故呼籲市民不要後退,以免遭閘外的白衣人追打。黃強調林說得最多的是叫人「停手、唔好入嚟」,顯示他當時非作出暴動行為,而警方抵達時間較林預期長,市民在閘內有危險,「雖然整個時段有十幾分鐘,但對現場人士而言,每一秒都有新嘅情況發生…希望法官都理解佢哋當時感受嘅壓力及驚嚇程度」。辯方重申林的說話行為,是「擔心返元朗嘅市民會受襲擊,事實上亦真係受到襲擊」。

控方:「黑衣人」行事有默契 林抵達元朗列車「特別多人」

控方回應辯方中段陳詞時指,不同意林卓廷一方所指,如市民履行責任制止社會安寧被破壞,便不會有參與暴動的意圖。控方指出,若市民解讀不當、認為可以拘捕破壞社會安寧的人,「但若當時嘅判斷係錯,會好危險」。控方又指並非完全無資料顯示當日有非白衣人進入元朗破壞,如證人 A 女士曾表示「有人入嚟搞事,保衛家園有咩唔啱?」反問「點解咁多元朗村民要保衛家園呢?唔會無啦啦咁做架嘛」。

控方指出無須證明林卓廷暴動動機、因非控罪元素;又指當日「黑衣人團體」行事有默契,如在月台傳遞雨傘、有序地將雨傘「飄落去畀大堂嘅人」並形成「傘陣」,可見他們並非無故聚集的群眾。控方續指,林抵達元朗的列車上「特別多人」,落到大堂後未有離開,「點解短短時間集合多過100人?當然冇直接證據解釋點解咁有默契…最後結果有逾百人聚集大堂、大部份都係著較深色衣物」。

控方形容「黑衣人團體」行事有默契,如在月台傳雨傘、有序「飄落去畀大堂嘅人」形成「傘陣」。(網絡片段截圖)

控方:「監察警方執法只係藉口、包裝」

對於辯方指林事發時為立法會議員及區議員,控方則指林非執法人員,如他相信黑社會人士作暴力行為但仍入去,「睇唔到對事情有咩幫助」,加上其選區不包括元朗區,「冇任何理由喺風頭火勢時入元朗」,直指林卓廷是連同他人進入元朗集結滋事,「(林卓廷稱要)監察警方執法只係藉口、包裝」。

控方又指林到場時黑衣人人數不多,但已開始聚集,他在場有鼓勵、支持他人作用,「見到佢在現場的確有發號施令,似乎其他人都會睇住佢行事,包括叫人唔好執起證物、褪後啲,佢(林卓廷)身上甚至有擴音器,明顯人群係會睇住佢嚟行事」。控方續指林在事發後期加入挑釁行為,「好難同佢所講去打擊黑份子、監察警方執法,有吻合嘅地方」。

控方:「可以同人講和、勸大家退埋一邊」

回應辯方稱林是採取合理行動制止社會安寧被破壞,控方強調,林卓廷與其他被告挑釁白衣人,「同制止社會安寧被破壞係自相矛盾」,控方指出「有好多其他選擇」,「常識嚟理解,去到的話會唔會可以同人講和、勸大家退埋一邊,甚至見到現場嘅人咁激動,喺情況未到最壞時,請閘內人士上返車離開?當時列車仍然正常運作,甚至佢哋後方有其他出口」。

控方強調,白衣人的違法行為不代表林卓廷及其他被告可作出影片中的互相攻擊、對峙及對罵行為,又質疑若林「真係關注年輕人嘅安全,佢去到現場見到手持竹枝嘅白衣人對罵時,佢唔應該對峙甚至發出對罵嘅叫喊,例如『黑社會唔好走』」;當雙方對峙越見激烈時,林留守現場「絕對會壯大其他黑衣人嘅聲勢」,指林並無嘗試緩和現場氣氛或減低敵意。

辯方指市民有責任阻止破壞社會安寧事件,法官陳廣池則指,「有危險,阿媽教落即刻走」。(網絡片段截圖)

陳廣池:「有危險,阿媽教落即刻走」

辯方之後就控方陳詞作補充,代表林的大狀黃錦娟重申,案例解釋如市民目睹有破壞社會安寧的即時危險,即使非警務人員,都有責任作出合理行為。陳廣池問「咁咪任何暴動都有武鬥情況出現囉?」又舉例指在理大事件中,若非示威者一方,是否看到有即時危險就應前往執法。黃錦娟回應指如有黑社會打人,市民可制止其行為,陳隨即反問「邊個夠膽制止?你好似脫離咗現實」。

黃錦娟解釋法理考慮是可作合理步驟,「唔係個個都敢做,我完全同意,尤其對方有成百人拎住棍、兇神惡煞,現場嘅人可以做乜嘢?」陳稱「即走囉,係咪咁簡單?」、「有危險,阿媽教落即刻走」。黃表示從事後看,當時或有更多更好步驟可採取,然而當時有大量白衣人,「可能你擰轉面都驚有人入嚟打你」,而白衣人只須穿過閘機便可持棍襲擊市民,「唔係應該勸吓、講和,事後咁講冇意思」。陳官重申,即時離開現場為最合理。

對於控方表示現場有多人傳遞雨傘,黃錦娟反駁此正反映閘內人士無物品可作抵抗,「畀把遮(閘內人士)都唔係打人,係開遮避免對方掟嘢入嚟,係防禦嘅」,黃強調,當時非白衣人一方並非有目的前往元朗站,傘陣行為反映他們不知悉現場情況。

第七被告一方爭議未有持消防喉射水,指截圖畫面質素差、證據薄弱。(網絡片段截圖)

第七被告一方提毋須答辯 爭議沒有射水

代表第七被告楊朗的大律師曾敏怡,也陳詞要求毋須答辯。控方指稱楊朗用八達通進入付費區,作出跳欄行為及憤怒地手指白衣人,又用消防喉射水施襲;辯方同意跳起男子是楊朗,他是目睹有人施襲故按欄杆跳起喝止對方。曾強調,楊朗行為無任何威嚇性、侮辱性或挑撥性,只為維持秩序而非挑釁,即使接納控方案情,陪審團亦無法在毫無合理疑點標準指被告有意圖破壞社會安寧。

辯方又指不同意楊是控方指稱射水男子,指出截圖片段只見射水者背面、畫面質素差,只能構成薄弱證據,射水者及被告身穿黑衣黑褲及白鞋,實為相當普遍衣著。加上沒有專家證據,辯方認為辨認證供薄弱,法庭不應裁定楊朗表面證供成立。

法官質疑第七被告有否射水「係咪咁重要?」

控方回應陳詞表示,法官可用第七被告不爭議的部分,如身型、衣著等,比對第七被告。控方指現場看不到另有人有楊朗的特點,例如案發時楊朗後褲袋有一雙白色手套,在有人射水時,射水者手上戴著手套;另外射水者的衣著圖案亦有助法庭判斷持水喉者是否楊朗。控方續指,現場照片可見,楊朗與閘外人士有對峙、指罵的行為,「呢啲都唔係維持秩序嘅行為」。

陳廣池問及,楊朗是否持水喉射水者「係咪咁重要?」,他稱暴動為集體參與,即使楊朗非手持水喉,「有伙同(他人暴動)情況的話,都有關連性喺度」。控方表示同意,稱在暴動案件中被告不需要大量行為才達致鼓勵或留守門檻,「即使不能肯定持水喉嘅人係咪佢,佢亦有喺現場藉人多勢眾達致暴動嘅目的」。控方指楊朗事發時反應激烈,與閘外人士對峙、指罵及挑釁,無論是否持水喉射水,其行為「都係黑衣人一齊行事嘅其中一種行為」,顯示楊朗主動參與暴動。

控辯雙方已完成中段陳詞,案件明續,法庭將於明日下午就表面證供是否成立作出裁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