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721 審訊第 23 日|林卓廷開始作供 入元朗「?實警方,畀個壓力佢哋做嘢」

分享:

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與另外六名非白衣人,在 721 元朗站襲擊事件,被控一項暴動罪。去年 11 月 23 日,法官陳廣池裁定七名被告暴動罪表證成立、全部人須作出答辯。案件今(5日)於區域法院展開第23日審訊,正式踏入辯方案情。

首被告林卓廷以辯方證人身分作供,他供稱自己在元朗出世,在元朗向太太表白,而任立法會議員應服務全港。有關 721 消息,林卓廷形容最初是「水過鴨背」,引述元朗區議員黃偉賢指「鄉頭吹大雞」,但當日仍較關注港島區遊行情況。林續指當日晚上看到一名男士背部被打至滿是藤條痕相片,決定入元朗並致電鄧姓警長,他希望「?實警方」、用公職身分向警隊施壓;又指沒有刻意要求警方保護因西鐵站「相當安全」,抵達後聽到「黑社會打人」、「兩手fing fing」落車。

林卓廷今以辯方證人身分開始作供,指 721 抵達元朗站後聽到「黑社會打人」。(網上片段截圖)

林供稱於元朗出生、向太太表白

代表第一被告林卓廷的大律師黃錦娟率先開始辯方案情,表示現階段有五名證人會作供,另外有八人以書面口供處理。林卓廷身穿西裝,以辯方證人身分作供。現年 46 歲的林卓廷,確認在中文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畢業,2001 年出任民主黨研究主任,2008-2011 年間任廉政公署調查主任,之後返回民主黨任總幹事。他供稱自己在元朗賽馬會診所出世,由住在逢吉鄉的祖母照顧,童年在元朗區讀書,5、6歲時搬去屯門。

黃錦娟問,林是否與太太在元朗認識?林回答,「我哋中學認識,同佢表白喺元朗。」公眾席聞言發笑,法官陳廣池指林回覆跳得太快,「相信你唔係一見鍾情,一嚟就表白㗎嘛。」林續稱太太是「中二坐我身邊女同學,中七考完A-Level表白。」黃再問幾時結婚?林遲疑,「嘩呢個⋯⋯」公眾席再度發笑,林指應是2002年,現時二人有一子一女,分別為19歲及17歲。

林:理解立法會議員服務對象是全港

林卓廷再確認,2015年獲選為為北區上水石湖墟選區區議員,翌年當選立法會新界東議員,任內為保安事務委員會委員、民主黨保安政策副發言人,於2021年辭任兩職。

就如何理解職責範圍,林卓廷解釋其區議員服務選區為石湖墟,日常會接受市民求助投訴,關注大廈管理、水貨以及環境衛生交通等問題,又指因自己是北區區議會議員,即使非石湖墟市民找他,「都會盡量幫手。」

而立法會議員職責方面,林卓廷指是根據基本法規定,監察政府施政、提出質詢、審議政府撥款等,他在主問中提到整個政府都是監察範圍,民主黨七名議員各負責不同範疇,他較專注在交通運輸 、反圍標公平競爭 、保安事務及發展方面政策,其中保安事務包括監察香港所有治安、公共秩序,以及紀律部門工作。他指立法會議員服務對象是全香港,如自己曾成立「全港業主反貪腐反圍標大聯盟」、曾與時任元朗區區議員黃偉賢合作,處理元朗雞地一棟大廈工程糾紛。

林指 7.1 曾阻示威者衝擊立法會緩和情況

被問及 2019 年的情況,林卓廷指要和政府反映民意,「希望局勢唔好惡化」,但遺憾做到的不多,工作上至要求政府考慮市民意見,下至維持遊行秩序,望達致「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則,「呢個就係民主黨被叫『和理非』的原因。」

黃錦娟問林可否舉例,顯示自己在場令衝突情況緩和?法官陳廣池打斷,關注回答有機會「在某人立場以為係幫助,但也有可能變參與。」向林作警誡,提醒林在有損權益情況下可以不回答問題。林表示明白,提到在 7.1 示威者衝擊立法會當日,自己和幾位議員一同阻止示威者用鐵籠車衝擊玻璃大門,自己更一度跪在示威者前面阻止,當下氣氛變得相對緩和,但他們最後被示威者拉開,「無力阻擋落去」。

721 關注港島區遊行 林:關於元朗訊息「水過鴨背」

辯方之後問林在 721 事件發生前,曾否接收相關訊息及如何處理。林稱有聽過網上消息,類似「喺元朗著黑色衫會招呼佢」,也有印象有支持政府人士舉辦的集會。但他指當時社會過激言論氾濫,「有啲係去到殺人、炸毁公共設施」,故「?下眼,水過鴨背就算」,並無把有關元朗訊息放在心上。

林續指 721 當日民陣於港島區辦遊行,示威者打算遊行結束後到中聯辦抗議,「當時全城都關注呢樣嘢」,自己亦擔心晚上中聯辦的抗議活動會否變成激烈衝擊。他在當日下午開始收到元朗訊息,留意到照片有大紥藤條,又有「一執執人都係白色衫」,開始擔心元朗有事發生,於是致電黃偉賢查詢、因他是「最資深區議員」,人脈深厚,二人已認識 20 年,值得信賴。

林卓廷供稱當日到希望利用公職身分向警隊施壓驅散白衣人,到元朗站「?實警方」。(網上片段截圖)

林引述黃偉賢指 721 「鄉頭吹大雞,有劇本」

林引述黃在電話中稱「鄉頭吹大雞,有劇本的。唔係著黑色衫就打,(但)如果你著黑衫挑釁佢,佢就藤條拂你兩下。」林指黃向其表示「警方都知道呢個吹大雞」,又稱「會睇住㗎啦!」林指多少有些擔心,但當時肢體衝突並不罕見,「暴力程度比藤條拂兩下嚴重好多嘅,都有㗎嘛」,指「睇唔到即時有咩可以做」,認為論迫切一定是中聯辦示威。

林稱當日遊行及街站結束後,與民主黨社區主任冼卓楠、郭朗峰、立法會議辦總幹事莊榮輝一起晚飯,約晚上八時多準備回家,指當時元朗「無咩好突破性消息」,故完全沒有入元朗的念頭。當時他與冼、莊在灣仔站上車,但在坐地鐵時,「個心呢就覺得⋯⋯硬係唔係好安穩」,指當晚社會形勢不穩,「元朗我硬係覺得可能會有事」,故與同行二人商量先到美孚站等候。

當晚 Facebook 發文「嘗試敲第一個警號」

當晚 9時 28分,林卓廷在 Facebook 發帖文,指「返元朗的朋友,務請小心,懷疑黑社會已經部署,請保護好自己和身邊朋友。」辯方問及發帖原因,林指遊行結束後不少市民會返回各區,而他記得黃偉賢提過,「著黑色衫的人如果同佢(白衣人)嘈交可能會被打」,認為市民返元朗存在風險,「慎防有人未必好似我咁收到訊息,我就寫出來。」他形容,自己在「嘗試敲第一個警號。」

他續指到達美孚站後,在網上看到一名男人背部被打至滿是藤條痕的照片,「覺得出事啦。即係唔係黃偉賢同我講咁藤條拂兩下、係圍毆毒打」,他指擔心情況會惡化故隨即致電時任保安局局長政治助理劉富生手提電話,但劉沒有接聽,他之後再與黃偉賢通電話表示,「唔係晏晝你同我咁講拂兩下,開始出事喎。」

林引述黃指會幫忙了解,並將警方聯絡電話傳給林,黃又提到有來自屯門的黑社會「落埋去元朗」,林當時回應指會入元朗,「睇住要警方盡快執法,嗱嗱臨驅散黑社會」,指黃在外趕不及回元朗、但提醒他「小心啲,唔好出西鐵站」。林確認,當晚 10 時 15 分收到黃消息後發布第二個貼文,表示「收到可靠消息」,指元朗懷疑黑社會部分來自屯門,着「大家小心」,在收到黃轉發的元朗警區警民關係組鄧姓警長電話後,即向其致電。

致電警民關係組鄧警長 向警方施壓驅散黑社會

林供稱自己語氣「有啲唔客氣」,向警長批評警方「白衣人由黃昏到依家一直集結,都唔驅散黑社會」,要求警方「好做嘢啦。」林指向警長表示正前往元朗,「?實警方,畀個壓力佢哋係真係要做嘢啦喎。」鄧姓警長作為控方證人作供時,曾稱勸林千萬不要到元朗站,因「嚟到令事件更混亂同火上加油。」又指林回應「我唔使你哋保護」。

林卓廷否認說過有關言論,他續稱沒有向警長透露自己將前往哪個西鐵站,「我擔心我去元朗站,佢淨係派人去元朗站。」林指,當時只希望利用公職身分向警隊施壓,盡快處理驅散黑社會集結,「事實上我作為市民,想保護市民,當然保括我自己。」辯方問道,為什麼立法會議員身份會令警方做事迅速?林回答,立法會議員在憲制有角色監察政府,亦是民意代表及公職人員,「如果一個履行公職人員咁被人襲擊好大件事」。

林:沒刻意要求警方保護因西鐵站「係相當安全地方」

林作供時提到 6 月時曾在金鐘天橋被親政府人士包圍攻、需要警察護送,法官陳廣池問林,經歷過 6 月的「唔好經歷」,721 當日有沒有刻意向警長要求保護?林稱沒有,指自己入元朗非打算接觸黑社會或白衣人,「我諗住喺西鐵站,唔出去應該安全啦」,又稱在 721 前,西鐵站、港鐵站「係相當安全嘅地方。」

與鄧姓警長通完電話後,林與冼卓楠及莊榮輝由美孚前往元朗站,被問到是否留意到車廂內乘客打扮,林指「冇見到有人戴頭盔,口罩我都唔覺喎。」指有穿著黑衣人士,但認為當時民陣遊行一般呼籲參加者穿黑衣,「我唔能單憑佢黑色衫,(判斷)係咪遊行完返屯門或元朗的市民。」

他亦確認在當晚 10 時 41 分於 Facebook 以「打擊元朗黑份子」為題發文,稱已聯絡元朗警方,自己和同事正前往元朗,以說明自己「已經做咗嘢,同埋警示後生仔小心安全」。林續稱抵達元朗站後,一開車門就聽到有人大叫,「類似,『下面打人呀!黑社會打人呀』,咁上下字眼,我咪即刻落車。」他強調自己當時「兩手fing fing,背囊都無。」

案件明續,辯方料將完成主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