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721 審訊第 28 日|控方指林欲令警疲於奔命 林卓廷:如果奔左命,歷史就改變咗啦

分享:

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與另外六人,在 721 元朗站襲擊事件,被控一項暴動罪。案件今早(13日)於區院展開第 28 天審訊。控方今續盤問林卓廷,引述首名控方證人、現為廈村鄉一村長,時任元朗警區警民關係組的鄧姓警長口供,質疑林曾向鄧查詢警方在元朗警力,確認警力不足所以在元朗聚眾生事;又指林在警長勸喻下入元朗,知會令警方疲於奔命,是火上加油。林三次反駁稱「唔同意」,強調自己入元朗站後一個警察都未見過,又認為警方如果「奔左命」驅散黑社會 ,白衣人便不會衝入元朗站施襲,「如果奔左命,歷史就改變咗啦」。

案件下午續審,控方指控林卓廷沒分批疏散市民到月台、沒嘗試與何君堯或白衣人「和談商討」平息事件,是自恃議員在付費區內肆意襲擊白衣人,挑撥雙方敵意、破壞社會安寧;林卓廷一律否認,反駁指「指鹿為馬」

今甫開庭,林卓廷反駁控方指他「趁警力薄弱搞事」說法是違反邏輯常理。(網上片段截圖)

反駁控方指「趁警力薄弱搞事」違反邏輯常理

控方代表律政司高級檢控官程慧明昨盤問林卓廷時,質疑他當日見港島區動用大量警力,故意到離港島較遠的元朗「挑起事端」。今(13日)甫開庭,林卓廷指自己昨日心情比較激動,想補充兩點,他供稱一直視自己為元朗人,不但不會去「搞亂元朗」,更曾以元朗人身份撰文,就老店結業表達對元朗感情。他強調對元朗感情非常濃厚,會在能力範圍內阻止人破壞元朗。

就控方質疑他知警力不足故「入元朗搞事」,他重申白衣人施襲並非自己所能控制,當他知道白衣人開始打人時,已致電警方着其驅散,告知對方正前往元朗站,途中亦在 Facebook 發帖文提醒市民注意安全。他強調到元朗站時沒有以口罩、頭盔遮蔽臉容,同事亦進行直播,「紀錄和即時畀公眾知我在現場一言一行」,如到場後慰問傷者、着市民放下屬證物的木棍、着市民別出閘、叫白衣人「唔好郁手」等,形容「呢啲係非常清楚嘅事實」,指控方「趁警力薄弱搞事」說法違反事實和邏輯常理。

控方今引述首名控方證人,時任元朗警民關係組鄧姓警長(圖中穿藍衣者)供詞,指林卓廷曾稱入元朗「支援吓年青人」。(資料圖片)

林否認向警長稱入元朗「支援吓年輕人」 

林卓廷補充後,控方繼續盤問林卓廷,引述元朗警民關係組鄧姓警長口供,指他覆述當日與林對話時,林曾提到「支援吓年青人」。林不同意有關說法,表示「唔係呢個字眼」,「我唔會話支援佢哋,我點解要支援佢哋返屋企」,又指回元朗市民「有老有嫩」。控方指林供時,曾稱認為親政府人士對年輕人有惡意,林確認說法,指自己特別擔心年輕人會成為他們的襲擊目標。

控方遂問林是否知悉有年輕人到元朗站集結,所以要支援他們。林否認有關說法,指從來沒有收到有關資訊,又指一直要求警長聯絡警方盡快驅散黑社會,「點會又話同年輕人集結」,認為事件「好矛盾」。控方指林可一方面叫警察驅散白衣人,一方面支援年輕人;林輕笑反問「即係先驅散白衣人 ,我就同年輕人集結搞事,係咪咁?」林指雞地和元朗站距離很近,若自己一邊要警察驅散,另一邊集結年輕人做「非法行為,又搞直播」,做法是荒謬、「絕對不是事實」。

控方問元朗站沒警察 林如何監督警察工作

林卓廷供稱自己前往元朗站是「睇警察有冇做嘢,同警方點做嘢」。控方問林元朗站當時沒有警察,他如何監督工作?林解釋可以透過現場的市民知悉,警方是否已在站外驅散集結的白衣人;又指若當時自己不是被人襲擊,同事也可以手機上網留意最新消息,「警方有冇做嘢」。

區域法院法官陳廣池問林,當時與鄧警長通話時,曾否要求他派警員與自己接觸?林稱沒有,因最重要是警察驅散白衣人,「呢個係最最重要,佢揾唔揾人同我講唔係重點」。林又指沒有向鄧表示自己在元朗站,因擔心他只處理站一帶的白衣人,而他希望警方是驅散「所有集結的白衣人」。

控方又問林是否知悉,元朗區議員黃偉賢曾多次致電。林稱以當時環境「聽唔到」,唯一一次知道黃來電是同事冼卓嵐告知,但當時白衣人已衝入付費區,列車又未駁走非常危急,「最緊急就係要保住自己同保護市民,仲得閒去聽電話咩。」控方問林監察警方工作是否不一定到現場?林表示同意,但認為到現場會更好,否則「效果會大打折扣」。

法官陳廣池追問林當日曾否衝動到中聯辦監察?林稱「唔想去當晚咁激烈場面」。(資料圖片)

法官:當晚有冇衝動到中聯辦監察?

法官陳廣池問林,為何去兵荒馬亂地方監察,目的是緩和抑或拯救?林稱作為立法會議員,見到白衣人由黃昏起一直集結,警方卻未驅散,加上留意雞地有人遇襲,「就覺得唔得,我一定要入來元朗睇實」。

陳廣池追問林,當晚有否衝動到中聯辦監察?林指「唔想去當晚咁激烈場面」,加上警方已在中西區執法、也有立法會同事和大量傳媒在場。陳廣池再問是否有議員和傳媒「就不需要履行你認為監察警方的職責」,林反駁指「結論未必最準確」,解釋全城關注中西區,認為「元朗可能出事都無人理喎,咪覺得我更加需要去元朗囉」,又重申自己和元朗的淵源,想確保元朗情況不要惡化。

控方質疑林入元朗欲令警方疲於奔命,林反駁:「如果奔左命,歷史就改變咗啦」。(資料圖片)

控方質疑令警疲於奔命 林:「如果奔左命,歷史就改變咗啦」

721 當晚中聯辦外已發生衝突,林確認自己入元朗前,已知悉中上環一帶「有相當警力」,但未有在媒體上看到元朗警方有類似佈防。控方問林為何不向鄧警長了解佈防情況?林指重點是要求警方驅散黑社會,「佢驅散到我唔理佢點佈防」,又指自己相信即使中西區有一定警力,但「元朗隔離有屯門、有邊境、有大埔警區」,認為警方有需要時有足夠警力調配。

控方問林是否曾向鄧警長查詢,為何警方多個小時仍不驅散白衣人?林指曾向鄧表達類似意思,稱「集結咗咁耐都唔理,依家開始打人喇」,但他強調警方如何佈防非其考慮,「你搞得掂,我理得你用 10 個 20 個警察定 100 個又好,英文叫 get the thing done」。

控方續指林向鄧查詢警力,確認警力不夠情況下,方便聚眾生事,林稱「絕對不同意」;控方引述警長供稱,向林說雞地已很混亂,若他到元朗站,警方需要花一段時間「先可以跑過去救你」?林再稱不同意有關說法,重申自己沒有想過要出元朗站,亦沒有預計白衣人會衝入站內打人,「點解會無啦啦好似有水晶球咁樣,唔通佢知有人會嚟元朗站打人?」

控方再質疑林,在警長勸喻下仍入元朗,是因為知道會令警方疲於奔命,是火上加油。林再反駁「絕對唔同意」,強調自己入元朗站後一個警察都沒有見過,「如果奔咗命驅散雞地黑社會 ,(白衣人)就唔會衝入咗元朗站,如果奔左命,歷史就改變咗啦。」案件下午續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