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721 審訊第 28 日・2|控方指沒疏散市民、沒與何君堯白衣人「和談」:挑撥雙方敵意 林:指鹿為馬

分享:

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與另外六人,在 721 元朗站襲擊事件,被控一項暴動罪。案件今早(13日)於區院展開第 28 天審訊。控方今早盤問林卓廷,指控他入元朗欲令警方疲於奔命,林多次反駁否認,指「如果奔左命,歷史就改變咗啦」

控方下午指林沒有叫市民分批到月台,又沒有嘗試跟何君堯或白衣人「商討和談」平息事件,例如沒有勸白衣人「冷靜啲放市民返屋企」、「有事慢慢傾」;控方續指林「自恃議員」「喺付費區內放肆襲擊白衣人」,足見他希望挑撥雙方人士敵意,破壞社會安令,置市民安危不顧。林卓廷聞言嘩然,多次表示不同意,反駁控方「指鹿為馬」。案件明日續審,控方將播放片段續盤問林卓廷。

721 審訊第 28 日|控方指沒疏散市民、沒與何君堯白衫「和談」:挑撥雙方敵意 林:指鹿為馬

控方今指控林沒疏散市民到月台、沒嘗試與何君堯或白衣人和談,是希望挑撥雙方人士敵意、破壞社會安寧。(網上片段截圖)

控方:「你手無寸鐵,憑咩保護(市民)?」 

控方今早問林,前往元朗是否因相信元朗站安全?林澄清自己入元朗是傾向去元朗站,到逹後就聽到有人大叫「打人啦」,於是決定落車,強調非相信元朗站安全才前往,「個因果唔係咁」。林在盤問下確認知悉有女士在付費區內被打,認為西鐵站的安全程度較自己想像中降低。控方續問若覺得不安全,為何仍然留下?林表示「世界唔係得安全同唔安全」,有程度之分,認為當時現場沒有施襲者並無即時危險。

控方又指林聲稱到元朗站,目的是為保護市民,「你手無寸鐵,憑咩保護?」林則指自己通知市民,站外有白衣人開始打人、已通知警方驅散黑社會,控方反駁指「講咋喎」,林表示資訊「係重要」。控方指出當時有市民正常出閘,他為何籲市民不要出閘。林解釋理解外面有風險,望市民謹慎為上,等警方驅散白衣人才回家。控方續問林為何覺得外面不安全,林舉例有人背部「被人打到開曬花」、站內有女士被人扑穿頭,施襲者又離開站內,相信站外越來越不安全。

質疑林沒叫市民上月台:「做唔到,你入去做乜嘢呀?」 

林被控方問及為何沒考慮叫市民上月台,他指因白衣人隨時衝入付費區內,「未上到月台已經被人打到瞓直」。控方指為何不分批,如先讓女生及長者上月台,「點解會走唔到」?林稱當時現場不斷發生很多事情,他一邊防止有人向其擲物,又要將市民拉後,「你四年後,就話諗返轉頭你可以咁做咁做,但當時環境唔係咁嘛,現場都非常混亂」承認自己當時沒有能力和精神狀態處理如此完備的撤退方案。

控方質疑指,「你話去保護市民,呢樣又話做唔到,你入去做乜嘢呀?」林回應指已盡了力,「最尾都咁多市民受襲,呢個唔係我想見到的」。他指一直相信「捱到警方派人嚟就得㗎嘛」,而「警方一到就安全」的想法,直至今天他都覺得是合理期望。

林卓廷指一直相信「警方一到就安全」,法官陳廣池質疑「警察係畀人打…憑咩認為警察到會安全?」。(資料圖片)

法官:警察畀人打喎,憑咩認為警察到會安全?

法官陳廣池介入問林卓廷,曾否想過「警察到場佢都不安全」,林指留意到有時在衝擊場面,警方未必安全。陳再指「警察係畀人打喎,你見唔見到?你憑咩認為警察到會安全?」林回應指相信警方掌握白衣人資料,認為從黃昏聚集、到白衣人衝入元朗站間有四個小時,警方有足夠裝備及時間調配人手,應對百名持藤條的白衣人,「呢件事唔係一、兩分鐘內爆發,事前無任何徵兆」。

陳廣池再問林,認為當日元朗及中西區發生的衝突何者更嚴重,林最初稱「兩者都好嚴重」,認為如果論恐怖程度認為元朗較嚴重;法官追問「邊一個較嚴重」,林答元朗更加嚴重,因為「最尾打到入車廂」。

控方:何桂藍影佢地係挑咗?

林卓廷下午繼續被盤問,同意市民安全是首要考慮。控方提到林供稱月台有少量衣服供人替換,問他有沒有想過叫市民換衫保護自己;林指沒有,形容當時環境好危急,月台衣服數量亦不多,專注於叫市民勿靠近白衣人。控方又問林,有否留意白衣人是「選擇性襲擊閘內的人」,只是攻擊付費區內人士;林稱不同意,指白衣人有打閘外人士,包括毆打大堂走廊位置、閘機前人士。

控方提及前立場記者何桂藍被打一事,稱何在閘內拍攝白衣人、出閘後被打,問林是否同意何「影佢哋係挑釁咗?」林即愕言,表示「我唔係白衣人呀對唔住,我根本唔知佢哋用咩準則去打人」,他又強調「更加唔同意影佢就係挑釁囉」;控方之後指「黑衫挑釁就係準則」,林再表示不同意。

控方一度指何桂藍在閘內拍攝白衣人、出閘後被打,問林是否同意何「影佢哋係挑釁咗?」(網上片段截圖)

控方質疑無考慮跟何君堯商討平息事件

控方之後向林指出,有市民告知何君堯在公園與白衣人合照,但林當時沒答應跟何傾。林強調當刻白衣人衝入站,要即時應對、沒時間思考,他形容情況「係一浪接一浪」,要思考如何盡量保護自己和市民,「我唔覺得我仲有咁嘅心神去打比何君堯講」,加上現場瞬息萬變,不認為自己能在兵荒馬亂向何致電,亦不知道何君堯「係咪可以同嗰班人講掂」。

控方再問林若覺得與何談話是可行,是否同意回頭可跟進,林指「但係我唔覺得係可行,因為打緊啦嘛。」控方續指在較早階段,雙方衝突非太激烈,林是有空間考慮是否與何商討平息事件,但所做卻是「一直叫人唔好打」;法官此時打斷控方追問,指出林已回答沒空間思考。

林卓廷指白衣人在「懵良」(圖中持棍白衣人)到場後「多咗」,控方質疑他從未與白衣人商討或和談以平息事件。(網上片段截圖)

控:「有事慢慢傾,冇講過呢句?」 林:「會唔會好天真」

控方再問林是否知悉列車運作情況,林稱沒有列車停駛資訊,亦不知道有人不斷從月台到付費區,重申當時集中力是向前、向付費區外白衣人,「唔敢視線離開佢哋太耐」。林同意付費區內人士增多,且「越縮越後、越積越密」,但不覺得當時多人身穿黑衣;至於閘外人士,林稱留意到人數在「懵良」(即林觀良,721白衣人暴動案認罪被告之一)到場後,「突然多咗好多」。

控方問林是否同意,從未與白衣人商討或和談平息事件?林稱不同意,反駁自己最初做手勢「叫佢千其唔好郁手」,但未幾白衣人已隔住玻璃欄杆開始施襲,「仲點傾呢?」他認為在對方襲擊及指罵下要求和談,「太過強人所難」。控方再問,曾否嘗試向白衣人說「不如咁樣吖…唔好騷擾佢哋」、「冷靜啲,放市民返屋企」、「有事慢慢傾」等等。

林稱「係做唔到,唔係冇做到」,沒有機會緩和氣氛白衣人已施襲,反問「我講呢啲說話會唔會好天真呢?人哋粗口爛舌,形勢睇落去隨時郁手打你。」又指若對方如檢控官斯文,「就反而有得傾」。控方續指林沒有嘗試,「你認為唔需要試?無試你點知有無用?」林重申曾評估勸說無用,「當時就係要阻止暴力開始先」,否則不會多次叫「唔好郁手」。

控方再指林認為說話無用,但又沒有試圖用其他方法緩解情況。林再稱不同意,指自己曾三次將企前市民拉後、叫「唔好郁手」、着同事用手機「影住佢哋」,指警察正前來,形容是試圖用不同方式去阻嚇白衣人,他又指「打死人喇嗰句」是最嚴重警告,以阻嚇白衣人令件事不再惡化。

控方指林自恃議員、在付費區內放肆襲擊白衣人,挑撥雙方敵意破壞社會安寧,林一律表示不同意。(網上片段截圖)

控方質疑林挑撥雙方人士敵意 林反駁「指鹿為馬」

控方續問林,立法會議員身分是否無助緩和事件,林稱「最終係」,並解釋議員身分非每個場合都有用,「有時幫到有時幫唔到,但唔嘗試努力盡力去做你唔知幫唔幫到」。他指庭上播出片段顯示最少有兩次,有市民曾喝止白衣人「議員你都打?」「打議員呀」,形容議員被襲有令市民覺得事件嚴重。

控方隨即提出一連串發問,質疑林當日號召其他人釀成激烈衝突,林表示完全不同意;林自恃議員身分,可能白衣人不夠膽攻擊,所以在付費區內放肆襲擊白衣人,林聞言後嘩然,再反駁「完全唔同意」。控方再作三度指控,林無考慮用任何方式與何君堯商討、平息事件;無以平和方式和白衣人商討令市民安全離開;無向元朗區議員求助,林一律回應指「不同意」。

控方最後指林根本無意平息事件,相反希望挑撥雙方人士敵意,破壞社會安令,置市民安危不顧。林稱,「呢個指鹿為馬,絕對不能同意。」案件明日續審,控方將播放片段繼續盤問林卓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