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721 審訊第 31 日|黃偉賢:若警方唔想出事,打幾個電話俾鄉頭就可解決

分享:

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與另外六人,在 721 元朗站襲擊事件,被控一項暴動罪。案件今早(18日)於區院展開第 31 天審訊,辯方證人、案發時任元朗區議會議員黃偉賢繼續作供。黃供稱在得悉「鄉事吹大雞後」通知警方,獲告知有部署和安排,直至他看到有市民被白衣人施襲相片前,他並不擔心案發當晚會有事情發生。他續指,「如果警察唔想出任何事,係唔需要用警力,係打幾個電話俾鄉頭就可以解決嘅事,係我做咗 33 年議員生涯可以肯定」。

黃又說無論作為議員抑或市民,接獲所有資訊都會第一時間通知警方,他亦相信警方有部署、有安排,「但最後警方應承我啲嘢,到嗰一刻我發覺佢咩都冇做。」他續指,「我諗一千次、一萬次,我都諗唔到會發生超出我想像嘅無差別襲擊事件,我發夢都諗唔到有咁嚴重嘅問題。」控方之後指黃知有人入元朗搞事但不予理會,又指他當晚故意不留守元朗圖置身事外,黃否認反駁「真係本末倒置,警方應該採取執法行動,反而指我冇盡力制止呢件事發生」。

辯方證人、時任元朗區議員今被控方盤問,他強調若警察不希望出事,「打幾個電話俾鄉頭就可解決」。

今早代表林卓廷的辯方大律師黃錦娟繼續主問,黃偉賢確認當晚與林卓廷通話,提到「唔係劇本 fit 一兩下,宜家係失控喎。」他指林得悉元朗發生打人事件後,提議一起到元朗視察「睇吓雞地發生咩事」。

控方代表律政司高級檢控官程慧明之後開始盤問。黃上周供稱在 7月19 日收到廈村村民告知「21 號,收到風,鄉事吹大雞」,致電通知元朗警區警民關係組鄧姓警長。控方問黃如何理解「吹雞」,是否一般人理解召集其他人的意思,而並非「曬馬」?隨即被法官陳廣池打斷,指黃並非「吹雞」的人,無法回答說這個字的用意。

控方:村內有人添丁,鄉頭都會吹雞恭賀?

控方續問,「平時鄉村會有好多聚會,例如有人添丁,啲鄉頭都會『吹雞』去恭賀?」有旁聽人士發笑。法官再次打斷,認為「吹雞」一字含黑社會用意,是有特殊意思即「曬馬」,「如果你當咗食盆菜都話『吹雞』,咁就真係貽笑大方。」他又指相關問題並不恰當。控方回應「唔好意思,我成日都叫朋友『吹雞』食飯。」

黃上周供稱當晚雞地有白衣人聚集後,隨即致電鄧警長,前後共致電三次。前兩次在約晚上九時左右,他通知鄧收到市民電話,指很多白衣人在雞地聚集,鄧回答會派員到場;過了 10 至 20 分鐘仍未有警員到達,黃再致電鄧,鄧指已經派便衣警到場。黃續指,晚上十時多再致電鄧,告知他和林卓廷將到元朗視察情況。

黃指當晚曾三次致電姓鄧警長,獲告知會派員、已派便衣警前往,稱「但最後警方應承我啲嘢,到嗰一刻我發覺佢咩都冇做」。

控方指警長致電黃 要求「勸林卓廷唔好入元朗」

控方指,是林卓廷致電鄧警長告知他會到元朗,該電話非由黃打出,而鄧其後致電黃,「叫你勸林卓廷唔好入元朗」。黃不同意,指「冇理由我講我哋一齊入元朗,佢叫林卓廷唔好入,淨係叫我入。」控方續指黃當時的回應是「做唔到,我無能為力」,黃再表示不同意。

黃續指,並不是跟林卓廷有計劃地約好入元朗視察,但林告知會先去元朗,黃表示「我有叫佢唔好出站,因為雞地發生打人事件」,解釋「唔出閘易揾(對方)啲,出咗雞地就好難揾」,加上他得悉站外發生打人事件,擔心林或同樣遇襲。控方質疑如此嚴重的事情,為何二人不約好時間、地點?黃回應「咁嚴重所以咪邊個早到,邊個睇吓個情況先。」法官續打斷指「你見到個問題咁嚴重,咁咪更應該煞有介事,更加要約好喺邊?」黃指不需要,「唔出站咁一定會喺個站入面。」

黃偉賢不同意控方證人姓鄧警長,曾要求勸林卓廷「唔好入元朗」,又指自己曾叫林不要出站。(網上片段截圖)

「發夢諗唔到」發生「無差別襲擊」

黃強調警方在數日前已知道「鄉事吹大雞」事件、聲稱有安排,加上鄉頭說「只係表態」,「我從來都唔覺得係會出事」。直至該晚看到有市民被白衣人施襲相片,「我自己都『嘩』一聲,林卓廷打俾我,我都覺得真係要入去睇吓,到底發生咩事。」

黃重申,7 月 19 日前已向同事和其他民主派元朗區議員了解,確認 721 元朗不會有遊行集會,「我都同鄉事講咗唔會有,有鄉事都會自己上連登睇訊息。」黃供稱曾在與林的通話中轉述鄉事說法,稱「咩人都可以入嚟元朗,唔好搞事就得啦」。控方追問若有人在元朗主辦遊行集會,是否都屬於搞事的一種?黃指在鄉事的角度是。黃續指,「我諗一千次、一萬次,我都諗唔到會發生超出我想像嘅無差別襲擊事件,我發夢都諗唔到有咁嚴重嘅問題。」

黃指「發夢都諗唔到」會發生超出其想像的「無差別襲擊事件」。(網上片段截圖)

黃:警方「打幾個電話俾鄉頭就可以解決」

控方問及事態變得嚴重後,黃有否再致電鄧警長?黃答「冇,都發生咗,仲打嚟做咩」。他續指,「無論作為議員定市民,我接獲所有資訊都會第一時間即時通知警方,我亦都相信警方係有部署、有安排。」他重申,「如果警察唔想出任何事,係唔需要用警力,係打幾個電話俾鄉頭就可以解決嘅事,係我做咗 33 年議員生涯可以肯定」,「但最後警方應承我啲嘢,到嗰一刻我發覺佢咩都冇做」。

控方又指 2019 年發生多宗大型社會事件,如 6.12 金鐘集會、7.1 衝擊立法會事件,警方都未有辦法即時調動警力控制場面。黃則指,「警方19 號已經知道吹大雞,如果要調動人手,佢有足夠時間調動人手。」案件下午續審。

控方指黃故意不留守元朗 黃:本末倒置

下午續審,控方繼續盤問黃偉賢,先問其曾否要求警方到元朗站執勤,黃稱「冇,因為警方話有安排,話已經派咗便衣去現場…咁我相信佢講嘅嘢,除非佢呃我。」控方質疑黃為何如此確信當日元朗並無遊行集會,又問「可能有人暗地裡組織?」法官亦質疑會否有人利用黃欺騙鄉事,「有人講流料俾你聽,咁你又俾流料人,你有冇諗過?」黃指沒有。

控方指黃十時多趕回元朗,是否因為警方「冇做嘢」?黃供稱「我唔知警察有冇做嘢,一路都見唔到警察呢個係好大問號。」控方又質疑黃知道有人會入元朗搞事,但不予理會;黃不同意,解釋「我唔知我早啲返入去,有咩能力解決件事」。控方續指,黃當晚故意不留守元朗,令自己置身事外,故當鄧警長致電要求他勸喻林卓廷時,他只表示「無能為力」。黃再次否認,反駁指「唔明白主控話我置身事外嘅意思,講到我同白衣人有關係咁」、「真係本末倒置,警方應該採取執法行動,反而指我冇盡力制止呢件事發生,呢個我絕不同意。」

當晚任廚師的蘇梓朗在雞地被白衣人襲擊,他供稱背部、左右手臂、雙腳腳踭及額頭多處受傷。(資料圖片)

雞地遇襲廚師蘇梓朗作供 

黃偉賢完成作供後,辯方傳召第二位證人、721 當晚在雞地遇襲的廚師蘇梓朗。辯方律師讀出蘇於事發當日及同年 8 月 16 日錄取口供,指蘇當時任職元朗 YOHO Mall 一期餐廳廚師,當晚約九時半下班後經商場近西鐵站橋底出口離開,沿鳳攸東街回家。

蘇途中看到一群身穿白衫人士聚集,自言自語說「嘩,咁多白色衫嘅人」,隨即被多名白衣人包圍並以粗口指罵,他嘗試解釋該說話只是出於驚訝,但無人理會,其後被人手持棍狀物體和木條襲擊背部和雙手,他以雙手護住頭部。過程中有白衣人表示,「快啲走,走慢啲我幫唔到你」,他逃跑時仍有三人追趕,期間遺失了身分證、八達通、iPhone、眼鏡等等。

蘇供稱遇襲時情況混亂,未能看到施襲者樣貌和特徵。

蘇期間跌倒,該三人以拳頭和腳踢他,有人則說「唔好打,佢着廚房鞋收工咋」,白衣人其後停止襲擊。蘇之後步行至利群街 7-11 問職員借電話報警,被送往博愛醫院醫治。其背部、左右手臂、雙腳腳踭及額頭多處受傷。蘇供稱,當時情況混亂故看不到施襲者樣貌與特徵。

辯方播出蘇受襲片段,他表示當時感到無奈,「都未清楚發生咩事,無啦啦有人襲擊我」,蘇留院三日後出院。蘇完成控方盤問和作供,辯方表示林卓廷已傳召所有辯方證人。案件明早續審,第二被告庾家豪將作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