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721 審訊第 35日|控方問會否叫閘內人士做兄弟 次被告:付費區內係受害人

分享:

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與另外六人,在 721 元朗站襲擊事件,被控一項暴動罪。案件今午(22日)於區院展開第 35 天審訊,次被告庾家豪繼續作供。控方播放片段,指出當時很多人打開雨傘,但庾卻沒有趁機離開,庾同意。控方指庾是希望以人多勢眾增加聲勢,為閘內的人士壯膽;又指庾是為了協助閘內人士,「等佢哋唔使受襲之後,再做一啲衝擊」,庾一律不同意。

法官向證人提問期間,跟辯方大狀一度就「起身講嘢」問題爭拗近十分鐘。控方其後播片,指庾跟另一名黑衣男子將一名男子拉入閘,「動作有默契」;又問他會否稱閘內人士做兄弟,庚形容出面有施襲者,「付費區內係受害人」。辯方律師李百秋反對控方提假設性問題,一度指「咁法官閣下唔認同,咁咪話反對無效囉」;陳廣池回應指自己「以理服人」,反問「知唔知片段有不少片段,有講兄弟呢兩個字呀?」,又續指「我見你皺起眉頭,我唔知你心目中講咩,反對無效。」

控方:林卓廷「左手伸咗出嚟,好似俾指示」

控方代表律政司高級檢控官岑穎欣今繼續盤問並播放片段,顯示前立場記者何桂藍當時在付費區內位置,身穿記者背心舉機拍攝。庾供稱在他的視線範圍,當時閘內有約 60 至 70 人,閘外的白衣人欲衝向欄杆並打閘內的人和傘。控方指,當時亦有閘內的人向欄杆方向行前,「將遮隊向欄杆方向」。庾糾正指「向欄杆方向伸出去想擋住,『隊』有攻擊嘅意思。」控方指出閘內有一名男子手持紅色遮及一塊「保衛元朗,保衛家園」的牌,法官問庾該男子是否屬於白衣人群體,庾指「我唔會話佢係白衣人,(塊牌)可能係白衣人掉入嚟佢執咗」。影片亦顯示首被告林卓廷身處閘內,控方指「第一被告左手伸咗出嚟,好似俾指示」,庾僅同意稱林「左手伸咗出嚟」。

控方播片顯示何桂藍舉機拍攝,次被告庾指閘外的白衣人欲衝向欄杆打閘內的人和傘。(網上片段截圖

控方指次被告沒離開人群 目的為增加聲勢

影片拍攝到庾由舉起雨傘的人群中行前,控方指當時情況混亂,庾同意,續指「白衣人揮棍、藤條之類」。控方又指,當時很多人打開雨傘,但庾卻沒有趁機離開,庾同意。控方續指,庾是希望以人多勢眾增加聲勢,為閘內的人士壯膽,庾不同意。控方又說,當庾看到有人掟物件時沒有阻止、沒有將向前行的人拉向後,庾同意。控方亦指庾亦無開聲大叫「唔好去、唔好打人、停手」,庾指「當時冇講嘢」。

法官陳廣池問庾當時有否留意到有人戴白色手套,庾說當時注意力放在白衣人身上,沒有仔細留意。期間代表庾的辯方大律師李百秋站起數秒後坐低,法官陳廣池問李是否「有嘢想講」,李則回應沒有。陳即說「你企起身我就要俾你講」,李說「唔好意思,我想講嘢不過唔記得講咩」;陳續指「企起身之前係應該要諗定自己講咩,我唔接受企起身之後諗諗下冇嘢講」,李回應「有時唔係你所講一定企起身就諗定要講咩,有時企起身之後諗清楚冇嘢講就坐返低」。陳則質疑李「你認為自己做得啱?」李又說「你唔俾機會我講」。陳表示「我俾機會你講,但法官講先嘛…你認為自己做得啱唔啱?」李說「我認為冇問題,你叫我解釋俾你聽點解企起身」。

法官問庾曾否留意到有人戴白色手套,期間辯方大狀一度起身復坐下,遭官質疑行為打擾盤問,雙方爭論近十分鐘。(網上片段截圖)

法官質疑辯方起身「冇嘢講」打擾盤問

陳續問「你認為你冇做錯?」李則說「我唔係認為冇做錯,法官閣下唔係你…」,隨即被陳打斷指「請你唔好用個你字」,李則解釋「有時唔係句句都講到法官閣下」。陳則批評「點解證人講到、被告講到,你講唔到?佢佢供咁耐,從來冇用『你』,證人你話係唔係?」庾則指「唔敢百分百肯定,有時可能衝口而出,但盡量都唔會講。」陳續指,「呢到唔係市集,係一個莊嚴嘅法庭審訊,你冇咩可能同我講企起身之後,諗諗下冇嘢講…你企得起身係一定要講嘢,尤其唔係你講嘢嘅階段,你係打擾到控方盤問流暢性、證人嘅作供。」

法官和辯方就此爭拗前後約十分鐘。在前日(星期三)審訊控方播片顯示庾叫「Come on、嚟啦」兼拍手,法官曾問次被告「同唔同意你好興奮」,被其代表大狀李百秋質疑是「lead (引導)佢嘅方式」;陳一度令李與法官對話時,「唔好用個你字,唔該你用法官閣下」。到昨日審訊,法官追問被告時被李反對、指被告已回答,陳指「好心你無抄筆記,唔好同我拗」;控方亦投訴李在盤問期間說「黐線」及冷笑,認為影響檢控團隊

法官前日(20日)提醒辯方大狀要用「法官閣下」,今日再次質疑對方用字。(資料圖片)

辯方反對控方提假設性問題 官指無效

控方繼續播放影片,庾跟另一名身穿黑衣男子將一名男子拉向閘內方向,控方指三人之間的動作有默契,庾答「唔明默契嘅意思」,控方指「你唔需要知佢點出去,佢又唔需要知你點拉佢入嚟,但你就當佢係閘內人士將佢拉入嚟?」庾指「我純粹見到有人被打我就拉佢返嚟」。

控方又問庾,會否稱閘內人士為「兄弟」?庾指不會用「兄弟」,「講到好似好熟咁」,其想法是「出面有施襲者,付費區內嘅人係受害者,大家想法接近好合理」。控方續問,如果閘內有人叫庾做「兄弟」,他會否回應?辯方律師李百秋反對控方提問,認為是純屬猜測。法官則質疑「點解係猜測?」,李指「佢話如果有人叫你做兄弟,而唔係曾經有人咁做…」,又說屬假設性問題,「冇呢d證據…咁法官閣下唔認同,咁咪話反對無效」。陳則表示要「我以理服人嘅啫,唔係話反對無效就叫你坐低…問題就係,控方調返轉嚟問,呢位證人冇習慣唔識嘅人叫兄弟,你知唔知片段有不少片段,有講兄弟呢兩個字呀?」,陳之後續指「我見你皺起眉頭,我唔知你心目中講咩,反對無效。」

控方質疑庾協助閘內人士,是「等佢哋唔使受襲之後,再做一啲衝擊」,庾不同意。(網上片段截圖)

控方指庾協助閘內人士「唔使受襲後再衝擊」  

控方又指,當時庾的女朋友同樣處於比較接近閘外位置,但庾卻選擇拉走另一人,問「你話你有保護女朋友嘅想法,但呢刻你冇咁做」。庾回應指「(當時)諗法有好多,想保護自己、保護女朋友、保護在場嘅人,互相保護」,又指當時已有人受襲,「冇諗咁多,我見到呢個人俾人打所以我拉佢返嚟,女朋友嘅位置係比較接近,但佢呢刻未受襲。」控方又指庾是為了協助閘內人士,「等佢哋唔使受襲之後,再做一啲衝擊」,庾稱不同意。案件下周一續審,控方將繼續盤問第二被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