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721 審訊第36日・1 |控方指次被告「留守衝擊位置」 被告不同意稱「呆咗喺度」

分享:

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與另外六人,在 721 元朗站襲擊事件,被控一項暴動罪。案件今日(25日)於區院展開第 36 天審訊,次被告庾家豪今完成作供。控方播放片段指閘內人士向白衣人射水時,有人大叫「拉住兄弟」,庾曾協助拉水喉,顯示他就是黑衣群體之一、互相合作,又指他站在站前沒有離開是「留守喺衝擊位置」,庾一律不同意,指自己「係呆咗喺度」。

控方又播片指庚曾「掟嘢」,庚指不肯定該人是否自己,法官陳廣池一度若片中人不是他,其大狀李百秋應會提出反對,李隨即反對有關說法;陳「收返」說話向證人重申對辯方大狀絕對沒有偏見和偏頗,「我做咁多年唔會咁做嘅。李之後反對控方盤問時,再遭陳批評「唔抄問題準確度喺邊」,在翻聽庭上錄音下陳發現自己出錯,向李稱「唔好意思」。

控方指庚抬起地上水喉,是讓閘內人士繼續對白衣人作出對抗,庚不認同是「主動攻擊」。(網上片段截圖)

庾不同意射水是「主動攻擊」 

控方代表律政司高級檢控官岑穎欣今繼續盤問並播放片段,顯示閘機附近的玻璃閘門內,有人向白衣人射水,庾供稱聽到有人叫「睇住啲喉、小心、睇住啲喉」,形容當時地下消防喉好亂,有機會絆到人。他又指,自己認知閘內人射水是想阻止白衣人打人。控方指出閘內外雙方是對立,庾稱「可以咁樣形容」。

庾早前供稱自己拾起地上水喉是為免他人絆倒,控方指出庾的行為是讓閘內人繼續對閘外白衣人作出對抗,庾稱不完全同意,指可以說是對抗,因閘內人「為都係被攻擊」,不認同是「主動攻擊」。庾又確認曾聽到有人大叫「拉住兄弟」,自己衝前拉住持水喉男子的上臂。法官陳廣池指,「拉住兄弟」可以是「拉住射水的兄弟」或「拉住,兄弟」,問庾如何理解。庾稱不知道,指其動作與有沒有人叫喊「拉住兄弟」無關。

陳廣池又指射水男子是「先主動出擊」,先用雨傘扑白衣人,然後滑腳。庾指當時留意到該人滑腳,但無法判斷該人「係主動扑落去,定想揾嘢扶」,也不知與前立場記者何桂藍和灰色頭盔男子遇襲是否有關;而自己將其拉後,是因為「閘外白衣人有動作打佢」。控方指庾聽到有人叫「拉住兄弟」,行為顯示庾就是兄弟、是黑衣群體的其中一個,互相合作。庾稱不同意。

控方指閘外白衣人見何桂藍躲至牆邊、並無打她,並把視線移至閘內;庾同意兩名受害人被射水行為所救。(網上片段截圖)

白衣人沒再攻擊何桂藍 庾相信是射水成功

控方指出射水男子目標大多向閘前白衣人,而非向何桂藍或倒地長裙女士,「射水行為唔係何桂藍去邊就去邊」。庾指當時何和灰色頭盔男子已躲至右邊牆壁,稱射水男子是阻止白衣人,「唔係攻擊」。控方再指出,閘外白衣人見何躲至牆邊、並無打她,並把視線移至閘內。庾同意,相信是射水人士成功「令施擊者同受害人有返距離」。控方問,是否可以形容兩名受害人成功被射水行為救了,庾稱「可以咁講」,亦同意射水並未停止,自己亦沒有叫停射水者。

庾又確認,當水喉向天花板射水時,自己有幫手打直水喉。控方指出行為是向白衣人攻擊,庾不同意,指據估計當時站內店舖已關,何和灰色頭盔男士無法進入躲避,射水是「想佢哋保持距離」,而及後兩名白衣人轉身走開,「我覺得係成功」。

控方指庾留守閘前衝擊位置,庾不同意,指當時救護員遇襲、「我係呆咗喺度」。(網上片段截圖)

控方指不退後是留守衝擊 庾:「我係呆咗喺到」

控方續播放影片,顯示庾曾從人群後方走到閘機前,當時付費區內有人使用滅火器噴出煙霧,畫面最少有有四把雨遮打開。庾確認留意到煙霧,同意自己沒有退後,也同意控方所指衝前去閘機位置。控方問庾看着閘外白衣人不斷用棍敲擊閘機,為何不害怕;庾指「就係驚先縮後咗啲。」法官陳廣池問為何當時無人大叫「褪後啲」,庾指自己記憶中聽不到,而自己因「企咗最前」、一向「唔會嗌人做咩」。

控方指庾當時沒有將閘機前的人群拉後,庾指當時有兩、三人正保護被白衣人打的救護員,「我又唔能夠同時拉後呢堆人,白衣人又亂棍打落去」,形容那刻不知道該做甚麼。控方指白衣人並非攻擊救護員,庚指他們在向一群人襲擊,「救護員不斷縮,用背囊擋」。

控方續指庾可以在人群中穿插,退回較後位置。庾稱當刻好傍偟,「白衣人枝棍好粗,無可能伸手去擋」,重申不知能做甚麼。控方指庾「幾傍偟」都可以立即離開,其行為正正顯示他在衝擊位置留守。庾稱不同意,指無力感好重,「我係呆咗喺度」,若不是重看片段,都不知自己站得那麼」。控方續指庾留守是藉人多勢眾、增加聲勢,庾否認。

法官強調對辯方「冇偏見冇偏頗」 

控方根據另一片段,指出庾曾拾起地上物件,用右手擲向閘外白衣人。庾稱不是百分百肯定片中人是自己。法官陳廣池一度指若片中人不是他,代表庾的辯方大律師李百秋應會提出反對;李隨後起立,稱「我冇企起身唔代表我確認(片中人)係佢」,並指畫面模糊。

陳回應指是引用證人說話,指證人不肯定該人是自己。李百秋則指法官指自己「唔起身」,等同確認片中人是被告;陳稱「呢個 係observation」。李指官這觀察並不正確,陳隨後表示,「咁我收返啦,證人我收返喇。」陳又向證人重申,自己對李大狀絕對沒有偏見和偏頗,「我做咁多年唔會咁做嘅」,指李從專業立場出發,着證人「唔好有錯覺」。

庾稱欲往樓梯救被白衣人尾隨黑衣女士,控方指女士無呼救,質疑庾為勇武派,落單都會「與人去對抗」。(網上片段截圖)

控方稱庾為「勇武派」 落單都要對抗

控方隨後轉問月台情況,指出庾下車後曾聽到穿黑衣人士會被打、月台長櫈有衣服,可先讓女友留在月台,自己到大堂觀察,情勢不對可以上車離開。庾不同意,指當時從玻璃欄杆向下觀望,雖然範圍較細、但「唔覺有什麼問題,做咩要丟低佢喺月台?」

庾確認曾用「逃難」字眼形容白衣人衝入閘、付費區內人士轉身上月台一刻。庾早前供稱在上電梯前被白衣人扑到頭部,控方問庾是否知悉打到他的是什麼人,庾指「睇唔到」。控方之後播放影片,顯示在庾上電梯後,仍有兩三人尾隨其後,當中有人持紅傘、黑傘,亦有寫着保衞家園的發泡膠板。控方指出在兵荒馬亂下,打到庾頭部的是閘內人士;庾稱不同意,指雨傘或發泡膠打中頭的硬度不同,形容感覺「好清𥇦」。

庾早前供稱從月台玻璃圍欄望去大堂,看見樓梯底有一名黑衣女士被一群白衣人尾隨,因擔心女士安危走落半條樓梯「捉住佢手臂上返樓梯」。庾在控方盤問下確認,該女士當時並無呼救、亦沒向欄杆觀望的人揚手。庾稱當時覺得「隨時有即時危險,就算冇其他人跑落去,我都會跑落去」,控方形容庾為勇武派,即使落單「自己都會與人去對抗」,庾表示不同意。

法官再度質疑辯方「唔抄問題」 聽錄音後認錯 

控方再指影片沒有拍到庾下樓梯救人,指出庾供稱的並非事實,庾表示不同意;控方又指該女士上樓梯時,白衣人並沒有衝上樓梯,指該女士「冇咁情急要你救」,反而庚急步跑會令白衣人誤會他下去打架,庾一律不同意。辯方大律師李百秋起立反對,指庾在月台急步,「白衣人喺樓梯下點會睇到佢急步」。

法官陳廣池要李先看筆記,「讀畀我聽唔該你」;李查看身旁律師筆記,回答:「急步引起⋯⋯」陳廣池打斷,指自己沒有聽到「急步」,「你咁『急』,唔係咁『急步』」,指字眼會令問題不同、急和急步是兩個不同場景,批評李「喺唔抄問題情況下,全然靠律師抄筆記,準確度喺邊?」,重覆指控方問題沒有提「急步」。

李百秋再三表示記得控方有提急步,陳廣池要求回播錄音,「如果錯,我向你道歉,如果你錯,你要督促你律師抄返好個問題」。法庭播出錄音原話為「你咁急步,如果衝落去樓梯⋯⋯」陳廣池聽後表示,「唔好意思,你啱,李大律師,係咁『急步』。」

庾重申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個腦空白咗」

控方之後問庾,若在情急情況下、不會施施然慢步落樓梯,「都幾乎衝落去?」,庾稱會較平時快;控方指此舉或令白衣人誤會他下去是作衝擊行為,被法官陳廣池打斷指證人沒有能力估計。庾在盤問下同意返回車廂時,並沒有拖該女士入車;控方再指他與其他六名被告和不在場人士,在元朗站當晚參與暴動。庾表示不同意。

庚在代表大狀覆問下,指在白衣人在閘前施襲時,自己站在前方而他人後退,重申自己「呆咗」,因當時最少四、五名白衣人亂棍打救護,「嗰下好震驚」,自己想救人但無從入手,指「木棍好粗…打中應該好傷」,「嗰刻諗唔到我應該點做,個腦空白咗嗰下」。庾指當時白衣人無差別襲擊,情況震撼,覺得時間好難捱,稱事後才知道留在收費區 11-12 分鐘,但以為自己「留咗成個鐘頭」。案件下午續審,第三被告陳永晞開始作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