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721審訊第 37日|第三被告睹白衣人持棍追打女士 持喉20秒「向閘外好大威脅嘅人射水」

分享:

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與另外六人,在 721 元朗站襲擊事件,被控一項暴動罪。案件今日(26日)於區院展開第 37 天審訊,第三被告陳永晞繼續作供。

他指當日目睹8至10名白衣人在付費區內擊襲一名女士,自己一度遭白衣人指嚇;又承認白衣人在閘外襲擊何桂藍和其他市民後,他曾手持消防喉、「向閘外好大威脅嘅人」射水20秒令白衣人退後。當白衣人衝入付費區後,陳往 K 出口離去途中見到一名肥胖男士頭部受傷,扶他離開再交予他人照料,「成手都係血」;當看見港鐵站控制室有人後,一度跳高欲找職員協助。

陳(穿綠衣者)稱約10時41分,在西鐵站付費區目睹 8-10 名白衣人持棍追打一名女士,欲阻止襲擊。(網上片段截圖)

被白衣人警告往元朗站提醒市民

辯方在庭上播放 CCTV 片段,陳永晞供稱在雞地被白衣人警告後,經商場往元朗站提醒市民。他沿 K 出口進入西鐵站,途經大堂付費區外走廊行至 F 出口,逗留約一分鐘。法官陳廣池問為何行到一半回頭望?陳指該處是站內中央位置,「睇下周圍情況係點」,有沒有白衣人。他和友人之後於 G 出口「拍卡入閘」,經指考慮後,想到月台提醒在該站下車人士「要小心」、「避開危險」。陳確認在月台的位置,稱當時和同行友人告知旁人雞地情形:「有白衣人,如果路經或離開西鐵站都要小心啲」。

目睹8-10名白衣人持棍追打女士、市民

陳指二人逗留不足五分鐘,突聽到樓下付費區傳來大叫,「當時好緊張唔知發生咩事」,馬上跑向樓梯方向觀看。法官問是什麼叫聲?陳稱是「大叫」,法官再問是什麼聲,「佢唔係唱緊高音㗎嘛?」陳稱不清楚內容,續指跑落樓梯時向下望,目睹8-10名白衣人在付費區內「追住一個女士嚟打,攞住棍」。

法官問被告為何衝落樓梯,陳指未有詳盡計劃、只一心想阻止襲擊。法官再追問找到甚麼方法?陳稱「揾唔到方法」,諗為自己可以做的事「唔係好多」,指落樓梯後到襲擊位置「企喺度睇」,不久有白衣人舉起手上棍狀物件指向他,他見狀後退、白衣人遂轉向襲擊他人。被告再向確認見到女士被打,亦有其他人遇襲,自己曾嘗試大聲叫「唔好打人」。

辯方播放片段顯示,一名身穿紅黑色上衣、白色短褲女士被多名白衣人襲擊,有人手持保衞元朗牌。(明周文化片段截圖)

到票務中心求助拿急救箱、要求職員報警

辯方再播放 CCTV 片段,當中陳有 50 秒左右消失在畫面,他解釋自己身處傷者位置,去了 F、K 出口中間的票務中心向職員求助,要求報警和拿出急救箱,期間聽到好多途人表示「我依家報緊警」,亦有人稱已經報警。之後白衣人離開現場,陳指多人已報警,「冇需要自己報多次」,在向職員求助後,亦深信警方很快到場;在等候期間拍下地上血跡和斷棍,但沒有拍下傷者。

法官問被告白衣人為何離開,陳稱打人「好明顯係犯法行為」,認為逃離現場是合理反應,「犯完法梗係離開」。法官指,「佢可以未打完㗎嘛,佢全部打曬?」被告指自己不清楚,但覺得白衣人是「打完人就走」。法官再追問「其他人都瞓低曬?」被告稱只觀察到一、兩個傷者,因沒有急救知識,未有去照顧第一位受傷女士。

陳供稱自己「冇乜嘢做得到」,之後一名白衣人走近、用紅旗指嚇,他於是後退和勸其他人退後。(明周文化片段截圖)

被白衣人用紅旗指嚇 輕拉他人後退

辯方之後播放逾一分鐘片段,顯示一名身穿紅黑色上衣、白色短褲女士被多名白衣人襲擊,有白衣人手持保衞元朗牌,陳確認片段中他站在大堂樓梯底、柱位旁邊「冇乜嘢做得到」,之後一名白衣人走近、用手上紅旗指嚇。法官問白衣人說了什麼,陳稱不記得,法官再指「指嚇」、「講先係嚇」,問白衣人有否講粗口,被告重申不記得。法官再問陳被指嚇前是否害怕?陳指最初認為襲擊非針對自己,「唔係好驚」,直至被白衣人指嚇才感到有意針對,於是後退,亦勸和輕拉其他人「褪後啲、安全啲」。

陳之後確認約 22 時 45 分左右,見到林卓廷到現場。辯方播放片段顯示,林到場後與一名身穿紅黑上衣的女士交談,陳確認該女士稍早時跟白衣人糾纏受傷,頭部有血,但不清楚確實受傷位置。片段顯示,陳與閘內一名男子談話,陳指當時見該男子與林卓廷對話、跟在林身旁,以為該人為林的助理,於是和他談及襲擊情況。陳又指開審後已與律師團隊向林一方澄清,該人非林的助理。陳亦確認聽到林在付費區內向市民叫「唔好出站先」,以及表示已聯絡元朗區警官,相信警方很快到場。

指閘內人舉傘為防衞 望警察到場平息事件安全離開

辯方再播放多條港鐵 CCTV 片段,顯示陳與閘內一男子在玻璃欄杆前對話。陳指自己不認識該名男子,但見其與閘外人對話「有啲關注」,欲勸男子遠離欄杆;法官指被告「講得好文雅」,問對話「係噓寒問暖,稱兄道弟定火藥味重?」陳稱有火藥味,但忘記是否有粗口。法官再向陳確認,「唔係對話,係充滿火藥味嘅對罵?」被告同意。

另一片段顯示,付費區內人數增多,有人開遮。陳永晞稱身在其中無法估計閘內人數,但認為不下一百個。法官問及人士舉傘原因,陳指較早前有雜物擲進區內,相信「佢哋咁做係防衞自己」。法官再問為何要等警察到,陳指覺得身處位置安全,但不清楚其他位置情況,認為等警察到場平息事件,「咁我就可以好安全離開」。

陳稱目睹穿粉紅色上衣男士、追打前立場記者何桂藍,形容情況混亂。(網上片段截圖)

見粉紅色上衣男士追打何桂藍

辯方下午續播放林卓廷直播和 CCTV 片,顯示閘內人士大叫「黑社會唔好走」,當中有人手持雨傘,陳在閘內低頭看電話。陳供稱直至閘外傳來女子大叫聲,才抬頭向外望,見到一名著粉紅色上衣、手持藤條男士正追打、穿黃色反光衣的前立場記者何桂藍,也有三名白衣人襲擊灰色頭盔男子。

陳續指,留意到粉紅色上衣男士之後望向付費區內,手持藤條狀物體,法官指出該畫面顯示閘內人士較多,陳不同意,指鏡頭由閘外影向閘內,但當時閘外很多白衣人,「企滿曬,我諗百幾人都有」。陳稱繼續望向閘外,見到白衣人包圍閘外人士,一名白裙女子倒地,有人叫「大肚婆都打」。辯方播放 CCTV 顯示,當時有白衣人向閘內投擲黃色雪糕筒,陳稱沒有留意到,反而見到有人大力敲打閘機,「非常之大聲」。

陳(穿綠衣者)承認持水喉20秒,射水阻止白衣人和閘外襲擊。(網上片段截圖)

承認手持消防喉 20 秒 射水阻白衣人襲擊

陳稱自己當時「企得比較前」,閘內人士開始後退,白衣人幾次敲打閘機。當時何桂藍被打後,「情況都幾混亂」,不清楚白衣人會否衝入襲擊,「好想件事快啲停止」。不久身旁突有水噴出,見到一名不認識的男子正用消防喉射水。他指見到射水可令白衣人後退、甚至阻止閘外襲擊,遂拿起水喉向前行,「向閘外令我或者身邊人好大威脅嘅人射水」。

辯方大狀潘熙問陳,射水射程多遠?陳稱不是太遠,因水分散、水力不強,印象中剛剛噴到付費區外。法官追問,曾否想過用拇指按住水喉令強度更強、「射得遠啲」,陳稱沒有。陳續稱持水喉約 20 秒後,見到白衣人後退,「覺得無需要再持有」,身旁有人雙手攤開、手掌向上,作出「想要、接過嚟」的手勢,遂把水喉遞給他。法官問陳曾否想過關水喉,陳指「成世仔第一次掂消防喉,唔知點閂」。陳指黑衣男子接過水喉不久,白衣人再衝近閘門位置,持喉男子突往白衣人方向衝,陳感到非常危險,便將男子拉後。

法官關注何桂藍直播敍述屬「傳聞證供」應「滅咗聲」

辯方之後播放由何桂藍拍攝的直播片段,陳先後確認見到何、灰色頭盔男子被打至流血,亦見到一白裙女子被白衣人包圍,身旁有一名穿橙色外套救護員。法官關注何在片中的旁白「大機會係傳聞證供」,認為辯方應先「滅咗聲」,又指辯方早前提問超出證人目擊的情況,指無論是救護員、大肚婆甚至灰色頭盔男子的流血情況,「證人喺咁遠情況,除非有望遠鏡,如果唔係睇唔到」。潘熙向法庭表示抱歉,接受批評。

扶受傷男士離開 曾跳高尋控制室職員幫手

陳永晞供稱白衣人衝入閘後,自己退到付費區人群後面、靠近牆壁廣告板位置,向 K出口方向走,途中見一名肥胖男士受傷,便扶他一起離開。由於情況危急,沒有使用八達通出閘;出閘後,陳見到有兩人手戴膠手套,其中一人手持救護箱,「相信佢哋識急救」,把傷者交給二人,陳指該男士頭部受傷、「自己成手都係血」。

法官問被告,為何不對戴手套的二人感奇怪,陳指早前已知有人受傷,相信有急救知識的人或義務急救員幫忙,故不覺奇怪。法官又問陳為何出閘後仍不斷徘徊,陳稱因剛剛有白衣人衝入閘,「想知佢哋有冇追過嚟」。片段顯示,陳在出口附近曾跳高觀望控制室。

陳稱自己看見控制室有人,但控制室是全封玻璃窗,窗下半部有磨砂,故跳高欲找職員幫忙。法官指玻璃窗為全封式,如何通知職員有人受傷;陳同意指「當時太情急,依家睇返當然係幾愚蠢嘅一件事」。陳續稱不久,一群白衣人沿大堂通道跑向自己位置,「衝緊過嚟」,擔心再有襲擊於是從 K 出口離開。

法庭拒證人自製路線圖作證物 

辯方向法庭呈上由陳自行製作的路線圖,申請列為證物,顯示陳當晚從 10 時32 分到 11 時 05 分,在元朗站內不同時段位置。法官打斷指出雖然控方不反對,但路線圖列出的時間並非證人認知,「佢間中睇手錶,唔係成日睇手錶」,又指路線非證人口供證物、「係佢睇曬所有嘢再作出估量」,認為「係優化咗口供」。辯方表示法庭擔憂合理,建議結案陳詞時再處理。案件明日續審,陳永晞繼續作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