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721 審訊第38日・1|辯方播何桂藍片見警到場 法官:覺唔覺得佢遲咗嚟?

分享:

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與另外六人,在 721 元朗站襲擊事件,被控一項暴動罪。案件今日(27日)於區院展開第 38 天審訊,第三被告陳永晞繼續作供。他供稱離開西鐵站進入商場途中仍遇持武器白衣人,曾勸阻白衣人「唔好打唔好再追」,之後折返站內提醒途人注意安全。

辯方今播放前立場記者何桂藍直播片段,顯示警到場後,陳在片段稱「有好多人報警」。法官問陳有何感覺、「有冇憤懣情緒」,陳稱自己鬆一口氣,也有少許憤懣;法官再問被告「覺唔覺得佢遲咗嚟」。陳答「覺得,事出必有因」,但相信警自有安排、「冇去judge當事發生咩事」。案件下午續審。

第三被告陳永晞今續接受辯方主問,講述當晚在商場再遇持武器白衣人,曾勸阻對方。

在商場通道勸阻白衣人「唔好打唔好再追」

辯方播放商場閉路電視片段,顯示約 23:04 時,陳沿元朗站 K 出口進入商場,當時在西鐵站連接商場通道,有一名穿白底黑袖上衣的男子舉起雙手,尾隨兩名白衣人,其中一人手持棍棒狀物件。陳確認自己手指向前方,「示意同勸阻佢哋,唔好打唔好再追。」白衣人一度靠近、但未有理會他,繞過後進入商場。法官陳廣池問被告,「憑咩認為勸阻有效」?陳稱當時沒多想,只想盡量令白衣人「聽得入耳」。法官又問為何不怕白衣人施襲?陳重申「無諗咁多」,覺得白衣人沒針對自己、沒有用棍指向,「唔覺得話好驚」。

商場再遇持武器白衣人

陳續稱之後到商場洗手間洗水、途中再遇到持武器白衣人。法官此時向辯方確認,自昨日下午盤問起,有關被告進入商場和通道等內容,已脫離控方案情所指的暴動時段和地點,辯方代表資深大律師潘熙確認。陳續稱,扶過受傷肥胖男子後發現自己「成手都係血」,故進入商場洗手,之後從另一出口離開,再遇到一群持武器白衣人、有人指向自己,「我即刻講我係住呢度,唔關我事,唔好打我」,白衣人聞言後離開。

辯方向法庭播放陳進入洗手間 CCTV 片段,並截圖紀錄。法官質疑截圖重要性,「你連入洗手間都截圖埋,無意思喎……你要證明都得嘅,但睇唔到作用」。辯方稱感謝法庭提醒,續播放片段,顯示陳離開洗手間後,在走道位置和路人有交流。法官再打斷指辯方變相引導,「可以你問證人有咩做,你唔可以講畀佢聽有交流」。

陳稱向三名路人提醒西鐵站發生打人事件,籲他們小心。法官關注路人在等待甚麼?陳指一出洗手間就遇到白衣人,路人正「望商場出面」,認為他們是在躲避外面情況。陳之後到商場二樓進入 GrandYoho 住宅大堂範圍後打電話,嘗試聯絡失散了的同行友人,因擔心其安全、再到西鐵站找朋友。

控方播放何桂藍直播片段,顯示約 11 時多警方到場。(網上片段截圖)

折返西鐵站找朋友 提醒途人注意安全

辯方再播放商場連接西鐵站通道片段,顯示陳曾揮手。陳指向途人表達西鐵站剛有襲擊發生,着他們小心。法官稱留意到陳「又拍手掌又挹佢」,陳描述自己雙手伸前,手掌向前,兩手左右揮動,「相信係講緊 say NO」、「唔安全」、「唔好進入」等,但忘記具體說詞。法官問陳,為何着人不要去西鐵站,自己又進入。陳指心急找回朋友,一路上有小心留意情況,「但唔知其他人係咪好小心」。

陳續稱經進入西鐵站,與友人通話得知他在月台,「喺列車上面」正前往朗屏站;片段顯示他一直在站內、閘機前位置徘徊,期間向四組途人提醒西鐵站早前襲擊,着眾人小心安全。法官陳廣池注意到其中一途人身穿白衣,問陳「唔驚係白衣人咩?」陳指當時沒感到對方有威脅。法官再問陳如何得知途人不知事件,陳稱無法得知,但見不少人「好似冇發生事咁行過」,故盡力提醒,「如果佢知,咪當我講咗廢話啫」;在法官追問下稱,忘記具體內容,包括曾否叫人不要搭地鐵,但相信沒提及「黑社會」字眼。

片段中有男聲向何說「有好多人報警」,陳永晞確認是他本人;法官追問他「覺唔覺得佢遲咗嚟」。(網上片段截圖)

相信警遲到「事出必有因」  現場市民與警察有拗撬

辯方之後播放由前立場記者何桂藍拍攝片段,顯示約 23:21 警方已到場,陳永晞確認片中有男聲說「有好多人報警」是他。法官問陳見到警察到場有何感覺、有否憤懣情緒。陳回答鬆一口氣,指現場應該安全、平靜,指有少許憤懣,但當時不了解情況,認為更多是好奇。法官再問「覺唔覺得佢遲咗嚟」,陳稱「覺得,事出必有因」,相信警方有自己安排和打算,「冇去 judge 當時發生咩事」。

陳稱見警方在 G 出口位置停留,不少人圍觀,因好奇前往在人群後方觀看,見到在場市民與警方「有拗撬」,「覺得冇乜特別好睇」,逗留一分鐘左右便行開。影片顯示陳之後入閘上月台,法官關注他經玻璃閘門入閘、沒有拍卡,陳解釋當時閘門被打開,記得自己扶傷者時也是經緊急門離開;陳之後在月台逗留逾 2 分鐘離開,稱接到友人電話指正回去元朗站,二人相約在 K 出口等。

陳稱在 G 出口位置見到在場市民與警方「有拗撬」,之後離開、再與失散友人匯合。(網上片段截圖)

稱當晚義載四人後回家 官問「食糖水呢?無曬影嘅?」

陳確認當晚 11 時 33 分和朋友匯合,二人再走向 G 出口位置,指當時閘內有警察和市民「嘈緊交」,自己在閘外觀察事件,之後到 H 出口食煙後再返回大堂。陳稱聽到有人稱已沒有交通工具離開,「有人話想走」,亦有人安排義載,覺得是好主意,於是取車載一名女生、三名男生離開後回家。

法官關注同行朋友的去向,陳指「食完煙大家已經分道揚鑣」,指事情結束、明天要上班,「冇乜好睇」。法官問:「食糖水呢?無曬影嘅?」陳回應指「唔係適當情況,亦都冇曬胃口」。辯方再問陳,當晚有無參與或有意圖參與暴動、進入或逗留元朗站鼓勵他人參與暴動、作出或有意圖作出任何擾亂秩序的行為,陳一律回答沒有。辯方完成主問,下午案件續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