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721 審訊第38日・2|控方質疑被告未聽過 721 元朗訊息 盤問612、621、71等認知

分享:

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與另外六人,在 721 元朗站襲擊事件,被控一項暴動罪。案件今日(27日)於區院展開第 38 天審訊,第三被告陳永晞下午接受控方盤問。

陳指事前「完全冇收到」有關元朗有事發生訊息,6月初至尾在北歐旅行、 7 月非常繁忙,「和社會脫節」;控方質疑並問及他對多宗社會事件的認知,包括721中聯辦、612金鐘衝突、621包圍警總以及71立法會等事件。法官陳廣池一度指 71 立法會事件「分分秒秒」都有直播,質疑被告「唔少人都知,你就同法庭講你唔知」。控方其後指被告對閘內人士對抗行為視若無睹,用消防喉向白衣人射水,將喉交給他人繼續射,是與閘內人士分工合作,「有默契地作出挑釁行為」。陳一律表示不同意。

控方律政司高級檢控官程慧明今午進行盤問。陳永晞供稱案發時與前任太太同住,2017 年前住大埔區,買元朗單位「純粹覺得嗰度係宜居地方」和「買得起」。他確認2019 年前認知元朗有村落和原居民,721 前主要關心所住社區資訊,較常用Facebook 和微信,有 Telegram 但沒使用,會循網上途徑看新聞,較少看電視新聞。

事發前「完全冇收到」相關資訊 不理解白衣人保衛家園原因

控方之後問被告對 721 事件和社會事件認知。陳指在當日或之前,「完全冇收到」有關元朗有事發生的訊息。控方表示質疑,陳解釋整個月都非常繁忙,形容「和社會脫節」至少一至兩星期。控方續問當晚陳和朋友行至鳳攸北街休憩處時,是否看到白衣人手持「保衛家園」牌,陳稱「夜晚好多嘢睇唔清楚」,注意不到;控方質疑、指庭上曾播放片段「啲燈光唔昏暗喎」,陳重申所看到的環境是昏暗。

控方問陳永晞當晚在鳳攸北街休憩處時,是否看到白衣人手持「保衛家園」牌;陳指環境昏暗看不清楚。(資料圖片)

陳在盤問下確認,在西鐵站內、林卓廷到達以及大批白衣人到場時有見過牌,同意由白衣人手持。被問到對此有何想法,陳指相信白衣人是原居民,但對標語不理解,「唔係好明白 protect from 乜嘢,有咩人令佢覺得需要保衛元朗或家園」。控方指陳當晚不時看手機,問第一次見到白衣人後,有否找尋原因?陳稱有嘗試,而當晚上環有示威遊行發生,指有找元朗消息但不果,「有啲不得要領」,無法了解發生何事。

控方質疑未看過721元朗資訊 盤問 612、621、71、中聯辦衝突認知

控方再度質疑陳的說法,指開審多日均提到721前很多元朗資訊,問「你全部冇見到」?陳稱「我都好訝異咁多人知,但我唔知」,亦對意控方指其「成日用Facebook」表示不同意。控方續問陳是否知悉當日日間有合法遊行,陳指太太曾告知之後「中上環有事發生」;被問到是否知悉中聯辦被衝擊及刑事毁壞?陳稱不清楚。控方再問若聽到中聯辦被衝擊,會否覺事態嚴重?辯方代表資深大律師潘熙反對屬假設性問題,控方則稱是想「睇佢思路或認知」,獲法官批准提問。陳稱問題「冇上文下理、始末咩事,我好難判斷事情」。

控方續問及被告對612、621、71、721中聯辦衝突等認知。(資料圖片)

控方再問陳,是否知悉有集會演變成暴力事件,陳表示知道。控方先問他是否知悉 612 在中環金鐘立法會一帶有衝擊事件,陳表示知有事件發生、但未必仔細,「記得好似有催淚彈」。他又指由 6 月初到北歐旅行,直至 6 月底才回港。控方之後再問 621 有大批示威者包圍警察總部,陳稱「相信有呢件事發生」,「新聞全世界都播緊」,但他「睇得唔係好多」、記不清楚日子。

法官陳廣池此時質疑,「你金融界用WiFi」,又指陳住酒店,不用看北歐電視台都知道新聞。陳解釋當時和太太旅行,大部份時間開車,「成日睇手機會畀老婆鬧」;法官再指網上新聞訊息是 24 小時,「如果你要睇你係可以睇到」,陳表示同意。陳之後確認 71 時已回港,控方問他是否知悉當日大批示威者,由下午一點半衝擊立法會,至晚上九時進入大樓。陳指有聽聞事件,但「唔知咁早開始」。法官介入指當日事件「係一個好緊要,分分秒秒,無論你喺邊渠道都有直播」,質疑「唔少人都知,你就同法庭講你唔知」,陳澄清知道事件、但不知「咁早一點就衝擊」。

控方續問立法會被衝擊,陳會否有「好震撼感覺」,陳稱六月底回港後,對社會狀態有一定認知,指衝擊「唔係完全預計唔到嘅事情」,包括衝擊標誌性建築物,在法官要求下舉例指,以他所知警察總部、立法會、政府總部都有相關事情發生。

陳在盤問下稱留意到當日付費區內有部分人有頭盔等裝備,「但唔係好多」。(網上片段截圖)

指白衣人先擲物 認為閘內人「傘陣」是合理反應

控方之後指「暴力參與者」會有裝備,如口罩、頭盔等,多數著全黑或深色衣物,會用雨傘組成傘陣等,陳確認有留意到;亦同意 721 當日付費區內部分人有類似打扮,「但唔係好多」,亦沒有留意當日有人帶眼罩或飛虎隊頭罩。控方問他是否有人用雨傘佈防,陳稱看見「有人擔遮」;法官指「擔遮同傘陣係兩件事」,陳指有「好多人搶遮,唔知係咪用傘陣形容」,控方再指有否看到5-6把傘連在一起、用雨傘佈防,陳稱見到。

控方追問現場有人配戴裝備,陳會否預計有暴力或破壞社安寧況出現?法官打斷問題,指被告當時認知的裝備「冇你講咁多」,以裝備引伸到有暴力發生的認知,「你問呢個問題唔啱」,但指可問陳的感覺。陳稱看到上述情況時,白衣人已在場「有掟嘢」,如頭盔等裝備不多,事實是白衣人先擲物,「可以理解點解佢哋要咁做,暴力已經出現咗」,形容閘內人士開傘擋是合理反應。

721 審訊第38日・2|控方質疑被告未聽過 721 元朗訊息 盤問612、621、71等認知

控方指陳永晞對閘內對抗行為視若無睹,陳指理解有關行為是防衛和阻止襲擊發生。(網上片段截圖)

控方:被告對閘內對抗視若無睹

在控方盤問下,陳認同閘內人士也有擲物,而閘外白衣人相對更暴力;陳同意付費區內對抗行為變多,但不同意控方形容是慢慢升温惡化,而是「突然好快惡化」。控方指,在陳用消防喉射水前,對閘內人士對抗做法視若無睹。陳否認,指自己曾勸止閘內外對罵;又澄清長時間與閘內人士距離較遠,「佢哋實際做咩我唔太清楚」 ,雖知道有人擲物,但覺得「out of my power,唔知有影響力勸止」、有心無力。

控方問陳是否認同眾人行為,陳稱理解行為是防衛阻止,「好難判斷叫唔叫認同」、「好難咁二元化解釋」。控方三度追問他是否認同行為?陳指「我真係理解佢地做法,但認同咁二元真係唔識講」,重申理解行為是防衞自己、阻止襲擊發生,不認同擲物但可以理解,「但我自己唔會做呢啲事」。

控方再質疑陳容許自己繼續和作出上述行為的人「一齊」,陳反駁「我冇同佢地一齊」,指閘內範圍好大,自己一直在旁玩手機,「自己做自己嘢」,續稱當時在閘內覺得安全。控方質疑「有嘢飛入嚟用遮擋都安全」?陳指自己位置與白衣人和傘陣有一定距離,不覺得會被擲中,直接何桂藍在閘外遇襲,「突然覺得事情有變化」。控方指陳到大堂時已有人遇襲,當時已不安全,「使乜等到何桂藍被打」?陳確認曾被白衣人指嚇,但後退後人身安全已無威脅,白衣人之後離開,令他覺得安全。

控方指陳射水、再交水喉予他人,是與閘內人士分工合作,有默契地挑釁,陳表示不同意。(資料圖片)

控方:被告與閘內人分工合作、有默契地挑釁

控方向被告指出,他先用消防喉向閘外白衣人射水、作出挑釁;又指他將喉交予他人繼續射,不是覺得已達到嚇退白衣人目的,而是與「閘內人分工合作」,「有默契地作出挑釁行為」。陳一律表示不同意,強調沒與他人有任何形式合作。

被告早前供稱在雞地遭白衣人警告後,前往西鐵站月台提醒市民。控方今追問原因,陳稱與同行朋友討論後,認為月台集中在元朗站下車人士、在該處提醒人較有效。控方追問為何不選擇靠近雞地的出口,陳指到雞地有很多途徑,加上大堂面積大,認為在月台提醒「無壞」,「本身唔經嘅咪冇事,當我講廢話囉 ,如果佢係經咪好囉」。他又確認看見月台長櫈有淺色衣服,但聽不到有人着人換衫。

控方問陳當時如何提醒市民,陳指「太 detail 真係唔記得,5年喇」。控方請求陳用第一身說法表達,遭辯方律師反對,認為證人已回答問題,且已表達不記得細節。法官陳廣池指認為重點不在概括性內容,重點在「第一身」,覺得控方請求合理,指「唔係強人於難」,「證人都可以話我第一身都唔記得咗」。陳稱可嘗試但強調純是幻想當時情況,並以第一說法說:「喂,頭先我喺雞地到見到好大班人攞住武器,仲警告我地唔好留喺呢頭,所以如果要經雞地嘅話自己小心啲,或者可以避免就兜路,唔好經雞地啦。」案件明日續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