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721 審訊第 40 日|第四被告供稱已出閘折返阻白衣人 認向白衣人招手、扔水樽

分享:

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與另外六名非白衣人,在 721 元朗站襲擊事件,被控一項暴動罪。案件在 3月28日完成第三被告作供後,押後至今(6日)於區域法院展開第 40 日審訊。第四被告葉鑫昇開始首日作供。

案發時任社工的葉供稱住在元朗,指當日參與朋友求婚派對後回家,抵達元朗站大堂後發現閘內外人互相對罵,閘外白衣人持藤條木棍,形容「好似黑社會電影情節」。他原已出閘、因擔心白衣人衝入閘引發更激烈衝突,故折返閘內阻止。他承認當日曾多次向白衣人伸手及兩度扔水樽,以阻嚇欄外白衣人。葉又稱事後警方介入事件,而任職警察的姐夫和妹夫表示721 事件已被定性為社會事件,為免「牽涉當中」及令太太顧慮,最終沒有報警及為當晚事件作證。

721 非白衣人案今續審訊,時任社工的第四被告葉鑫昇作供。(資料圖片)

現年 35 歲的葉鑫昇身穿西裝供稱,在香港出生長大,2010 年 6 月結婚,育有兩名兒子。大兒子現年 14 歲,小兒子 9 歲,後者於 6 歲時確診自閉譜系障礙(ASD),需要定期覆診。葉在 2017 年 7 月搬入元朗朗善邨,在 2020 年 8 月被捕。

被告稱 721 下午銅鑼灣參加友人求婚派對

葉在 2012 年加入保良局,於劉陳小寶長者地區中心任職活動策劃幹事,從事安老服務;後在 2018 年晉升為社工,工作內容包括推行長者活動、提供男士長者服務等。

被問及 721 當日情況,葉供稱當日下午參加朋友簡俊傑的求婚派對。葉指在 2021 年就讀明愛專上學院時認識簡,幾年來同班同組、一起完成報告,畢業後仍有聯繫、會相約旅行聚餐。葉指求婚派對地點為銅鑼灣波斯富大廈一個單位,當日下午由家出發,搭小巴到元朗站、再轉西鐵到銅鑼灣,約在下午 3 點 15 分左右到達。

他指派對共十多人參加,自己受朋友所託負責拍攝工作,相機由朋友提供。朋友為派對「展示開心繽紛嘅一面」,備有不同顏色 T-shirt 供出席友人更換,「有粉紅、有藍、有綠、有黃色」。葉稱當日原穿着白色上衣出門,後更換粉紅色上衣,但「唔知係質料問題定係咩,皮膚敏感」,故借朋友黑色的 T-shirt 打底。派對在晚上 8 點左右結束,一行人前往銅鑼灣鵝頸街市熟食中心晚飯後,約 9 點 45 分左右各自回家。

葉鑫昇原已出閘,供稱為阻止白衣人折返,承認曾多次指向白衣人和兩度扔水樽。(網絡片段截圖)

抵大堂見閘內外對罵 見白衣人持藤條木棍感害怕

葉稱自己按原路線回家,根據閉路電視片段確認落車位置。早前有被告表示月台有人籲市民換衫,葉指自己未有聽到,但留意到許多人依傍在欄杆向下望,聽到大堂傳來嘈雜人聲。葉指感奇怪、有嘗試向下望,但「見唔到任何爭執打鬥」,於是繼續沿樓梯到大堂。

抵大堂後,葉稱見到閘內外人群互相指罵,而在閘外白衣人群中,一位身穿粉紅上衣的男士因較靠近玻璃欄杆位置,「好自然留意到佢」,亦見其持拿藤條,同時舉機拍攝。葉形容當時雙方對罵「唔係客氣斯文」,閘內人向粉紅衣男子指罵「食屎啦,牛屎佬」,閘外白衣人則回應「出嚟吖,打死你哋」。被告稱感到「幾驚訝」,「咁大個仔都未經歷過咁嘅事」。

葉之後行到閘機前,表示留意到閘外大部份白衣人手持藤條木棍,有大叫及作揮棍動作。他形容白衣人「惡形惡相」,「驚出閘會唔會打埋我」,因而感到害怕,但他見有乘客順利拍卡出閘,於是跟着出閘,「因為我要返屋企湊小朋友」。

被告:擔心白衣人入閘 心情忐忑折返

辯方向被告指出,控方早前截圖指被告出閘後曾在付費區停留,被告澄清自己沒有停留,出閘後一直往出口方向走。辯方問被告認為閘外人群是什麼人?葉認為他們是黑社會,因白衣人肆無忌憚,公然在公眾地方拿藤條木棍叫囂謾罵,形容「好似黑社會電影情節」,「粗俗啲講擸架撐紥曬馬咁」。法官陳廣池追問被告,感覺是否自己想法,非受閘內人影響?被告確認。

辯方問及葉當時心態。葉稱自己「好驚好嬲」,指白衣人目無法紀、手持武器「喊打喊殺」,亦感到他們會隨時衝入閘內打人,擔心將引發更激烈衝突,故心情忐忑,最後決定在警察到來前,折返阻止白衣人。法官追問被告為何知道警察會到。葉指出閘時聽到有人稱已報警,而自己因擔心閘外白衣人情況,故沒有報警。陳廣池質疑,「你係社工,一定教育程度,(有)一定經驗」,指擔心閘外行為亦可照報警。葉同意,但指自己「無諗到」。

葉之後續指面對手持武器白衣群體,認為返回閘內較安全,「有閘機阻隔距離」。辯方播放大堂閉路電視片段,顯示葉曾拍卡,但閘機門未有開啟。葉稱自己「好心急阻止閘外白衣人」,所以跳過閘機。

葉供稱伸手指向閘外白衣人(林觀良),說「做咩打救護,唔好阻礙救護救人。」(網絡片段截圖)

認曾多次向白衣人伸手、招手及兩度扔水樽

辯方播放片段,葉確認自己入閘後兩次伸手,指向玻璃欄杆外白衣人群體,問他們「你哋做乜?」、「警察嚟緊」、「仲唔走?」影片又顯示葉曾衝前,他解釋當時有白衣人伸手及俯身入欄杆打人,情急之下將手上空水樽扔向欄杆外。辯方問葉當時返回閘內想法,葉指是在場觀察白衣人,相信警察會派人到場,決定留下來做證人,「將事情講返畀警察聽。」法官表示不明白,認為被告可以「太平盛世第二日,講返畀警察聽咪得,唔使將自己身陷險境」。葉回答當時「冇諗到」。

辯方續播放片段,顯示被告曾「摀低身」。葉稱正拾起地上水樽,解釋當時欄杆外有人向閘內投擲雜物,也有人作威嚇動作,而警方仍未到場,認為若受武力威脅,可將膠樽扔向白衣人方向阻止其攻擊。他又稱,拾水樽後見有白衣人彎腰拾地上木棍,於是向其招手示意、大聲叫他「起身」;他又見白衣人有動作想扔木棍入閘內,遂將手上膠樽扔過去阻嚇,形容自己成功阻嚇。

陳廣池追問葉為何覺得成功,葉指「因為大概十秒八秒之內,佢就掟咗入來。」法官問,「咁點解係成功?」葉認為水樽令白衣人沒即時扔木棍,但確認其之後仍有扔向閘內。法官指「咁咪唔成功囉」,葉不同意。

辯方續播放片段,顯示閘內有人拉出消防水喉向白衣人射水,被告站在欄杆前觀察。葉稱當時曾叫閘內人不要靠近欄杆,免刺激白衣人,又形容閘外一片混亂,疑有孕婦滑倒在地,身旁有市民包圍。他因擔心眾人會被白衣人襲擊,故再次招手,說「起身啦,你哋入返嚟先,唔好留喺出面。」

未幾,葉稱見到一身形較魁梧人士走近閘機打人,後來知道該人是外號「懵良」的林觀良。葉形容當時「好嬲」,再伸手指向林,一邊說「你唔好再打救護,做咩打救護,唔好阻礙救護救人。」其後,葉指閘外白衣人向閘內人士投擲垃圾桶蓋的金屬鐵環,於是再舉手指向鐵環,着他人「小心睇住舊嘢飛埋嚟」。

白衣人入車施襲「驚到瑟縮一角」

葉下午供稱白衣人入閘後感害怕,「驚畀佢哋打」。他指當時已覺元朗站不安全,但因未知出入口是否有白衣人,認為離開會「安全啲」,於是走上月台進入一架屯門方向列車,走到最裡面位置等列車開出。但等候約一分鐘,列車仍未開出,他稱聽到警察已到場「驅散咗白衣人」,於是離開車廂到樓梯觀望情況,但見白衣人仍在樓梯底聚集,形容「群情洶湧」,因未見警察蹤影,遂返回車廂。

白衣人之後衝入車廂打人,葉形容自己「驚到瑟縮一角」,見到有人按緊急制,但未有聽到車長講話,期間亦有人打開雨遮阻擋白衣人攻擊。辯方問葉如何形容車廂情況,葉稱是「恐怖、暴力、震驚」。

葉指車廂曾有廣播,要求乘客離開車廂,但因為車內人「迫實咗」,自己沒離開車廂。他憶述車廂內有人坐在地上觀察傷勢,亦有人哭喊,問「點解會發生咁嘅事」,地上佈滿雜物、玻璃碎等。葉指車門曾多次嘗試關閉,在順利關門開車後,終在天水圍站下車、轉乘的士回家,又指當時心有餘悸,認為朗屏站和元朗站好近,擔心白衣人在附近,「搭多個站安全啲」。

沒就事件報警作證 因任警察親屬稱 721 被定性為社會事件 

辯方問葉,最終有否為當晚事件作證人。葉指沒有,解釋回家後見警方介入事件,而任職警察的姐夫和妹夫向其表示,721 事件已被定性為社會事件,形容自己「唔想牽涉當中」;加上太太患有情緒病,不希望她有太多顧慮,故最終沒有報警。辯方最後問被告當晚有否挑釁任何人、襲擊任何人及參與暴動的意圖,葉均指「沒有」。他供稱當晚行為是「阻止白衣人襲擊,以及保護他人、保護自己」。

辯方完成主問,案件明日續審,由控方進行盤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