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721 審訊第 41 日|控方質疑「憑咩保護他人」 被告:盡能力,做到幾多得幾多

分享:

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與另外六人,在 721 元朗站襲擊事件,被控一項暴動罪,案件今(7 日)於區院展開第 41 天審訊。控方今盤問第四被告葉鑫昇,質疑葉除與長者議題有關外,對社會發生的事漠不關心,但 721 當日就「好有正義感」;又質疑葉講法矛盾,稱白衣人是黑社會、是為挑釁行為找藉口。

葉昨日供稱返回閘內是為保護自己和他人,今遭控方質疑當時手無寸鐵,憑什麼保護;法官陳廣池亦追問,「憑咩底氣,有咩quali…」。葉形容「就係睇唔過眼,一股傻氣」,重申當時是盡能力望阻止雙方衝突,「做得幾多得幾多」。

第四被告葉鑫昇今續作供,接受控方盤問。(資料圖片)

7.21 抵銅鑼灣方知有遊行 晚飯後朋友提醒雞地有聚集

控方代表律政司高級檢控官程慧明今向葉鑫昇展開盤問,葉確認自己家中無聘請家庭傭工,由太太獨力照顧小朋友。平日工作時間編制固定,正常情況下早上 8 點 45 分上班,721 翌日亦要上班。

控方隨後問葉對元朗的認知,葉供稱在 2017 年首次搬進元朗居住,之前住在將軍澳區、於藍田上班。搬進元朗後,工餘時間會和家人在該區活動,知道元朗有不少村落及原居民,但認識不深,亦沒有加入該區任何網上居民群組。

控方問葉,721 當日或之前有否收到元朗會有事發生的消息。葉稱當日出席朋友求婚派對和晚飯後,朋友提到元朗鳳攸北街及雞地有人聚集,「叫我小心啲」,但當時有追問朋友資訊來源,也因為回家路線不經雞地故「聽過就算」。 至於當日是否知悉港島區有遊行,葉稱出門時不知道,但搭地鐵到銅鑼灣站後,見到不少穿黑色上衣市民、其中有人戴口罩,才意識到該區有遊行;而當日中西區的警民衝突,葉稱翌日看新聞才知悉。

葉稱當日抵銅鑼灣後方知有遊行;控方質疑他對社會事漠不關心,但元朗站「就好有正義感」。(資料圖片)

控方質疑對社會事漠不關心 但在元朗站「就好有正義感」

控方問葉平時會否關心「社會上發生嘅事」,葉稱因工作關係,「長者方面資訊我會比較留意」,但社會發生的事情未必有留意。控方質疑葉除與長者議題有關外,「對社會發生的事漠不關心,但元朗站就好有正義感想保護他人」?葉表示不同意,認為沒關心社會事情,與見到「唔正確行為需要阻止」,兩者未必有關連。

控方之後展示影片截圖,顯示葉面向玻璃欄杆,正前方有一白衣人舉起標語牌。控方問葉,有否在任何階段見白衣人拿着寫有「保衞元朗保衞家園」標語牌,葉稱當時見不到。法官陳廣池追問,葉稱見白衣人手持木棍,「個牌咁大就睇唔到?」葉重申當時情急下,沒有留意。

控方質疑不覺黑衣人為黑社會 屬為挑釁行為找藉口

辯方主問時,葉供稱認為白衣人群體為黑社會;葉今在盤問下同意控方形容,抵大堂後閘內人士有指罵、在某些階段亦有擲物。控方問葉「黑衣人群體都有人激動掟嘢,但你又唔覺得佢係黑社會?」。葉稱閘內人士沒有持攻擊性武器,相反白衣人持藤條木棍,「必然我覺得佢哋係想衝入嚟打人」。

法官陳廣池介入問,為何閘外人持木棍就「必然會衝入去」。葉解釋市民不會持藤條木棍出街,而當時白衣人亦包圍出閘機,「好似隨時想衝入去打人」;陳廣池再指出,「包圍即係冇衝,衝入去唔會用包圍形容,你會用衝入去」。葉澄清是指不排除白衣人下一步會衝入去,在法官再追問為何是「必然」後,葉修正指意思是「覺得佢哋會衝入去打人」。

控方再問葉有否考慮,當時白衣人只想趕走黑衣群體,被法官打斷指屬要求證人猜度。控方緊隨連番指出,被告跳回閘內是想跟隨黑衣群體做法,向白衣人指罵;被告指白衣人為黑社會,只是跟從黑衣群體說法,目的是為挑釁行為找藉口;被告當時無視已出現破壞社會安寧情況,選擇加入黑衣群體一方,和白衣人對抗作挑釁。葉一律稱「唔同意」。

控方指葉「講法矛盾」,認為白衣人是黑社會,卻不認為「激動掟嘢」黑衣群體同為黑社會。(網上片段截圖)

葉:不認同「笠笠亂」形容但同意「一定唔妥」

控方之後盤問被告對社會事件認知,葉確認對知悉 6.12、6.21、7.1 衝突等事件 ,同意暴力事件參與者會有口罩、頭盔等裝備,著黑色衣物、使用雨傘造成傘陣等。控方問葉會否覺得閘內人士為暴徒或暴力示威者,葉稱不會,指認知「通常示威者係(針)對警察」。控方質疑說法,指示威「可能係有人反對的士加價,唔一定有特定對象」;葉解釋「示威通常都係喺街度示威畀人睇」,很少出現在地鐵站內。

法官陳廣池打斷表示不理解,稱 2019 年不少地鐵站被人大肆破壞,「特別係東涌」,葉稱印象中 2019 年前沒有人破壞地鐵站;陳廣池再追問 721 後有地鐵站被扑爛、射水等,葉重申在 721 前未有見過。

控方向葉描述當日閘內外雙方互相指罵,有人兇神惡煞向另一方說話或做動作,雙方都有作出實質襲擊,元朗站已非平日市民正常出入狀況,葉均表示同意。控方問,「俗啲嚟講現場係笠笠亂?」葉指 「係覺得有問題」,法官追問是否覺當時「唔係笠笠亂」,葉指不是。陳廣池聞言指「咁你模棱兩可喎」,葉解為「笠笠亂」形容好大件事,但自己和他人能出閘,港鐵亦正常運作,重申當時「一定唔妥」。

控方質疑「手無寸鐵,憑咩保護他人」 

控方關注葉供稱留在閘內,目的之一為向警方作證,問葉除白衣人行為外,是否「唔覺得黑衣人行為要報警」。葉稱會隨警方調查描述發生事件,但因自己是先見白衣人施襲,會將該情況告知警方。控方再指出黑衣人曾開消防喉射水,「呢啲你覺得無問題?」葉稱「當時覺得冇」;控方再問葉黑衣人擲物是否襲擊行為,葉稱視乎意圖,「如果對人掟一定係襲擊」。

控方指出葉的立場是白衣人行為不當,而黑衣人行為就不用理會,葉不同意。控方續指若葉「純粹觀察」,可有較安全做法、不用跳入閘內;葉重申是擔心持武器的白衣人手,衝入閘打人引發激烈衝突,入閘是希望透過警告,「等白衣人唔好貿貿然衝入嚟」。

控方質疑葉當時手無寸鐵,「憑咩保護自己同其他人?」。葉稱「盡我最大能力」,希望透過警告制止白衣人,若能拖延、待警方出現處理已算成功,又指不同階段有不同情況,已盡最大能力阻止,「唔係有心想引起更多事端」。

法官陳廣池追問葉「憑咩底氣,有咩quali,認為咁嘅情況……憑咩自信以為透過你把聲可以喝止對方行事?」葉表示,「就係睇唔過眼,一股傻氣?」稱自己不懂形容當時感覺,「淨係好想阻止閘外嗰班白衣人」,重申已有人報警、警察將到場,是盡力「做得幾多得幾多」,令雙方不會有激烈衝突。

控方質疑葉手無寸鐵「憑咩保護自己和他人」,葉重申是盡其所能,「做到幾多得幾多」。(網上片段截圖)

控方指被告明知白衣人「只想閘內人士離開」

控方之後提到葉向圍欄扔水樽,問葉是否認為「以暴易暴」正確?法官打斷指問題與證人答案有出入,「以被告講法,佢掟水樽係阻止行為」指傷人、以暴易暴未必相同。控方修正問題後,葉同意有更好方式處理,但強調事情突發,未能慢慢思考最好做法,「咁近掟木棍入來殺傷力好大」,故回扔膠樽阻止。

控方問葉是否留意到白衣人只想閘內人士離開,葉表示不同意,覺他們欲施襲;控方質疑若白衣人想打人,欄杆和閘機是「攔唔到」,葉在法官追問下同意,白衣人可跳入圍欄及閘內施襲。控方續指在片段中,葉在黑衣人群體較前位置,積極參與暴動行為;明知白衣人只為趕閘內人士離開,仍選擇參與黑衣人群體與白衣人對抗挑釁、作暴力行為,葉一律稱「唔同意」。

控方指曾三次向白衣人招手 葉:叫長者返回閘內

控方之後播放片段,指葉在白衣人扔木棍前、已先扔水樽,葉不同意;控方續指片段

有人叫「黑社會唔好走」屬挑釁,葉是其中一份子,其行為並非阻嚇,而是引起事端和混亂,葉否認。法官問葉現場有否聽見,有女子「尖聲不斷講粗口」,葉表示事隔多年記憶混亂,但當時「無乜為意嗰啲聲」;官續問他當場是否見到「傘陣」,葉稱看見有人開遮,但不認為是傘陣。

控方之後播放大堂閉路電視片段,指出葉曾三次向白衣人招手,「唔係阻嚇對方,係挑釁」。葉解釋稱當時看見一位長者在閘外徘徊,擔心他被白衣人襲擊,所以招手籲其返回閘內。控方指片段顯示葉在閘機前彎身拾起縮骨遮、扔向閘外,葉同意。

控方最後指出葉多次向白衣人作挑釁,包括擲物,目的非保護他人或觀察,而是純粹作對抗性行為,引起混亂;葉跳入閘內是為參與非法集結,藉出現和留守支持付費區內同一立場群體,壯大聲勢,與本案其他被告和不知名人士一同參與暴動 。葉一律不同意。

葉在法官陳廣池追問下稱,閘內人士用消防喉射水或因「現場有需要」,但認為用滅火筒有點過份。(網上片段截圖)

葉:射水或有需要 滅火筒則「有一啲過份」

葉之後在代表大狀覆問下解釋扔遮行為,稱見到外號「懵良」的林觀良走近閘機打人,故將傘扔到懵良前方地下阻嚇。葉重申跳入閘是為了阻止白衣人施襲,而在目擊白衣人施襲後,決定留下作證人和觀察。至於為何認為黑衣人行為無需舉報?葉稱當時白衣人向閘內施襲,閘內人群是想阻嚇、要求對方停止,認為閘外白衣人較危險。

法官最後問葉對閘內人士使用消防喉射水感覺。葉思考良久回答,「可能現場有咁嘅需要」,法官追問原因,葉指不清楚射水者情況,「可能都係想啲白衣人退後」。法官再指後來有人用滅火筒,再問其感覺;葉稱覺得使用「有一啲過份」,因滅火筒或令人窒息,「覺得係咪必要?」葉又在法官追問下,指自己在 721 前,並不認知林卓廷及其身分。

案件明日續審,第五被告鄺浩林將開始作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