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721 審訊第 42 日|第五被告供稱舉食指向手機 陳廣池:「放大啲,我睇到係中指」

分享:

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與另外六人,在 721 元朗站襲擊事件,被控一項暴動罪,案件今日進入第 42 日審訊,第五被告鄺浩林開始作供。辯方播放片段顯示被告曾揮動手指,法官陳廣池一度認為被告舉中指,辯方則爭議為食指。陳官要求放大和重播片段,多次播放後,控方表示未能確認是中指或食指;陳官續問動作有何意思,被告解釋當時用食指指向手機,向白衣人示意:「錄晒佢哋嘅行為、唔好走。」

文字:HT

第五被告鄺浩林今開始作供,他供稱當日叫白衣人「唔好郁手」、又承認曾向揮棍打閘機白衣人擲物。

今年 30 歲的鄺浩林,居於屯門大興邨。他 2012 年中六畢業後到西廚學院進修,2015 年畢業後任職廚師。7.21 當晚,鄺浩林在元朗形點餐廳 La Postre 獲編夜更工作,因為清潔及客人遲了離開,於 10 時 20 分左右離開餐廳。

等車期間睹女士受傷 留在現場以免有人再施襲 

根據供詞及八達通付款紀錄,他下班後前往元朗西鐵站,準備搭乘西鐵回屯門,於 10 時35 分入閘,在月台等候往屯門列車;他形容期間聽到背後傳來「嘈吵聲音,好似有人嗌救命」,於是轉身嘗試透過玻璃欄杆向下面大堂望,但看不到發生何事。鄺於是落樓梯望向 H 出口方向,見到客戶服務中心位置有 3 至 5 個穿白衫人士,「翻越欄杆」從付費區跳出行人通道,隨後見到對出、付費區內有一名女士頭部流血,傷者身旁人士說是剛才的白衣人施襲。

鄺表示當晚候車期間聽到大堂呼救聲,到達大堂後見到白衣人「翻越欄杆」、有女士遇襲流血。(網上片段截圖)

辯方在庭上播放多段影片,見到被告在樓梯位置附近徘徊,他解釋因有人將傷者移到女廁以等待救護員,於是在一旁看著其他人移動傷者,稱留在現場是不想讓施襲者再襲擊女士。他及後留意到有人聚集在付費區內,遂留下了解發生何事。法官陳廣池追問聚集人士的衣著顏色、有否帶傘,被告指衣著不是單一顏色,亦無留意眾人有否帶傘。

法官又質疑,被告為何不守在女廁門口,「你都幾健碩,唔打得都睇得」,被告回應指當時較想知道現場發生何事。從呈堂片段所見,站內越來越多人聚集,被告稱眾人討論地下血跡、物件,之後聽到時任立法會議員林卓廷稱,「聯絡了元朗區的警方,不好笠亂出閘,出面好多黑社會」之類話語。

當影片顯示付費區內外人群增多,陳官再問鄺是否留意到穿深色衣服人群聚集、有否叫囂,被告答有留意到聚集、但並無叫囂。鄺指持續在付費區內徘徊,是聽聞指警方很快到場,「我自己比較長時間喺度,所以留低睇吓會否幫到警方的工作,四周了解吓情況。」

片段顯示鄺曾雙臂上揚,他供稱向白衣人說「警察嚟緊,你咪入來囉。」(網上片段截圖)

曾叫白衣人「唔好郁手」、「警察嚟緊,你咪入嚟囉」

被告其後到 F 出口附近,見到大批穿白衫人士,形容「與翻越欄杆的人衣著差不多」,「兇神惡煞」地向付費區走來,手持木棍。被告此時拿出手機錄影,斷斷續續拍了五、六段片,希望留下紀錄予警方作證。法官問他之後有否將片段交予警方,被告稱不記得。

辯方繼續播片,元朗站的閉路電視見到當晚 10 時 48 分左右,白衣人向閘口聚集,鄺供稱他們用粗口罵閘內人士,又說「出嚟吖,出嚟打死你哋」之類話語,他因而聯想到早前被白衫人襲擊女士。陳官追問閘內人士有何言行,被告則指與閘外人士類似,「好似對鬧」。

呈堂片段見到被告用手機錄影,期間一度舉起右手向上揮,被告稱當時見到閘外白衣人用藤條襲擊附近人士,於是叫他們「唔好郁手、唔好打人」,手部動作無特別意思。另一片段見到被告雙臂上揚,被告解釋:「因為當下聽到叫人出嚟,我就純粹接著講『警察來緊,你咪入來囉。』」陳官質疑是否「咁文皺皺」,用「警察」而非「差佬」?被告答不記得。

鄺供稱閘外白衣人傳來「出嚟隻抽」等說話,被告於是問「你講乜嘢呀」,陳官隨即介入,認為被告必然知道「隻抽」意思,不解他為何有此提問。被告指:「我唔明點解叫人出去隻抽,唔理解點解要講呢句嘢。」陳官又突然問被告當時是否戴上鴨嘴帽,被告答:「唔係,頭髮來的。」

片段顯示被告曾舉手揮動,辯方和法官爭議是食指抑或中指,重播片段多次後控方稱未能確認。(網上片段截圖)

被告稱舉起手指示意拍片 法官:「我睇到係中指」

片段顯示之後有白衣人追打一人,被告稱曾打算上月台搭車離開,但很多人擠在樓梯,又聽到「無車走、上面走唔到」,思考後決定留在大堂。被告解釋因在月台看不到大堂情況,較不安全,「如果我有啲咩事,要逃跑、逃命的時候,會安全過在上面。於是繼續留在樓下,拍攝情況,留個紀錄。」

之後有三、四名救護員到場,鄺稱已有人為救護員帶路到傷者位置,故當下著眼於拍攝現場情況。他續指見到白衣人往另一邊付費區跑去,擔心他們會經對面上月台,於是向白衣人說「唔好走,警察嚟緊」。片段見到被告揮動手指,鄺指是食指,陳官兩度要求重播片段欲釐清是中指抑或食指,又稱「放大啲,我睇到就係中指來的,大家知道,唔好太過天真,話竪起中指點解都唔知。」

反覆播放片段後,被告大狀、多位辯方大律師都表示是食指,控方則稱未能分辨。陳廣池續問舉手指意思,鄺稱手指是指向手機,「即係錄晒佢哋嘅行為,唔好走的意思」。

鄺承認曾擲物阻嚇持棍狀物敲打閘機的白衣人。(網上片段截圖)

被告認曾擲物欲阻嚇白衣人 逃跑期間後腦遇襲

之後播出的片段顯示閘外,穿粉紅衣男士襲擊記者何桂藍、有女士倒地,閘內有人射水。當時有白衣人持棍敲打閘機、有人拋出黃色柱狀物件;被告承認撿起地上物品「掉出閘,想阻嚇白衣人」,但不記得拾起的是何物、指物品是擲中閘機。

片段之後見到鄺雙手一度抬高、手心向自己,他解釋當時留意到人群擠在自己背後,示意人群褪後以便逃跑。鄺續供稱白衣人之後衝入,他轉身逃跑但人群擁擠,「跑的時候頭後方受到一下重擊,摸一摸已經流緊血,有人來問我是否受傷,然後扶我去H、J出口。」被告後來才知悉,當時扶助他的人正是同案第三被告陳永晞。

鄺之後由兩名自稱屯門醫院急症室救護員處理傷口,然後送上 J 出口救護車,到博愛醫院接受治療。他引述醫療報告供稱,右邊後腦流血受傷,縫三針;右手無名指有瘀傷;左背有瘀傷。鄺在主問下重申之前從未參加過任何香港遊行,也不認識當晚現場人士。

控方律政司高級檢控官程慧明之後盤問被告,先圍繞被告對元朗、社會事件認知。被告供稱,7.21 前不知道 6.12 事件,對於 6.21、7.1 則有少少認知,因在外用饍時或看到電視新聞。控方問鄺是否留意到「暴力示威者」有口罩、頭盔等裝備,會用遮組成遮陣,鄺稱有從新聞見過;他在盤問下稱,留意到當晚有人穿著深色衣服,見到有人開遮但不同意是遮陣。他承認當日在場目的,一方面是觀察、了解發生何事,另一方面是保護自己和他人,及後只是因白衣人行為、動作而需阻嚇白衣人。控方明天將繼續盤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