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721 審訊第 43 日|控方指林卓廷有「領袖風範」被告「唔覺」 指以手勢、粗口、擲物挑釁白衣人

分享:

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與另外六人,在 721 元朗站襲擊事件,被控一項暴動罪,案件今日進入第 43 日審訊,第五被告鄺浩林完成作供。控方今播放片段,指被告向白衣人搖動手指、講粗口,以至四次擲物,意在挑釁白衣人、留在現場壯大「黑衣人」聲勢,被告一律表示不同意。控方又在盤問時指,案件首被告林卓廷當晚向市民說「唔好出去」,問鄺「係咪得佢一個人,有呢個領袖風範」;惟被告表示「真係唔覺」,強調當晚並不認得對方就是林卓廷。

文字:HT

第五被告鄺浩林今完成作供,控方指控其以手勢、粗口、擲物挑釁白衣人。(資料圖片)

今早開庭後,在第七被告楊朗的代表大律師盤問下,鄺浩林稱當晚抵達大堂後,見到有女傷者被三至五人扶入洗手間,其中一人就是同案的第七被告。

供稱不留意新聞 事後幾日才知悉 7.21 社會事件

代表控方的律政司高級檢控官程慧明之後進行盤問,被告稱不知道當日中西區有警民衝突、中聯辦外有人示威等,是事後看新聞才知悉情況。他指 7.21 當晚回家後直到 7.22 ,都沒有透過電視、上網、收音機等了解到中西區和元朗區在 7.21 發生的事;是在幾日後在外出用膳看到新聞,或看到父親所買《東方日報》的標題,才知悉當日的社會事件,但不記得具體時間。

控方追問被告會否看父親所買報紙、或其父會否在家看電視新聞,被告指不會看報紙,家中電視壞了以後未有再添置。控方昨日盤問下了解被告對 6.12 無印象、對 6.21 及 7.1 等則有少少認知;今日再問被告對於 2019 年 6 月中起,和平集會演變成暴力衝突可有留意,被告供稱無留意,但在控方追問「完全冇?食飯會睇到」下,承認「有少少呢方面的資訊。」

控方今問被告林是否有領袖風範,被告指「唔係係覺」,稱不認得他是議員。(網上片段截圖)

控方:林卓廷有領袖風範 被告:唔係好覺

控方的盤問重點續落在同案首被告林卓廷,嘗試向鄺浩林了解林當晚的角色。控方問他曾否見過首被告林卓廷出現在直播,鄺稱「冇印象」,在追問下稱案發前,記得有聽過林的名字,但對其樣貌、外型都沒有印象。鄺稱當晚見到林在付費區內說,「聯絡了元朗區警方,唔好笠亂出閘,出面好多黑社會」,但沒留意他之後的言行。

鄺同意控方指,當時只有林主動向其他人講話,但當控方問到林是否「係咪得佢一個人,有呢個領袖風範」時,林聞言發笑;鄺則回應:「當時真係唔係好覺。」法官陳廣池再追問,鄺重申:「其實真係無。」

法官續問及,被告是否悉林卓廷是當時的立法會議員,鄺稱不知道;控方問他當時認知林卓廷是什麼人,鄺答「男人」,引起庭內一陣哄笑。鄺補充知道對方是男性、議員,但不知道林卓廷是區議員。陳官要求釐清,斥「全世界都知他係男人,無意思的,無人會話他係女人」;鄺續指當時知道「林卓廷」是議員,但「當晚嘅我唔知道佢係林卓廷」,重申 721 整晚都不知道首被告就是認知中的林卓廷,沒有留意他行為。

被告供稱當日欲觀察了解現場,並拍片將紀錄交予警方。(網上片段截圖)

被告供稱欲觀察現場 法官:「你求知欲都好高」

被告昨天供稱留在現場的目的包括:一、觀察了解現場情況,拍片將紀錄交予警方;二、保護自己;三、見白衣人襲擊時,想阻嚇對方。控方追問下,被告稱當時現場情況危急,要應付突發事件,難言當刻的「主要目的」。陳官追問何謂突發事件,被告指「白衣人來到已經係突發事件,他們的動作、行為,對我來說都係突發事件。」

控方續問被告為何覺得自己有責任應付,被告指不曾講過覺得自己有責任,而是「因為呢樣嘢發生在我身上,我只係應付關於我自己的突發事件。」指當時在現場,感覺有機會成為被襲擊的目標,承認控方所指無人指示他、行為是自發,又指沒有保護其他人的想法。

控方又盤問被告欲觀察現場說法,質疑「知嚟做乜?」被告稱作為普通市民都想知發生何事,舉例在街上遇打劫都會想知,控方程慧明隨即道:「我唔會」,被告反駁「至少我會。」法官介入指被告求知欲高,要求被告進一步說明,被告指難以一一羅列。在法官連番追問下,被告說:「未知道的知識,可能煮野食囉,都係九唔搭八嘅野,好多好雜嘅野。」七度追問後,被告指「睇吓當時邊方面勾起興趣。」法官始放棄跟進。

控方指出被告稱想了解現場情況,但從沒向受傷女士或更早到場的人士查詢,被告同意,解釋因較害怕與人談話、不諳社交。控方反指:「但當晚你同白衣人好多對話。」被告回應:「那些不屬於社交。」

控方質疑被告站在前方拍片,與保護自己的目的矛盾;被告解釋當時相信警察「好快到」。(網上片段截圖)

控方指被告站前方拍片 與保護自己目的矛盾

被告另稱另一目的是保護自己,因見到白衣人手持「架撐」、攀入欄杆施襲、擲物。控方指出,保護自己的最有效方式應該是離開現場;被告解釋指當時相信警方「好快到」,拍片紀錄後可交予警方,也不會走近欄杆與白衣人接觸。控方再質疑被告可站在人群中、卻站到前方拍片,做法矛盾。被告答:「我唔覺得有矛盾,我當時諗法係咁,幾分鐘前已經有人話報了警、警察好快到,我相信都好快到,所以我當時就做了咁嘅決定。」

控方續針對現場人士衣著、裝備展開盤問,指出付費區內外越來越多人聚集、穿戴口罩、頭盔、深色衫,「甚至室內開遮」,問鄺有否預計會有暴力或破壞社會安寧情況發生。被告稱「冇,因為出面白衣人已經用緊暴力、發生破壞社會安寧事件。」陳官認為問題有混淆,應先界定範圍為付費區內,控方遂收回;在釐清問題後,被告稱留意到付費區內有人戴頭盔、開遮,但沒聯想到有暴力或破壞社會安寧情況。

被告在現場拍攝了幾段片,但在盤問下表示不記得有否主動將片段交予警方。控方指呈堂證物中,沒有一條片是從被告視角拍攝。被告供稱不肯定警方在 2020 年 8 月 26日拘捕他時所撿取的手機,與案發當晚是否同一手機,因期間曾因壞機而換機。控方再追問被告曾否將片段交予警方,被告稱當日受傷後記憶不太清晰,控方隨即指:「但你又好記得 D7 扶女事主?」被告指因近來經常看到相關事宜,勾起回憶。

控方指被告從沒想過離開現場

下午控方針對被告向白衣人擲物盤問。控方問鄺有否留意,被告或身邊人越是擲物,白衣人就越激動,被告強調:「他們一來到已經好激動。」認為未有因有人擲物而更激動。被告在盤問下稱,見到「保衛元朗」、「保衛家園」標語牌,但不理解;控方提出,有否想過白衣人是希望閘內人士離開,被告表示「唔覺得有呢個諗法。」控方續指出:「你由頭到尾的想法係白衣人想打閘內人。」被告同意。

被告昨日供稱在某階段曾打算離開,但因聽聞列車停駛放棄。控方盤問下,鄺解釋當時眼見襲擊升級、警察又未到達而欲離開;他當時相信身邊人所言,以為列車已停駛,是之後才知悉列車仍然運作。

控方播放片段顯示有市民「如常拍卡出閘」,閉路電視片段則顯示被告在樓梯底徘徊有另一條扶手電梯人流疏落,但被告未有嘗試上月台求證。被告表示「無特別想考證」,認為沒必要走到另一邊上月台。控方指被告追隨白衣人動向、與他們對抗,從沒打算離開,被告表示不同意;控方再播出月台閉路電視片段,指被告一開始是挨在欄杆,而不是在候車位置,其關注點一直在大堂,而不是想搭車走,被告亦不同意。

控方再播放被告揮動手指片段,指手指非指向電話;被告重申是手指與電話「相對平排」。(網上片段截圖)

控方指被告揈中指、講粗口 

控方再次播出被告向白衣人揮動手指的片段,法官昨在庭上曾爭議,該手指是中指抑或食指。控方今最初表示「不斟酌」,續要求被告伸出右手舉起五隻手指,確認所有手指齊全。被告供稱舉起食指是指向電話,控方質疑手指在電話前方至少 4 至 5 吋,根本不是指著電話,也看見是中指;被告重申手指在電話旁平排。陳官質疑被告左手曲、右手直,兩手如何平排,被告稱「唔係好睇到」,追問下再指「咁相對平排,因為始終唔係去到手機前 4 至 5 吋距離。」控方指被告不是指著電話,而是挑釁白衣人,被告不同意。

控方之後播放另一片段,指被告向白衣人講粗口。片段有人聲說:「喂,又走呀,傻閪」,同時見到被告的右手放在嘴邊,被告否認說出該話。片段接著又有一句「屌你老母,傻閪」,控方再指在被告揮動手指時說出,被告同意有揮動手指,但否認講粗口。控方向被告指:「你不斷用手勢、言語挑釁白衣人。」被告不同意。

被告認曾四度擲物

被告昨承認曾擲物,控方今播放片段指被告共擲物四次,被告同意。第一次是執起地上物件擲向穿粉紅色衫、向記者施襲男士,鄺解釋:「當下見到有女士被他們追打,想掉嘢阻嚇。」法官指留意到被告一度雙手按在閘機上,欲越過閘機到非付費區,被告承認當時曾欲幫忙,但發現跳不過去,同時見到有人襲擊,故未有跳出付費區。

控方指被告擲物向「懵良」,鄺指是擲中閘機以阻嚇對方揮棍。(網上片段截圖)

片段顯示被告第三次向白衣人擲物,控方稱是擲中白衣人「懵良」,被告則指是擲中閘機,想藉此響起阻嚇作用。片段顯示被告四次擲物,控方稱:「你可能掉了40次,這是畫面影到的第4次」,被告同意。

片段又見到之後被告作出招手動作,鄺供稱是為了阻嚇。陳官表示不明白招手如何達至阻嚇,被告管:「當時無深思熟慮,覺得可以咁樣做就做了。」控方總結指,被告並非為了觀察及拍片,而是參與非法集結;藉著自己的出現壯大黑衣人聲勢;作出挑釁行為,針對白衣人作出指罵、互相攻擊;作出挑釁並非阻嚇,本意是挑釁;與其他被告及不知名人士一齊參與暴動,被告一律表示不同意。

控方完成盤問後,被告代表大律師周慶澎覆問,問及被告第二次擲物原因。被告解釋因閘外有白衣人,將手上類似黃色雪糕筒物件擲入付費區、差點擲中自己,於是擲物阻嚇對方。鄺浩林作供完畢,第六被告尹仲明將於明天出庭作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