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721 審訊第 44 日|第六被告稱睹白衣人襲擊女士、持遮防備 法官四度問:「點解認為佢會打你」

分享:

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與另外六人,在 721 元朗站襲擊事件,被控一項暴動罪,案件今日進入第 44 日審訊,第六被告尹仲明開始作供。被告供稱 721 當晚在元朗站目睹白衣人襲擊女士,之後留在現場欲等救護員提供協助,期間為防備而從袋中取出雨傘,四度被法官追問為何認為白衣人會施襲;被告又指白衣人在站內襲擊市民,承認自己一度掟樽以分散白衣人注意力。

被告又供稱當晚 11 時 40 分到達天水圍警署欲報案,當時約有 50 至100人,惟警署落閘;等待期間,有一輛車高速駛近警署並向外面市民「射煙花」,被告於是回家。辯方大律師指出被告今日證供與警錄影會面有出入,尹確認今日證供內容正確,又指當晚煙花爆炸令自己記憶變得混亂,已盡力說出記得的事實。案件下周一續審。

文字:HT

第六被告尹仲明今作供稱目睹白衣人襲擊站內市民,又承認一度掟樽欲分散對方注意力。

被告代表大律師黎建華今進行主問,今年 52 歲的尹仲明供稱住天水圍天耀邨,中三畢業後入讀職業訓練局,1992 年取得電機系證書。其後曾任職萬寧的盤點組長,2004 年轉為萬寧的便衣保安。任職保安的兩年間,他負責截停涉嫌盜竊者及通知警方、協助調查。他曾舉報約百宗個案,以他所知成功入罪的有 30 宗,曾 10 次出庭作供,證供不曾被拒絕接納。

案發時,尹從事商用洗碗碟機安裝、維修及保養工作;他供稱在 7.21 當日收到四項工作,分別到觀塘、銅鑼灣、中環區維修四間食肆的洗碗碟機,在晚上九時多完成工作,之後搭港鐵晚上約 10 時 08 分到達元朗站,計劃到雞地附近食晚飯。

元朗站目睹白衣人襲擊女士

被告約 10 時 20 分到達雞地,但發現擬去的餐廳已關門,打算轉往附近食肆,但見到鳳攸北街約 30 至 40 名白衣人聚集,手上「拎住啲嘢揈吓揈吓,有啲直頭望我嘅眼神好古怪」。被告供稱白衣人聲浪很大、間中夾雜粗言穢語。陳官追問他們的聲音是否向著被告發出,被告稱不是;陳官再問「但你當日著白色衫」,被告反指「有咩關係?」陳官要求被告回答問題,被告遂答「係」。

被告稱原欲到青山公路巴士站搭車回家,但巴士 APP 顯示一段時間後才有車,於是轉經形點商場前往元朗西鐵站。晚上 10 時 40 分,尹在元朗站 F 出口聽到有女人大叫救命,他步入站內後「見到右邊幾個白衣人打緊一個著深色衫的女士」;他當時在閘機旁玻璃欄杆位置,向白衣人嗌了一聲「喂唔好打」,但不獲理會。

尹仲明供稱當日在閘外,目睹白衣人襲擊女士後離開,自己一度從袋中取傘作防備。(網上片段截圖)

被告持傘防備 法官四度問「點解認為佢會打你」

尹向旁邊已在場的兩名女士查詢,對方表示不知道發生何事,稱「衝入去就打人」,他之後見到被襲女士被追至扶手電梯,消失在他視線範圍。辯方續播出元朗站閉路電視片段,顯示被告在現場觀察至少兩分鐘;片段中有白衣人跳入及跳出付費區,被告指認得其中兩個是向女士施襲的人,於是「嘗試記住」他們,以便告知警方。被告見到白衣人從 F 出口離開後,決定入閘。

陳官問及,被告右手拿著什麼,被告稱是雨傘,解釋指當時他向在旁人士查詢現場情況時,兩名白衣人曾擰轉頭望他,於是從袋裡取出雨傘。陳官問「點解認為佢會打你」,被告解釋指如果被打可以「擋一擋」;陳官再追問為何認為會被打,被告指:「他在前面已經打人,又望一望我」;陳官認為被告無回答提問,被告稱:「我唔知,我唔知他點解打人」;陳官第四度問及原因,被告說「只係防備」。陳官這時轉而問被告下巴黑色是甚麼,被告答「鬚來的」。

擬找救護員 沒留意林卓廷

閉路電視片段顯示被告之後拍卡入付費區,尹稱走到客戶服務中心附近,見到有女士坐在地上、血流披面。被告認得傷者是剛才被白衣人追打女士,約十名男女正協助止血、報警,之後有人扶傷者入女廁止血。被告供稱與他們均不相識,又指以前做過保安,有經驗預計警方約 5 至 10 分鐘後到場;他打算留在女廁外等待救護員、帶他們到女廁,並可為警方做證。

被告(右方白衣黑褲者)確認聽到林卓廷籲閘內人士不要出閘,但沒留意林與他人對話。(網上片段截圖)

不久後,他聽到一把男聲呼籲閘內人士不要出閘、外面很多黑社會、已經聯絡元朗警方,他在主問下確認該男士是林卓廷,自己不認識對方但能認出。被告續供稱,大概在距離林卓廷 4、5 米的地方聽到,但沒留意他與其他人之後的對答。陳官問及,聽到林卓廷提及「黑社會」,有何感覺,被告指「無乜感覺,我覺得係壞人囉」;陳官追問下,被告指應該是形容那批白衣人。陳官再問到,林卓廷在現場有否令他覺得奇怪,被告稱不覺得。被告供稱,當時關注點不在林卓廷身上,行來行去是為了留意救護員。

曾向白衣人掟樽 有人持水喉射水令白衣人退後

一段時間後,被告見到 F 出口突然衝出十多名白衣人,在付費區外包圍閘機,向閘內人士指罵、攻擊圍欄附近人士;圍欄外也有人遇襲,包括一名穿黑衣男士在行人通道遇襲。被告稱「見到地下有個樽,就執起向嗰邊方向掟去」,解釋是為了分散白衣人注意力,好讓該男士逃脫。被告之後返回女廁附近,留意到有救護員由閘內走近,於是告訴他們女廁內有傷者。

尹承認自己曾掟樽,以分散閘外白衣人注意力,令遇襲男士可逃脫。(網上片段截圖)

幾分鐘後,尹稱見到欄杆外有一男一女與白衣人爭執,觀望期間「突然間有條水喉在身邊行過」,陳官要求澄清,被告稱是有人持水喉行過。被告指是先到有水,再見到水喉以及持水喉的人。被告指「跟住我意識到水喉想分開男女同白衣人」,法官追問他如何辨識到意圖,尹解釋因持水喉人士向白衣人方向射水、想白衣人退後,他亦留意到白衣人退後。

陳官再追問被告見到射水有何感覺,尹稱第一刻有疑問為何有水喉、然後「先意識到水喉想分開白衣人」;法官指被告「又擬人化咗水喉」,被告澄清是意識到持水喉人士意圖,想白衣人退後。被告之後回到女廁附近等警察到場,指當時廁所內仍有 5、6 名傷者。

在月台睹白衣人向列車乘客施襲

尹之後感覺到閘內人士向自己前方的 J 出口跑,向後望見到有白衣人入閘,於是向前走跳閘,回頭見到近 F 出口位置很有多白衣人。他走到控制室旁邊拍門,想了解職員是否知悉站內事件,惟無人應門。不久,J 出口有幾個白衣人出現,尹於是躲在售票機附近,又見有白衣人從 H 出口衝入、有白衣人追入商場。避開白衣人後,他從 J 出口離開元朗站,見到樓下有救護車,一度問救護員可否載他離開被拒絕。

被告於是嘗試經行人路前往輕鐵站回家,但路上見到白衣人向自己走來,手持「長形的棍」,唯有搭扶手電梯回到站內,即折反 J 出口。被告稱當時 J 出口一邊大堂相對平靜,他上到月台聽見嘈吵聲,「上到去之後見到白衣人圍住車門喺度襲擊緊乘客」,他指白衣人攻擊往屯門方向列車乘客,於是躲在月台另一邊,趁白衣人不為意時走樓梯返大堂。

欲到天水圍警署報案 警署落閘有人向市民射煙花

被告指一度欲經商場的 K 出口離開,但想起白衣人曾追出商場,F、G 出口亦有很多白衣人,最後經 J 出口離開,之後到輕鐵站成功上車。當晚約 11 時 40 分,被告到達輕鐵天耀邨站,然後到天水圍警署打算報案。他供稱見到警署外有 50 至 100 人,警署落閘,「我在門外等了20分鐘,警署依然落了閘,無人報到案,包括我在內。」

陳官問是否所有人都是往報案,被告指不清楚,但很多人要求報案。陳官續問是否知道為何突然多人到警署報案,被告答是因 721 元朗站事件;法官再追問如何知悉,被告稱「因為常識」。法官再連番追問,被告先後表示「用我個腦諗」、「耳仔聽到談話」,解釋認為在場全部人都是因西鐵站事件前往報警。

被告繼續供稱,在警署外等候了約 20 分鐘,到附近便利店買飲品後、再回警署等待,但行近警署時目睹一架車高速駛近,「向警署出面的市民射煙花」。被告見有人輕微燙傷接受護理,於是決定回家。他供稱事後未有再報警,因已不記得施襲者特徵,認為對警方無幫助。

證供與錄影會面紀錄有出入 被告稱記憶混亂

主問尾聲,辯方續處理被告證供與警方錄影會面紀錄有「輕微出入」部分。被告向警方錄口供時稱「食完嘢」搭西鐵回家,但今日證供指他當晚並無「食嘢」;被告澄清今日證供才正確,解釋指「被煙花炸了一下之後,我已經崩潰了,所有嘢都係混亂」。陳官要求澄清「被炸」的意思,在連番問答下,被告指 「我係見到個煙花在面前爆炸」,引起庭內人士發笑,陳官一度要求指出是誰發笑,有被告稱是打嗝。

被告續供稱煙花在面前爆炸後,所有記憶變得混亂。陳官再要求澄清煙花有否炸到被告,被告稱「喺我面前爆炸」,確認沒有炸到自己。辯方繼續釐清被告供詞,包括是拍卡入閘抑或是跳入閘、有否送傷者到救護車等,被告均表示採納今天證供,指當時記憶混亂。

陳官質疑尹為何不在錄口供時向警方稱「不記得」,被告說因想盡量協助警察;法官質疑:「想盡量協助警察調查,因此將混亂的思緒講出來?」被告說是將當時記得的說出,再被法官批評指說不記得就可以,被告不同意:「我係混亂,唔係唔記得」。陳官指被告是幫倒忙,被告稱:「係幫我自己倒忙。」

被告代表、大律師黎建華續指,尹在會面紀錄時嘗試將記憶說出但混亂,被告同意。黎續問今天作供有無混亂,被告說「應該都係混亂」;黎一頓再問今日作供是否被告所記得的事實,被告稱是看過很多警方影片後作出的事實,又指「雖然未必所有事都正確,但盡了力。」辯方最後問被告是否有意圖傷害人、參與非法集結、參與暴動,被告一律表示沒有。其他辯方大律師沒有盤問,陳官將案件押後到下周一續審,料被告將接受控方盤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