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721 審訊第 45 日|控方屢指被告「記憶混亂」 盤問家中搜出「V煞面具」遭官制止

分享:

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與另外六人,在 721 元朗站襲擊事件,被控一項暴動罪,案件今日進入第 45 日審訊,控方開始盤問第六被告尹仲明。控方今在庭上引用 2012 年的入境處表格、OpenRice 圖片以及新聞片段,多次質疑被告「記憶混亂」,將「唔同事件撈亂喺 721 發生」,被告不同意;庭上控方一度在被告家中搜出的「V煞面具」盤問,遭法官陳廣池認為「過左軚」而制止。

尹作供完畢,案件明日續審,第七被告楊朗將上庭作供。

第六被告尹仲明今續接受控方盤問,多次被質疑記憶混亂。(資料圖片)

控方引 2012 年入境處文件指被告「記憶混亂」 

開庭後,控方重點落在被告曾供稱自己記憶混亂。被告供稱住天水圍天耀邨,律政司高級檢控官程慧明今呈堂一份,被告在 2012 年更換身份證的入境處文件,當中顯示居住地址為天澤邨某單位;尹確認文件由自己簽名,但稱沒住過天澤邨,而表格上的單位號碼、則是其妹妹住另一條屋邨的單位號。

區域法院法官陳廣池打斷盤問,指觀察到文件未必為正本,不想盤問擴大至涉及提供虛假資料;被告代表大律師黎建華同就事件表示關注,指理解控方盤問方向,並非向被告作出實質指控、但認為會有相關危機。控方之後補上文件正本,被告在盤問下稱住址、電話、公司地址、職業一欄均「唔似自己寫」,亦不記得是否有人陪自己申領證件。控方指出被告對個人很多事件記憶均含糊混亂,尹思考片刻後稱「都同意」。

控方追問被告為何要到元朗晚飯

控方之後問及 721 當晚,被告為何由搭巴士改搭西鐵往元朗。被告指晚上九時多在蘭桂坊完成工作後,在畢打街見電車路滿是人群,認為沒巴士可駛至。法官追問是什麼人,尹指是「遊行嘅人」;法官再問他如何得知當日有遊行,尹稱當日在港島區工作,會留意該區活動,平日無工作時亦會看新聞。

控方關注被告供稱原計劃搭巴士回家,為何突然改往元朗晚飯。尹指中環區有兩輛巴士能回家,其中一輛往元朗,平日搭車亦會中途下車吃飯。控方追問為何不留在中環晚飯,尹指中環「冇乜嘢食」,「咁多人我梗係快啲走啦」,又稱工作地方雖為食肆但多是酒吧。控方續指中環亦有茶餐廳粥粉麵飯,被法官打斷指被告已回答,「唔好沒完沒了」。

控方屢追問第六被告為何要到雞地食飯,質疑他明知有事到現場,遭官打斷稱「唔好沒完沒了」。(網上片段截圖)

呈 Openrice 菜單指記錯營業時間 質疑被告到雞地是知悉有事

尹供稱擬往雞地「奇趣屋」晚飯,控方問尹是否知悉餐廳經營得較夜,尹稱在 721 數月前,在工作後曾到該處吃飯、離開時已 11 時多。控方質疑尹會否記錯餐廳和時間,尹指「唔會」;控方續問為何要大費周張落車晚飯,尹則指天水圍住所附近只有一間24 小時麥當勞,而該餐廳「已經係最近西鐵可以食到嘢嘅地方」。

控方其後呈上兩張 Openrice 菜單截圖,指該餐廳營業時間為朝七晚五。被告代表大狀關注,指控方須先確認菜單屬哪個年份、跟被告供詞相關方可提出;辯方之後指出菜單上傳時間為 2020 年 11 月 1 日,不適用作盤問。陳廣池一度指兩張菜單顯示營業時間有不同和矛盾,但認為於 2020 年上傳「唔等於 2019 年唔存在」。控方再問被告,對餐廳更改營業時間是否有印象;尹指餐廳經常易手,菜單中可見電話號碼不同但地址沒變。

尹在盤問下續指,當日見餐廳關門後走出小巷,向食肆集中地又新街方向走,行至公園見到白衣人後離開。控方指出尹行往雞地不是去晚飯,而是因知悉元朗有事發生,尹不同意。

尹稱佔中時已對社會事件有認知

控方之後問尹對元朗認知。尹稱自己一周會到元朗五、六日,主要在喜利商場後面公園和南亞裔小朋友玩,知道元朗多村落和原居民。他又指沒加入任何元朗群組,指日常透過行街、觀察能獲得當區資訊。在 721發生前,尹稱沒收到任何包括「鄉事吹大雞」在內的消息。

尹續在盤問下同意,2019 年 6月中開始香港有遊行集會,同意示威者大多穿深色或黑色衣服,有人會備頭盔、雨傘,亦有集會演變成暴力事件,尹指沒參與過合法遊行集會。他確認自己對 612、621、71 事件有認知,控方追問他 721 前是否對社會事件有認知;尹稱佔中時已有認知,「其實一直都係生活喺咁嘅情況之下㗎啦。」

控方質疑被告一直沒離開現場,一直手持縮骨遮,留在場現目的亦與供稱不乎。(網上片段截圖)

控方質疑擔心被打但未離開 一直手持縮骨遮

控方續問尹當日付費區有人着深色衣服,是否預計有暴力對抗或衝突情況,尹表示不同意,指只有少量人士是暴力示威者打扮,著深色衣物人士不多。控方又問尹見人開遮是否感奇怪?尹稱不奇怪。控方反問「見慣咗?」,尹即指 「唔係」,而是知道舉傘者是想阻擋被擲進來的物件,而自己不開傘是覺得「冇需要」。

尹在盤問下指,721 是第一次經歷地鐵站內有百人聚集,控方問他不覺有問題?尹指「梗係有問題啦」,「白衣人襲擊途人、路人呀」;控方指尹只目睹白衣人打站內女士,尹反駁稱白衣人之後有襲擊閘外人士,「用棍打佢哋」。控方則指閘內有人向白衣人擲物,尹認為要「睇意圖」,若欲保護人或分散注意力不覺得是襲擊。控方再質疑尹擔心被人打卻不離開,且一直手持縮骨遮,尹解釋「好似你拎電話一路行,你係唔覺手機喺手」。

控方指被告沒指引救護和報警 與供稱目的不同

控方問尹對射水的觀感,尹指如意思是想驅散屬可以接受,但若不是則或是襲擊。尹稱不認為當晚射水行為屬挑釁,亦不同意自己留在現場是對行為表示認同,因自己「已經轉身走」,但因白衣人包圍閘機而無法離開車站。

法官問尹曾否打算到月台,尹指當時想不到,重申看見射水後已轉身走向女廁,但短時間內白衣人已衝入閘。控方質疑尹到尾聲才離開,尹指原預計警察五至十分鐘到達,「我已經等咗咁耐,所以我決定離開。」又不同意控方指若非白衣人入閘,他並無離開現場的打算。

尹日前作供稱留在付費區是為了協助救護找傷者、以及認出施擊者告知警方,控方指出尹,當日並無直接協助受傷人士、未在救護到場後作指引、亦無報警,其留在付費區內目的並非其供稱的目的。尹一律表示不同意。

被捕時家中搜出 V 煞面具 官制止追問「過咗軚」

尹於 2020 年 8 月 26 日被捕,控方今呈堂照片指出其家中有 V 煞面具,問他是否知悉面具象徵意義。尹稱知道,「係紀念…嗰套戲《 V 字仇殺隊》。」控方續指世界各地不同民主運動的反政府示威、集會都有人配戴,指面具有反政府象徵,問及尹的認知。被告代表大狀此時起立反對,被告同時稱「唔知」。

控方追問被告為何會有該面具,尹指自己房間有不少玩具,如蝙蝠俠、蜘蛛俠,甚至氣槍子彈,「如果你zoom大會有更多發現」。法官此時打斷指照片攝於 2020 年 8 月,控方沒任何證據顯示 721 「有任何匪徒使用面具」,若控方要引伸到其他意圖「過咗軚」,制止其繼續盤問。

控方播片指天水圍警署外煙花是 7.31發生 質疑尹記憶混亂

日前在主問下,被告供稱當晚離開元朗後曾到天水圍警署,當時警署外有百人,期間有車向警署外市民射煙花。控方今播放一新聞片段,尹同意畫面為 721 當晚情況;控方隨即指出片段是在 7月 31日發生、而非 721 發生,問被告是否白?尹稱「明白」。

控方在庭上播放新聞片段,指被告所指天水圍警署外有人發射煙花發生在 7.31 非 7.21,質疑被告記憶混亂。(有線新聞截圖)

法官陳廣池關注,指片段中事件非源自 721 ,引伸作證據一部分並不恰當;辯方則提出,控方要先證明 721 完全沒有發生過放煙花事件,認為不可以 731 發生片段指被告混淆。法官認同,「就算 81 又好,731 發生又好,不能話 721 冇咁嘅事發生,」要求控方修訂問題。

控方解釋片段衍生自主問部份,屬提出反證,認為辯方可進行覆問確認說法。控方之後指,尹 721 當晚在天水圍警署外,並無發生汽車射煙花致途人受傷事件,尹的記憶混亂將不同事件與 721 混淆、當晚記憶並無「被炸亂」,而事發翌日沒有報警是因為根本沒有認兇徒。尹一律指「唔同意」。控方最後質疑尹日前供稱記憶混亂,尹承認對部份時序有混亂,「實在太複雜」,指當日在港鐵小範圍內移動,難以記清時序。

控方總結指尹當日非協助受傷人士,而是參與非集結;加入黑衣群體一方,藉出現向黑衣群體提供支持,向白衣人作挑釁和攻擊; 當晚在元朗區遊走徘徊,只為參與對抗性集結,最後與本案及其他不知名人士參與暴動,被告一律表示不同意。控方完成盤問,尹仲明作供完畢,第七被告楊朗將於明天出庭作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