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721 審訊第 47 日|第七被告供稱射水驅散白衣人 拉走閘內激動人士、阻擲物對峙

分享:

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與另外六人,在 721 元朗站襲擊事件,被控一項暴動罪,案件今日進入第 47 日審訊,最後一名被告楊朗繼續作供。辯方播放片段顯示他曾手持水喉向白衣人射水,楊朗供稱因早前見到有人用水喉成功令白衣人後退,拉開雙方距離,認為射水可達到同樣效果、無意襲擊。影片顯示他一度用水喉集中射白衣人,他解釋是為了救正被襲擊的一對男女,法官陳廣池質疑或「殺錯良民」以及若無殺傷力,如何令白衣人停止,楊朗稱正常人不想濕身自會退後。

今日辯方又播放片段,楊朗供稱曾多次拉開閘內激動人士,形容「有啲動作係挑釁」;他又指阻止閘內市民擲物,以免正離開的白衣人重返,避免再有暴力事件和有人受傷。控方一度指出曾希望將此片段呈堂,但遭其餘辯方反對,法官陳廣池認為毋須過慮。

文字:HT

721審訊第47日,第七被告楊朗作供重點。

料警方快到場 沒堅持要林卓廷「圍返住啲人」

辯方先跟進楊朗早前作供,提到楊曾向時任立法會議員、本案首被告林卓廷表示先圍起付費區內市民。楊今日續指,當時向林卓廷「匯報」所知情況,其間述及「圍返住嗰啲人先」惟不獲理會。法官陳廣池追問為何要向林匯報,楊指因認為林是立法會議員、有公權力,一般市民會打 999 找警察,但相信議員有途徑聯絡到警方。法官又問楊曾否提醒林卓廷報警,楊表示報告事件前已聽到林說聯絡了警方。

楊朗稱沒堅持要「圍返住啲人」,法官追問有否建議林講「圍返住啲人」,被告認提及過已算是建議。陳官再問是否向林提議「圍返住啲人」,被告與辯方律師表示不明白法官提問,陳嘗試重構問題,被告一度未能回應;辯方代表大狀曾敏怡此時開口,遭法官斥干預問題。被告最後指當時與林有幾步距離,不是面對面的提議,法官停止追問。楊在主問下續稱,因得警察很快到場,故建議不獲理會也覺無需堅持。

稱有白衣人持棍襲擊 因怕被「點相尋仇」戴口罩

辯方之後指呈堂片段顯示楊朗一度勸「白衣人領袖」,之後退回人群中,楊稱逗留在付費區是為了等候救護員。期間他見到一名女士在閘外欲制止白衣人暴力行為,當時白衣人手上持有武器。楊稱當時閘內人聚焦在女士身上,一名閘外白衣人持較粗的棍、插向閘內人群,他亦是遇襲者之一:「一個手臂的距離,但如果我不退後應該會被插中。」

片段見楊朗之後舉起手,他稱當時受驚、欲表達自己沒有武器。楊朗稱從片段開始的一刻起,不曾說過任何說話或作出挑釁行為;在閃避這次襲擊後,他認為不應繼續逗留於該位置,遂轉身退後。呈堂片段顯示幾分鐘後,楊已戴上口罩,他解釋因早前有人試圖襲擊,指出留意到閘外有人用電話拍攝閘內,「戴口罩係因為驚他們點相、尋仇」。

楊朗稱當日見到藍衫男士兩度向閘內人士揮傘,衝上前「叫佢唔好打人」。(網上片段截圖)

閘外男子屢揮遮 否認跨欄而是「激動到彈起」

楊稱續在付費區大堂等候救護員,期間見到一名藍衫男子向閘內人士兩度揮動雨傘,「於是我衝上前,指住他,叫他唔好打人。」片段中楊朗雙手按著欄杆、整個人跳起,辯方指出控方案情指他想跨過欄杆,楊朗否認,解釋「當刻好激動,可以話激動到彈起。」陳官隨即指「唔係,你激動到彈起(的話),原地跳起都得,但你雙手按住欄杆。」楊朗回應指:「我諗彈起或跳起係自然動作,無想過跨過欄杆。」

楊朗續指大聲喝止下,制止了藍衫男子第三度揮傘。法官再度介入,指男子仍想施襲、而非楊成功喝止:「呢位男士見到你雙手按欄杆,係想扑落來(打你),但忍住手無扑。你之後就褪後。」楊朗不同意男子想攻擊他,而他退後是因男子沒繼續第三次揮傘,認為是制止了男子。辯方指此時出現大量暴力,楊認為暴力是蘊釀中,閘外者屬於較暴力一方。

庭上播放片段見楊朗雙手按住欄杆,他否認欲跨欄,而是「激動到彈起」。(明周文化片段截圖)

勸止白衣人閘外施襲 再扶傷者到女廁急救

辯方播片顯示楊仍留在大堂,同時見到雙手持「刀仔」的一名男子。晚上約 10 時 51 分,藍衫男子揮傘後幾十秒,楊見到一名穿黑衫男子被多名白衣人襲擊,「覺得唔能夠咁樣打落去,所以跑上前作出勸止。」楊朗稱共四、五名白衣人用武器「兜頭打落去」,楊不清楚男子被襲原因,亦不認識對方。當時閘內人群亦有罵白衣人、叫他們停止。

楊朗後來離開人群,到付費區內更後方、近電梯口位置,見到遇襲黑衫男子;該男士頭部流血、一隻眼睛未能睜開,於是扶他到女廁接受急救。送傷者到女廁後,楊稱約有四、五名傷者,女廁內有自稱為博愛醫院護士女士、一名穿旗袍的女士以及一名做急救的男子,他與三人並不相識。

庭上續播出一段受傷男子自拍影片,聽到有人問了三次「女廁有無人」、兩次「係咪做緊急救」,楊朗表示是他發問,在法官追問下稱不知道男子正在自拍。辯方問楊為何幫助受傷男子,楊指「見到人受傷,我覺得幫佢好似公民責任,見到人流血、受傷就幫佢。」他之後返回付費區繼續等候救護員。

楊供稱白衣人向閘外男子施襲,他之後扶該頭部受傷流血男士到女廁急救。(網上片段截圖)

舉手示意白衣人退後 法官質疑「憑咩覺有能力」 

片段拍攝到晚上約 10 時 53 分,楊朗戴上手套,他解釋期間到過女廁了解傷者情況及通知救護員未到場,曾兩次進出女廁,其中一次為執起地上醫療用品包裝、紙巾、廁紙,戴上了早前獲得膠手套,之後沒為意未有除下。

約 10 時 57 分救護員到場,楊稱當時見到救護欲經行人通道走到付費區另一邊,於是上前招手,拉開閘口掩門讓救護進入。「所象中三個定四個救護員,我就同佢講:好多傷者在女廁,然後指俾他們睇女廁在邊度。」他稱走在最後的救護員指還有同事正前來,楊稱見到有人帶救護員到女廁未有跟隨,繼續在閘內等第二批救護員到場,以及期望警方到場可指示安全路線離開。

辯方播片段顯示期間楊一度舉高雙手,他解釋是想示意白衣人「繼續後退同保持冷靜」;法官問他「憑咩覺得有能力叫他們後退?」楊說:「我無諗過有咩能力,係我做到的嘢。」陳官接著向辯方索取當時時間,指:「10 時 58 分了,你仲諗住有能力勸退閘外白衣人?」楊重申當時「有這個意思」,但沒有思考過能力。

辯方播放片段顯示楊舉起雙手,他解釋欲白衣人退後,遭法官質疑「憑咩覺得有能力」。(網上片段截圖)

辯方續播放片段顯示楊點頭,楊稱是想和平、善意地表達後退的意思。陳官再問:「有無諗過,除了叫閘外人士後退,叫閘內聚集的人退後?」楊朗稱沒有,認為「因為是旦一方後退了的話,件事就不會越趨激烈。」陳官續道:「跳舞都兩個人,兩邊都退咪太平盛世囉?」楊朗指當時無想到,現在回想同意說法。

播放遭其餘被告反對呈堂片段 供稱多次拉走閘內人士

辯方續播片顯示約 10 時 58 分,楊稱付費區內有人不斷靠近欄杆位置,形容「有些指罵、雙方有些挑釁。」他認為閘內人士靠近欄杆會令事情惡化,繼而有暴力事件出現,於是將其中兩人拉到後面、拉開與對方距離。他在法官要求進一步說明下,解釋其中一人越企越前,另一人狀甚激動、有些動作挑釁,如不斷靠近欄杆、越行越前。

另一段片段中,有一把男聲叫「喂唔好唔好」,楊朗確認當時察覺到白衣人突然向另一方向跑走,但閘內有人想向外擲物,「我覺得白衣人都離開,唔想因為一個動作又返轉頭,唔想件事又惡化,所以我當時指住閘內的人『唔好、唔好』。」之後辯方再播片顯示楊拉開兩個他形容「好激動」人士,他解釋當時有物件掟向閘外,閘外當時只有少數白衣人,形容雙方「似乎有少少打鬥」,於是將兩名激動人士拉後。

辯方播放片段顯示楊曾拉走「激動人士」,他解釋不欲再有對峙、暴力事件。(網上片段截圖)

在法官追問下,楊朗形容激烈動作是指非常貼近欄杆、向閘外揮動雨傘。他供稱不想再有對峙、暴力事件、有人受傷,包括閘內閘外人士。在播放此片段期間,控方一度指出早前曾欲將此片段呈堂,但遭其餘辯方反對,要求澄清引用片段或涉及所有被告;法官回應指被告證供是適用於所有人,認為控方毋須過慮。

承認射水稱欲驅散白衣人和救人 

楊稱之後在付費區內靠近便利店閘機前,見到白衣人有零星襲擊行為,期間有人用水喉射水令他們後退,「當時我心入面諗,呢個水喉都幾有用,令到襲擊停止之餘,白衣人會向後褪。」之後他走到電梯底附近,稱有人在閘內欄杆前少少位置,手持水喉,但不認識對方,「認為呢個係一個好的方法,去保持距離」,於是接過水喉使用。他供稱沒想過用水喉襲擊,只是想驅散閘外人士。陳官追問為何是「接水喉」,楊指雙方沒對話,「兩個人四隻手,我揸住、他放了手。」

辯方問楊認為用水喉是否使用暴力,楊否認,指這是最溫和的方法,「嘗試過喝止、拉走,都無辦法拉開距離。」他續指射水時左右揮動,相信閘外白衣人會因而後退。片段之後顯示楊曾使用水喉集中射向一些白衣人,他解釋見到一對男女被襲擊,於是向施襲者射水。

楊承認曾射水稱欲驅散白衣人、救一對遇襲男女,遭官質疑易「殺錯良民」。(網上片段截圖)

法官質疑容易「殺錯良民」,因會射到該對男女,楊稱:「有呢個可能,但極其量射濕不會射傷,首要是停止白衣人。」法官再追問憑什麼認為沒殺傷力,卻可令白衣人停止,楊稱「正常人會避水,冷氣機滴水都會避開」,不想濕身自會退後。陳官不同意稱「唔能夠用冷氣機滴水去理解 ,唔係就唔洗潑水節去九龍城射水」。到約 11 時 02 分,楊朗稱水喉水壓驟降、之後斷水;他於是扔下水喉而去,又指「無水無耐,白衣人就衝入來。」

見白衣人樓梯口施襲 沿商場離開

楊稱見到「無數咁多白衣人衝入來」,又指白衣人追上月台,他回頭見樓梯口如「樽頸位」,白衣人用藤條、木棍施襲,於是經 K 出口進入商場、離開元朗站。晚上 11 時 05分,有白衣人跑往商場,楊於是跑入商場「見路就跑,唔係好記得自己去咗邊」;途中有玻璃門通往住宅,住戶向他與其他人招手入內避險。他之後走路到大馬路坐小巴前往太子,約在凌晨 01 時 15 分赴約,與朋友打牌直到翌日早上 6 時許。

他供稱曾想過報案,但因覺得地鐵站有閉路電視、又怕麻煩,故最終沒報警,但曾向朋友和家人提起事件。他重申不曾指罵、以手勢挑釁 、鼓勵閘內人士使用暴力或支持任何人在現場的暴力行為。主問結束,首被告代表大律師表明有意盤問第七被告,案件明早續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