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721 審訊第 49 日|控方批第七被告「一派胡言,不盡不實」  9.19 結案法官料 12 月裁決

分享:

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與另外六人,在 721 元朗站襲擊事件,被控一項暴動罪,案件今日進入第 49 日審訊,最後一名被告楊朗完成作供。楊朗早前在主問下供稱,當晚送朋友回家後返回元朗站,目擊襲擊事件、曾向白衣人射水,最後於晚上約 11 時 40 分搭小巴離開元朗、翌日凌晨 1 時 15 分左右抵太子與友人打牌。

控方今早盤問播出多段閉路電視片段,顯示被告近午夜仍在元朗站、到凌晨近零時 30 分 在元朗站出口連接商場,期間更換灰色上衣、將原來黑衣丟棄,又戴上過黑色口罩;片段顯示被告約凌晨零時 43 分離開商場。楊下午在代表大狀覆問下,同意依賴記憶回答提問、未必準確,重申當晚在商場逗留,但不知道確實離開時間,「逗留的時間長短係憑感覺去回答,記憶裡面,已經5年,我係唔記得,時間係我一步一步推斷的」。

案件經過 49 日,聆訊今日告終,法庭定於 9 月 19 日進行控辯雙方結案陳詞,法官陳廣池預料大約12月初裁決,「由於案件敏感度各樣嘢,相信要到11月尾、12月頭。」

文字:HT

721 審訊第 46 日|第七被告稱白衣人雙手持刀 扶傷者向客戶服務中心求助遭拒 

第七被告楊朗今完成作供,歷時 49 日聆訊結束;控辯雙方定於 9.19 結案陳詞,法官料 12月裁決。(資料圖片)

控方質疑被告「趕住去元朗站有嘢做」

控方律政司高級檢控官程慧明今早繼續盤問,先質疑被告為何出現在元朗站。控方指楊朗當晚為送別朋友 Jimmy 在酒店餐廳食自助餐,餐廳 10 時半才關門,若與朋友「好好傾」可以坐到 10 時半,控方質疑楊在 9 時 13 分就簽單,「點解咁早走」?被告解釋一方面因食飽、二來朋友翌日有事,無必要下不會坐至關門;控方又問「未夠鐘打牌、又咁好傾,點解唔叫 Jimmy 陪你傾多陣?」被告稱若一早知之後發生何事,「會傾到朝早㖭」。法官指楊朗沒回答問題,他稱「總有離別的時間」,控方續問「係咪趕住去元朗站有嘢做?」被告否認。

控方又指被告與 Jimmy 當晚均是穿全黑衣著,又問被告自稱「中立」意思,「我諗中立的意思係,會對事,對每件事有諗法,每件事有啱同錯,唔會喺成個社會事件定位自己在一邊。」被告在盤問下稱不怕著全黑被標籤為「社會事件的人士」,指著衫時沒思考這問題。

被告早前供稱,抵元朗站月台後「抱住唔好蝕底的心態」取得白色上衣。被告盤問下同意,「穿衣風格主要著黑色」、衣櫃多是黑衣,控方質疑「即使貪小便宜,點解拎一件自己不會著的白色衫?」,被告稱白色上衣是底衫、是「攞定先」。

控方指不打聽「打黑衣人」消息是自相矛盾

楊朗在主問時供稱不相信有人打黑衣人一說,今在盤問下解釋是指不完全相信:「比例上,佔一成,唔係完全(相信),邏輯上你著黑色衫就打、打得幾多個?極度不相信。」控方質疑極度不相信又如何「比例上一成」,被告再稱「極度不相信,剩餘就係相信」,法官指「即係不相信囉」,被告回應指:「事情不係咁兩極的」。

控方續問被告與朋友有否向截停他們、建議取白衣的人打聽消息,被告稱自己沒有、但不記得友人有沒有。控方指問到答案是重要,被告指「如果相信,我同意係重要資訊,如果不相信的話就不用。」陳官批評:「唔好咁玄虛!不能夠話相信就係重要資訊、不相信就不用,我要知你個諗法。」被告重申指不信打黑衣人消息,所以向人打聽並不重要。

控方質疑被告邏輯奇怪,指「月台有人截停你們話打黑衫人、甚至有人提供衫換、手機搵不到資料,為何不問一下?」被告回應指「香港有警察架嘛,維持治安的,點會容許打黑衫人發生,市民在月台都知,警察點會不知,我由頭到尾都係相信警察。」被告稱不同意用手機找資料、而不問人屬自相矛盾;控方指楊根本知道白衣人打黑衣人,因而轉到朗屏落車,被告否認。

控方質疑楊朗當日刻意途經南邊圍,欲觀察白衣人,再返元朗站與人溝通,楊否認。(資料圖片)

質疑被告途經南邊圍欲觀察白衣人

被告供稱當晚送 Jimmy 回到住所尚豪庭,今日在盤問下指當時沒特別思考要送到元朗、抑或住所。被告同意控方指原不打算出閘、「只因太好傾」,續指既已出閘便「送到底」。控方指楊當晚尚有牌局在太子,晚上 10 時 13 分不在朗屏出閘、原路回市區時間充裕,但送 Jimmy 回家就會有些趕,被告指「就係想消磨時間」。控方形容其行為完全忘記牌局,被告重申牌局約在凌晨零時 30 分,只在太子地鐵站 1、2 分鐘步行距離。

控方再追問被告當晚上網找不到打人資訊、又不相信打黑衣人一說,為何改由朗屏站出閘。被告稱是友人決定,當時沒有討論,形容朋友「細膽、可能有些信」,加上當時在月台上找不到相關資訊,「架車嚟來咪順勢朗屏出」。楊之後由尚豪庭步行到元朗站,控方引述楊供詞指他「不排除出面有打人」,被告同意。

 控方續指,由尚豪庭步行至元朗站,比步行至朗屏路線僅短約 5 分鐘,為何不返回朗屏,被告稱因不熟悉路線。控方再問:「路程距離緊要,或人身安全緊要些?」被告指:「行條熟悉的路會安全些。」控方指被告選擇到元朗站非因路線長短,「其實係因為經過圍村,可以觀察白衣人,再回元朗站同人溝通」,被告否認並稱:「當時不知同圍村有咩關係、更無人提過白衣人三個字。」

射水是故意襲擊、挑釁

控方之後挑戰被告稱在站內,想「帶救護員」到傷者位置說法,問「點解你不叫多一個人,一人睇住一邊就不用走來走去?」被告回應指,「我係自己去的,無諗過合作、組織,我唔係一 team 人點會分工」。另外楊朗早前供稱,見到近便利店一邊有人用水喉成功驅散白衣人,故「接過水喉」使用達相同效果。控方質疑有關說法,指當時被告在女廁對出樓梯底附近,中間有許多人、亦有人開遮,「極其量睇到水花射出,看不到閘機前發生咩事。」被告不同意,又指當時行前至圓柱位置,中間有人但不多亦「無乜人開遮」,能看見閘機前白衣人被射中情況。

控方指被告與黑衣人分工合作,對抗白衣人;又針對白衣人面部、身體射水,是故意襲擊、挑釁而非阻嚇。被告一律不同意,強調射水有兩階段,當見到白衣人襲擊男女時才針對性射水。

楊朗早前承認曾射水欲阻止白衣人施襲,控方今指他是故意襲擊,楊否認。(網上片段截圖)

播片見凌晨仍在商場 與早前供詞不符

控方之後播放多段影片,先挑戰被告早前指一名白衫藍褲男子雙手持刀。商場閉路電視片段顯示晚上 10 時 40 分左右,該男子手上未持有任何物品。控方再播放襲擊片段,顯示男子曾在地上執拾物件,被告同意當時目睹該男子持刀,控方提出:「有無可能手上拎的不係刀,係斷了的木條,有白色內層。」被告表示判斷不到。

控方之後播放影片展示被告行蹤。晚上約 11 時 10 分,商場閉路電視片段顯示被告換上灰色上衣,將三分鐘後將原來黑衣棄置,被告同意這部分沒有在主問提及;到 11 時 53 分左右,站內閉路電視拍攝到楊在其中一個出口扶手電梯,控方質疑「呢個時間你應該去緊小巴站?」被告指很難說出在商場逗留的時間;到 7 月 22 日凌晨零時 29 分,商場閉路電視再拍攝到被告。

楊朗在主問時供稱晚上約 11 時 40 分到達小巴站,控方質疑他在大半小時後仍在商場,被告稱「當時唔覺得係咁耐」。控方續指他供稱在商場逗留了「十幾廿分鐘」,但從片段見逗留逾一小時,質疑「十幾廿分鐘同個幾鐘差好遠,你仲有幾多嘢無講俾法庭聽?」楊回應指「我話咗喺商場逗留,無能力一分一秒都記到。」法官陳廣池追問他留在商場原因,他稱是因未找到安全可行方法離開元朗。

7.22 凌晨始離開元朗站

控方播放元朗站 K 出口閉路電視片段,顯示 7 月 22 日凌晨零時 25 分左右,被告戴上黑色口罩。被告供稱不記得口罩是何人給他,但同意控方所指是與現場人士傾談後、手上出現黑色口罩。片段所見,被告幾分鐘後與其他人走入商場,被告稱當時「問緊人點樣走」,控方質疑「問緊人點走,要戴黑色口罩嗎?」被告指兩者無關係,口罩是「人哋俾我咪戴」;控方問楊是否同意口罩是暴力示威者打扮,他稱同意、但非那些口罩。

法官關注當時與被告傾談人士身分,被告稱印象中他們說有開車、可以載他到附近以及告知附近有白衣人聚集。最後一段拍攝到被告的閉路電視,顯示凌晨約零時 43 分,被告從商場側門離開。被告指「有人車了我,一個路口之後我落了車,我行去紅 van 站」;法官質疑司機明知他要出九龍,但「轉彎就揼低你」?楊回應指因被困元朗站一段時間,想先離開該範圍。

控方今播放多條閉路電視片段,顯示楊朗凌晨仍在商場和元朗站逗留,與其供詞不符,批評他「不盡不實」。(資料圖片)

控方:一派胡言、不盡不實

根據辯方早前呈堂的 WhatsApp 對話紀錄,被告於凌晨 1 時 15 分向約打牌的朋友表示「2 分鐘」,控方今早盤問此時間概念是否準確,被告稱:「而家諗番,應該係唔準確嘅。」控方向被告展示對話紀錄截圖,被告解釋:「我話 2 分鐘,無話 2 分鐘到。」控方質疑「2分鐘」是什麼意思,被告答不記得。

控方指辯方主問時曾確認是「 2 分鐘到」意思,被告指「 5 年前的時間觀念,我不記得了」,並承認在回答主問時 「時間上錯」。控方續問及被告何時搭小巴,被告說只能估計,控方著被告估,被告說「可能 3、4 個字」;控方提出「1點 4、1 點 5?」被告指 12 時 40 分左右離開的話,應該是 1 時左右到小巴站。控方繼續質疑時間準確性,被告稱「時間上無咗觀念」;控方斥「不只時間上混亂,係一派胡言。」被告重申只是時間上混亂,控方質疑被告「答主問唔清唔楚,對法庭不盡不實」,被告否認並指有影片、圖片支持證供。

控方總結盤問,指被告當日「滿場飛,猶如監場,閘內邊度需要人就去邊度,清楚見到不少人挑釁或對抗白衣人,唔需要你出手的就去第二個位置。」被告否認指「見到挑釁就制止,係滿場飛咁制止,不論閘內閘外都有制止。」控方再指被告明知元朗村民用意和立場、是想他們離開,「你知道留低一定刺激他們,與其他人留低挑釁。」被告否認又表示不明白留低已是挑釁說法。

控方再指被告目睹付費區來挑釁行為,卻未有阻止和退出,是留守參與挑釁。被告重申:「有阻止,無加入所以無退出,多次阻止挑釁。」控方最後指被告射水壯大了付費區內人士聲勢,折返元朗站是一直找機會參與非法集結,又聚眾與他人破壞安寧;被告一律不同意,表示:「不同意,我無破壞安寧,我破壞了咩安寧」。主控官提問結束後,法官再作追問,被告供稱不知道白色膠手套去向、對何時除下膠手套、何時棄掉外科口罩也無印象,也不記得其後黑色口罩由誰人、幾時、為何給他。

澄清逗留時間「長短係憑感覺作答」

辯方代表大律師曾敏怡下午覆問,釐清被告在盤問下的供詞。曾問到楊在主問時稱 11 時40 分到小巴站,是否憑記憶回答;被告指是估計、「盡可能記憶,因為無留意時間。」被告又同意是根據 WhatsApp 紀錄估計時間、記憶不準。

辯方再問被告看過片段後,「會否得出 00:43 到小巴站的結論?」控方介入指提問不恰當,辯方改問被告曾否見過這些閉路電視片段,被告稱「未見過」。法官介入要求釐清,指這些片段不是「突然爆出來、被告無睇過。」提醒辯方大狀曾敏怡要「小心 backfire」。辯方續問被告,主問前有否察覺到影片見到自己往來,被告稱「無」。

辯方最後問楊為何會記錯 11 時 40 分,他回應:「買完嘢飲在商場逗留,確實離開商場的時間不知道,逗留的時間長短係憑感覺去回答。記憶裡面,已經5年,我係不記得,時間係我一步一步推斷。」辯方再與被告確認當晚有去打牌。

9月結案陳詞、料12月裁決

七名被告全部作供完畢,長達 49 日的聆訊告終。法庭下午決定控方 7 月 31 日提交書面陳詞,辯方於 8 月 22 日提交書面陳詞,雙方 9 月 19 日在庭上結案陳詞。他提醒各方「不好長篇累贅地講太空泛嘅嘢」,指大家具備資歷,「控方要達至毫無疑點舉證,唔洗講呢啲,要到肉、聚焦地展示你哋功架,唔好充撐場面,十頁變幾十頁」。陳廣池主動提出有關裁決日子,指「由於案件敏感度各樣嘢,相信要到11月尾、12月頭」,稱不希望大家有期望但「不切實際然後押後」,料在 12 月初才有裁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