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721第29日審訊.1|已致電警長 控方質問為何不再報警? 林卓廷:我仲得閒?

分享:

控方質疑林為何不再報警 林:我冇空間

今早開庭後,控方提及林曾致電鄧警長一事。控方問林是否同意,在致電鄧警長時,實質未有事情發生。林愕然表示「見到有罪案發生」,包括白衣人集結、看到懷疑是武器的照片,亦因有廚師被打,林認為市民安全受威脅,指無論作為市民或議員,當然叫警方盡快處理。

林同意,打999是報警的一個途徑,而有警方聯絡方式亦可向其致電。林供稱,自己打給鄧,是期待警方盡快驅散元朗、朗屏站外一帶的黑社會,而當時他認為西鐵站範圍安全,故無提及站內。

控方提到,林到場後,發現有女士被打穿頭,問林是否相信有人會報警?林回答是,但無確認是否有人已經報警。控方問林為何不再報警?林回答,自己正處理一連串事情,包括慰問傷者、着市民放下證物,亦有好多人向其訴說事發經過,而未幾白衣人到場,林稱自己沒有空間,「如果白衣人唔衝入來,我有空間的,我都揾港鐵職員問係咪報咗警啦。」他又相信,港鐵職員已報警。

法官陳廣池問林,為何不叫同事冼卓嵐及莊榮輝報警?林回答冼正在直播,不覺得他能分身,而莊也在安撫市民,加上相信港鐵已經報警,「我仲點會多此一舉做呢樣嘢呢?」

控方追問林,既然警方無如期望般到場,「打多次電話催有咩壞處?」林回答,指白衣人衝入站之後,「唔使我去通知警察啦掛?」他認為,港鐵會報警,而且自己直播片幾十萬人觀看,「通曬天啦成件事」。他指出,當時相信現場好多人會打999,而事實上,警方其後指,當日曾接到兩萬多個求助電話。

「我喺現場咁危急,一浪接一浪嘅事情,你現在喺到質疑我做咩唔報警?」林再強調,自己赴元朗前已通知警方,而鄧警長曾言有便衣在雞地監察。

721 審訊第 28 日|控方指沒疏散市民、沒與何君堯白衫「和談」:挑撥雙方敵意 林:指鹿為馬

法官:幾十萬人睇你直播開唔開心?

法官陳廣池介入問林卓廷,有幾多十萬人看直播?「30?40?90?差好遠喎。」林表示已經忘記。法官問林:「開唔開心呀?」林即回答:「唔開心呀,呢件事唔應該發生。」他指當時自己嘴被打致流血,「有咩好開心呀?」

法官表明,「我唔係問佢哋睇到你比人打開唔開心?」是指問林直播有幾十萬人觀看,開不開心。林答:「我一啲都唔開心。發生咁嘅事多人睇我點開心?」

法官再問林,有沒有考慮過,在直播中叫人報警?林稱「我冇咁諗過」。他指大家有眼看到,「唔使我講危急啦」,而且自己專注力集中在閘外白衣人身上,「我驚視線一離開佢就衝入來,嗰度好短距離㗎咋」。

控方追問林,再報警有何壞處?林指,會令自己分心,「人哋一路用手掟嘢,衝緊入嚟,我仲要叫市民唔好埋去,叫白衣人唔好衝入嚟,我仲得閒報警?」他稱,自己在處理迫在眉睫危機啦,「我打十次(電話)都得,但咁會令我喺現場最專注嘅事情係受影響㗎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