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721第29日審訊2|遭控方質疑火上加油 林卓廷:擺明係隔開,點解你調轉嚟講?

分享:

控方質疑林「火上加油」 林:面對死亡好接近嘅時刻

控方提到,六月尾林在金鐘天橋被包圍一事,問林是否同意警方「幫到你」。林同意,亦同意 721 當日,無指明要警方保護自己。控方問林是否同意,自己一方面認同警方保護有用,但今次不告訴警方位置,是萬一自己身陷險境,警方就要花精力「睇去邊保護你」,目的是阻礙警方有效動用警力?林表示不同意。他解釋,與鄧通話時,是望警方驅散在元朗市集結的白衣人,而自己「由頭到尾」沒有想過出西鐵站。「我自己留在站內叫啲人唔好出去之嘛,我有咩風險呢?」

控方再問林,從未無向警方透露行蹤,是否因為根本不希望警到場制止自己和站內人士集結。林稱「絕對不同意」。他反問,「如果係咁,我點解要同鄧講我搭緊鐵入元朗」,又稱自己要隱藏行踪,為何一落車就直播,「我唔戴口罩,我又6尺4吋高,博人哋唔認得我?」他斥說法「會唔會太荒謬呀」,又指「啲鏡頭影唔到我個樣,都睇到我身形啦。」

控方質疑林是因為想火上加油,挑釁白衣人。林再稱絕對不同意,形容當場是自己「面對死亡好接近嘅時刻」,「喺咁嘅場面仲想火上加油,唔好講笑啦」。他強調自己不斷勸止市民出閘,是不想市民及自己和閘外白衣人有接觸,「擺明係隔開(兩者),點解你調轉嚟講,話火上加油」。

法官陳廣池問林,為何形容是死亡時刻?林回答,當時白衣人不止用籐條,而是用棍去打人,當中包括有女士被打頭,「連枝棍都斷埋」,亦有男士被人圍毆。他又指,直到有人用木棍打人,「我話打死人啦,再打打死人啦,去到那刻我覺得死亡風險係越來越高」。他形容當時極之危險,「如果嗰刻我被佢哋捉到毆打圍毆係死得㗎」。他又認為,市民都自身難保。

控方質疑林籲市民不出閘,是想聚集人,令自己人多勢眾

控方其後質疑林,一直籲市民不要出閘,是想聚集人支持自己,令自己人多勢眾對抗白衣人,而不過未料到白衣人變多,最後控制不到局面。林不同意,強調自己不知道白衣人會衝入站,「我點好似諸葛明咁算到曬嚟緊佢有咩行動」,林批評控方將因果次序「全部調轉咗嚟講」。

法官追問林,為何沒有預計到白衣人會入站?林回答,當時自己到達西鐵站時,曾有人向其表示有女仔被打,但「佢哋人多衝落嚟」,白衣人見狀不敢衝前,「走曬啦走曬啦」。而自己在現場亦未見任何施襲者,表示相信白衣人已經離開了。

控方質疑,林不止一次叫人不要出站。林澄清,自己在白衣人入站後,已無再講「唔好出站」,而是叫人「唔好出去」,因為閘外白衣人「打緊人」。他強調是兩個性質:自己一開始叫市民不要離開西鐵站,等警方驅散黑社會才回家。之後是叫市民不要出閘,意思是和白衣人保持距離。控方再指出,林不論叫人不要出站還是出閘,目的都是想聚集支持自己的人。林表示:「完全唔同意」。

721 審訊第 27 日控方質疑入元朗「挑起事端」攻擊警方 林卓廷:點知咁耐唔嚟,邊有水晶球

林:如果有人叫警察唔好嚟,我鬧佢啦,係咪傻㗎?

林在控方指出下,同意當時社會有人對警方「好有敵意」,他又稱,記得自己被打傷離開站後,曾看過有人在站內指罵警方的片段。控方提到片中,曾有不少舉起手勢指向警方,迫向到場警方搭電梯離開。法官此時打斷,指出當時證人不在場,「你點叫佢講?」

控方其後修正問題,指林從未無希望警在場制亂,挑撥閘內閘外雙方情緒,為當時局勢火上加油。林稱「完全唔同意」,強調自己證供好清?,顯示自己要求警方盡快到場,而在現場亦有若干市民追問警方幾時到,「大家係好無助」,他稱在該情況下不相信有人「唔鍾意」警方、「叫警察唔好嚟」, 「如果有我鬧佢啦,係咪傻㗎,命都無啦。」

法官問林,市民是否好想警方盡快來保護他們。林回答:「啱,尤其係我。」

林承認有叫「香港人加油」,但怕被人「做文章」便沒再叫

林在控方指出下,同意2019年暴力事件參與者會有口罩、頭盔,使用雨傘造成傘陣等裝備,亦有人有如護膝等防具,也有人自制盾牌林;又同意「暴力示威者」多數穿黑色或深色衣服。不過,他指出,721 當日付費區內非常少數人穿黑衣,亦不同意控方指有人組成傘陣。他指,因閘外有人擲物,「啲人一路縮後就開遮擋」,連自己都「縮埋後面」,不同意眾人有組織組成陣式。

控方之後問林,是否同意閘內人的士裝備或行為,會加強雙方對抗情緒。林表示不同意。控方及後播放片段,顯示付費區內人叫口號「香港人加油」,控方問林有沒有加入叫口號。林回答有,指出口號在過去兩三個月,無論遊行或街站中,「嗌過上千次」。於是在當時環境,「當有人一嗌,我就好自然接」。但他稱在嗌第一句之後,覺得「好似唔係好適合」,所以聲音「收到好細」,「嗌咗一兩句我已經停咗冇嗌」。

林不同意控方描述,閘內對抗情緒升温,表示據自己理解,大家叫口號是「想大家保護好自己」,「頂住呀唔好比白衣人襲擊。」控方追問口號如何保護自己,林解釋是「幫自己打下氣」,「因為一路被人打,要頂住白衣人的襲擊」。他續釋自己沒停口,是因為當時自己在直播,思考會否有人「因為我嗌口號而做文章呢」。

控方質疑林稱閘內人為「兄弟」、有人或因直播來找林

另外,片段有顯示閘內人有人叫「兄弟唔好埋去」。林確認同事冼卓嵐聲音。控方問林為何會稱呼閘內人為「兄弟」?林解釋,自己一般在街上見到市民都叫「阿哥」,又稱「見到閣下你,我都會叫阿姐」,年紀大的會叫「阿叔」。

控方:為何不叫白衣人為「兄弟」? 林:會唔會太過荒謬?

法官追問當時林前方有數名女生,「點解唔叫兄弟姐妹呢?」發問引眾人發笑。林稱「兄弟」如「死啦死啦」等,都是口頭禪。控方再問林,為何不叫白衣人為「兄弟」。林嘩然,稱「我叫佢兄弟你咪告多我一條,點會叫佢兄弟呀」。林指當時白衣人正打自己,若稱兄道弟「會唔會太過荒謬?」

控方問林,是否從頭到尾都是一個對抗心態,望雙方對壘。林反駁「無得對」,「出面咁多精壯男子揸棍,入面咁多女士阿姐」,林稱自己理解閘內人是想回家,自己望警驅散外面黑社會才讓市民回家,「點會返屋企想同佢對壘呀」。控方問林有否確認閘內人是否住元朗。林答沒有,反問無故問人是否住元朗「會唔會好奇怪呀」。

控方又問林,會否有部份赴元朗的人是來支持自己?林認為不合理,「我都冇叫過人,啲人點支持我集結」,他又指從來無發出過集結訊息,日期時間地點都無通知,「啲人點無啦啦心靈感支持林卓廷集結」。他強調自己當日是臨時決定去元朗,認為控方的指出不是事實。

法官提到,林曾發出三個帖文表示自己入元朗,林解釋自己只是表達關注元朗情況,沒有寫明位置及時間地點。控方則指市民看直播就知道位置,林答「係,如果有睇直播」。

控:現場有人叫「黑社會唔好走」有冇問題?

控方隨後續播片,問現場有人叫「黑社會唔好走」有冇問題?林指市民出發點是想阻嚇黑社會,讓白衣人知道警察即將到場,故不認為市民說這一句有問題,但指當時自己不適合叫。

法官問林是否知悉為何會叫該口號,問「有冇人帶頭」?林稱自己曾「話過佢哋黑社會」,但不知道為何現場市民叫喊原因亦不知為何用「黑社會」三個字,據其現場觀察稱「好多人相信嗰啲人係黑社會囉」。

法官追問林,如果不是黑社會,被人鬧會有什麼感覺?林答「我覺得係笑話」。法官問,「你會笑?」林續答,「係人都知我唔係黑社會,鬧我黑社會,你話係咪搞笑?」

控方問林是否認同在場人士模仿自己。林稱不知道。控方續指出,早前林供稱叫「黑社會唔好走」是反話,問林為何不直接講「快啲走」,認為「咁嘅場面仲搞咩反話?」林解釋,如果叫黑社會「快啲走」,「好似佢同黨咁喎」。他又認為白衣人如果有聽自己講、「咁遵從」,情況就不如這樣,認為當時講反話「係好正常一件事」。

控方再問林是否同意口號會挑釁白衣人。林不同意,指白衣人衝入站內開始打人,市民當然有反應,可能會指罵、警告等等,認為說話就等於挑釁,「我覺得好荒謬囉」。

控:是否因和理非不割蓆,不放棄付費區內人士

林卓廷下午繼續被盤問,控方問及「和理非」的目標是否「一致不會和勇武的人割蓆,仍然會和他們站在同一陣線」。林回答,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則,指有市民認為要用武力手段爭取下,自己無參與但有盡能力阻止,不割蓆說法是指不會因為市民用武力的行為,「我們就要和呢批人士去⋯⋯割開」,意思是「我哋認為佢出發點係好,不過我地唔認同姐」。

控方問林,是否同意 721 現場付費區內人士和白衣人衝突,自己不會因不認同放棄他們。林稱不認同比較,指出當時是示威抗議場面,不是「勇武的人士在現場做什麼抗議示威」,他指「最勇武示威人士」集中在中西區一帶。

林又不認同,控方指其無嘗試使用更和平的方式處理場面。他稱自己一直用身體語言及呼籲白衣人,希望局勢不要惡化,「我一路都係想用和平方式處理。」控方再質疑林明知你在付費區出現會挑動白衣情緒,但自己和支持者仍選留在站內和白衣人對峙;而在整晚事件中,林都選擇對立,非以和理非手法處理事情。林均表示不同意,指不覺得站內人是自己支持者,亦指出自己出現時未有白衣人,「點樣我嘅出現可以挑釁到佢地呢?」

控方質疑林出現和留守,是支持暴力集結,目的破壞社會安寧

林同意控方指,不是每次社會事件都能成功調停。法官遂問林,「邊次成功調解?」林舉例指,在2019年「光復屯門公園」遊行中,曾協助一名被示威者圍困的女士,最後交由警方處理; 另外也曾在沙田新城市廣場客戶服務站外,阻止持水喉通的有人破壞商場。

法官陳廣池指出,「第一個救人,第二避免惡化」,稱調停是做兩幫人的「和事佬」,「唔好打、返屋企食宵夜」。林解釋,當時在沙田新城市廣場客戶服務台位置,曾有市民對商場管理人員「唔客氣」,自己有在中間和兩者聯絡,亦致電新鴻基地產公關嘗試調停,指「我盡力做,但唔係每一次成功」。

控方遂指林在 721 事件中,「睇唔到你有和事佬行為」,問林覺得自己做了什麼。林回答自己有叫白衣人不要動手,但對方「講唔夠幾句就叫開打」,認為不是自己無做和事佬,而是對方橫蠻的行為令自己無法做。

控方又問林,有沒有嘗試向白衣人說「唔好衝動,我同閘內人上月台走了」。林答自己沒有用這種方式,認為當時情況不適合這樣處理。控方指出林有好多事情可以做,「只係你無做」。林即反駁表示不同意,「你可唔可以睇下我有做嗰啲嘢呢?」

控方再指出林由頭到尾是對抗心態,從未嘗試緩和手法;而呼籲「唔好打」只針對白衣人,從未勸閘內人士冷靜,而林自稱來保護市民,「都只係你為自己開脫藉口」。林一一表示不同意,「我叫大男人企前,女士企後,到最後一刻我想保護當時車廂市民」。

控方最後再發問一連串問題,指出林明知現場有風險仍赴元朗,目的非調停或監察警方,而係參與非法集同破壞社會安寜;其後見到付費區各人作出挑釁行為無阻止亦無退出,反而繼續堅守並一同參與;除此之外,林亦藉出現和留守,支持並鼓勵付費區內的人暴力集結,壯大付費區內人的聲勢。而林到現場的目的和案發行為,正是作非法集結及破壞社會安寧,與其他人包括其餘六名被告一同參與暴動?林均全部表示「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