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721審訊.34日|被控方指刻意留守、根本不想警察到 次被告庾家豪:不同意

分享:

控方指閘內十人曾向白衣人掟物 庾否認共同行事

控方代表律政司高級檢控官岑穎欣今早繼續在庭上播片。影片中,大批白衣人走向走廊位置, 當時有一名黑衫男子被白衣人包圍。庾早前曾供稱,自己執起地上水樽,大力掟向地下,望轉移白衣人視線。

控方向庾先後逐一指出閘內十名人士,均有從閘內地上執起物件,掟向欄杆外、走廊位置的白衣人。庾確認,稱自己曾見人戴頭盔,印象中有黃色和灰色。控方問庾是否同意,當時在閘內掟水樽,是與他人共同行事,用同樣行動向白衣人掟物件;而向閘外人掟物件為攻擊性行動。庾均稱不同意。

控方指列車正常行駛 質疑庾刻意留守

之後,付費區內人士返回閘口,與白衣人相隔閘機對峙。控方問庾,與之前互相掟物時段比較,現時情況是否較平靜。庾同意,亦指未見白衣人有衝動衝入閘。

庾在盤問下確認,自己無聽到列車會停駛,亦無收到相關資訊。控方指出,在案發時段,往屯門及紅磡方向均有兩列車正常運作 (屯門方向:22:49 、 22:55 ;紅磡方向: 22:48 、 22:55),而因白衣人不會衝入閘,形容是一個合適時候,庾離開可以上月台乘車離開。庾稱不同意。

法官陳廣池追問原因。庾解釋,白衣人仍有動作指罵,認為「停一停,唔代表之後唔會追打」。他又稱,自己當時不知道月台有列車,亦不確定月台有無白衣人。

控方隨後發問一連串問題,指當時月台有列車可離開,而列車均駛經兆康,庾可以不吃糖水陪女友回家,甚至不理列車去哪裡,離開白衣人情況會較安全。庾均稱同意。控方隨後指出,庾是刻意留守,幫閘內人增加聲勢,利用人多勢眾對付閘外白衣人。庾表示不同意。

法官批評次被告代表大狀無抄筆記

控方指出,庾再向閘外白衣人作出挹手,拍一下掌再挹手的動作,認為即使白衣人向其招手,庾不需要擊掌作出回應。庾回答,「我當時選擇咗咁做」。法官欲追問原因,庾再答,當時白衣人士向自己方向挹手,「我行前係想話比佢聽,你唔好再恐嚇我哋」。法官追問,「點解你要擊掌?」次被告代表大律師李百秋起身反對,指被告已回答問題。

法官反問李「我有冇權問?」。李百秋指,自己正在盡辯方律責任,「我起身提出係佢答咗答案,點解咁做」。陳廣池批評,李沒有抄筆記,「證人盤問咁耐你無抄筆記」、「好心你無抄筆記,唔好同我拗,我係抄筆記嚟講」。陳廣池向庾確認,是否沒有答到為何擊掌。庾認同。陳廣池問李,「你知唔知個問題係邊到」?李回答:「我唔知個問題喺邊」。陳批評,「咁先係問題,你唔知問題,咁咪有問題。」

法官形容庾「行前、挹手、擊掌」如自動獻身

控方續問庾,為何擊掌。庾稱是行前、挹手、擊掌是一系列動作,目的是阻嚇恐嚇區內人士的白衣人。控質疑庾擊掌,反而會顯出是對抗,會被白衣人點相。庾稱不肯定白衣人會不會這樣做。法官打斷,「係你自動獻身」,指庾自己「行出嚟」,問若縮後是否較難被點相。庾表示同意。

控方向庾指出,是因為自己曾做走近並作突出動作,故不久白衣人「衝入嚟追住你嚟打」?庾稱,「如果我咁樣做,能夠令全部白衣人淨係打我一個,我覺得自己成功」,指自己保護到其他人。控方指庾的行為是對抗多於保護,庾稱不同意。

控方指庾從未打999、無詢問林警察情況 是根本不希望警察到

庾在盤問下確認,當日無嘗試打999。他解釋,因為身旁女朋友有打,而林卓廷亦言已報警,「我相信捱多一陣就會有人嚟拯救」,另外他指自己當時做熱線中心,如同時間多人打電話只會「塞住咗條line」。法官指出庾有想過報警,不過無做到。庾表示認同。

控方問庾「捱多一陣」是捱什麼?覺得要捱,是否認為在警方到達前,心態預備之後有其他衝突、打架發生。庾稱自己不會用「打架」形容,指不知道警察何時到、白衣人會否下一秒衝入來打自己,形容「心態好煎熬」,「都係一個壓力」。

控方問庾有否向林詢問警方何時到場。庾答沒有,認為這樣問「好無知」,指自己不知警察何時來,林和現場的人亦都不會知,「但起碼我自己咁諗,警察應該好快到」。控方指出,庾不向林查詢,是根本不希望警察到。庾即稱不同意。問題亦引起公眾席嘩然。法官打斷,稱望公眾席自重,不要對問題或答案表達感覺。

控方再指出庾心態「捱多陣」,是因為等衝突發生,而閘內人人基本可以對抗白衣人,所以自己留守對抗。庾均表示不同意。

控方反映李百秋曾說「黐線」及冷笑

於午膳休庭前,控方代表、律政司高級檢控官程慧明向法庭提出,指坐在身旁的大律師李百秋「可能佢自己控制唔到」,「比較率性」,不自覺在控方盤問時曾說「黐線」及冷笑,認為對檢控團隊有影響。

法官問李有無說過「黐線」,李指「我唔可以答你,因為印象中冇講出嚟」。法官反問,是不是控方「聽到你心中話」。李重申曾與自己說話,「有啲覺得問題好可笑,會有表情」,但強調沒有對他人作出動作。

陳廣池再問,「點解佢(程)會聽到你心中話?」李回答:「唔知點解佢咁留意我。」陳廣池問控方「黐線」說了多少次?程慧明指自己只抄低兩次「冷笑」,一次「黐線」,指相信自己聽力健全「冇幻聽」。

陳廣池指出,過往曾有人刻意用不同技倆騷擾盤問過程,指事件「可大可少」,著李「刻意地節制做出任何動作」。陳廣池隨後向被告強調,自己與李百秋的對話,絕不會影響證供評估。

庾:不肯定月台有無白衣人 無打算上樓梯

控方下午開庭後,提到林卓廷多次向閘內人講「唔好褪,頂住佢」,又曾拉庾向後,問庾有沒有聽到林的說話及為何林要拉自己。庾表示不肯定自己沒有聽到,亦稱與林無對話。控方問庾,是否有默契或共識和林站在一起。庾稱不同意,指自己本身無打算行出閘,亦有主動退後。

庾在盤問下確認,有留意到付費區內人士舉傘,數量多過七八把,亦同意畫面中上月台的樓梯站滿人。但他指當時自己沒有向上望,所以不知道。控方問庾,如果要與閘外白衣人保持距離,行上樓梯是否可行方法。庾稱不同意,指自己不肯定月台有無白衣人,自己亦無打算上樓梯。

控方再問庾,是否從未聽過最初頭部被打致流血的女士,是在月台被打;而如果月台有白衣人,就不會有人呼籲人換衣服。庾表示同意。

被指縮至傘陣中 令白衣人不能點相

控方之後播放影片,顯示付費區內人士聚集在樓梯底。庾同意有部份人舉傘,但不同意控方所指形成傘陣,亦不同意自己站在傘陣人群中較前位置。控方問庾,當時安全是否自己主要考慮?庾回答「一直以來都係最主要考慮」。控方指出,庾退縮至傘陣中,令白衣人不能「向你點相」;而庾早前說過「大家保護大家」,於是叫有傘的人遮蓋自己樣子,保障自己安全。庾稱不同意。

控方又指出,當時庾女友正舉機拍攝,庾並無站在女友面前,亦無叫女友不要拍攝,「企入啲」。庾回答「好啲嘅方法有好多」,當時只想到站前些,幫女友擋物件。控方指出冼卓嵐(民主黨)亦有拍片,庾可以告知女友在場有其他人拍攝;而對當時環境而言,多一條片或者少一條片都無分別?庾稱不同意,但確認女友的影片沒有成為證供、女友亦沒有作自己辯方證人。

指「人有惻隱之心」 曾衝前拉走被打灰色頭盔男子 

控方續播放片段,顯示救護員到場,閘內有人上前向救護員交代情況。當時閘內人叫喊「「黑社會唔好走」,控方問庾「之前遊行話跟大隊」,有沒有跟大隊叫喊?庾稱不肯定,「就算有都係一兩聲」,指自己不習慣叫口號。

其後,一名戴灰色頭盔記者靠近欄杆位置,遭白衣人揮棍擊打,庾衝前將其拉後。控方問林,是否覺得該男子會被打。庾回答,當時自己沒有看清白衣人「打唔打得中」,「但動作係打緊」。

控方指出,庾可以大叫着男子「唔好出去」,而情況也有人比庾更近該男子,可以將其拉後。庾解釋,認為「拉佢返嚟安全啲、有效啲」,又指「人有惻隱之心」,自己並無考慮有沒有人會上前救人,認為自己可以在最短時間內上前將其拉走,「我唔會考慮,因為佢可能已經被人打十幾二十下」。控方指庾急步衝上去,心態完全不怕?庾否認:「驚呀,唔同意」。

案件明日下午續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