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721還原2|南邊圍出口 逾百白衣人入站片段首曝光

分享:

721元朗站襲擊事件距今逾四年,當晚10時40分開始,多名手持武器的白衣人在站內展開多輪襲擊。《集誌社》取得元朗站更多從未曝光的閉路電視片段,整理當晚襲擊經過,發現除了形點II商場的出入口外,至少有 100 名白衣人,由通往南邊圍的 B 出口入站。而在月台襲擊後,有女子手抱幼兒逃生。元朗站當晚亦有多位記者遇襲,包括有攝影師拍攝白衣人追打一名黑衫男期間,白衣人奪走攝影機並踢來踢去,再拋出站外。

女子抱小孩逃出元朗站

白衣人當晚約11 時 05 分開始在月台施襲,引發月台逾 400 名市民逃生,沿扶手梯或樓梯落樓走向大堂(見另稿)。從另外三部閉路電視畫面可見,晚上約 11 時 08 分開始,大量市民湧向A、B出口附近的4個閘口離開元朗站,期間一名女子雙手抱著幼兒往B出口逃走,期間左顧右盼並一度與白衣人擦肩而過。

據記者統計,在晚上 11 時 08 分後的分半鐘內,至少有150名市民離開收費區,期間有人直接跳過入閘用的閘口、有人跨過閘口之間的欄杆,隨後再經左右兩邊的A、B出口離開元朗站。不過,有白衣人從後追逐經A出口離開的市民,其中在晚上 11 時 09 分 16 秒,一名頭戴黃色頭盔、穿著黑色上衣的男子被人拉到A出口電梯的前方地下,並被棍攻擊。該名男子隨後起身奔往 B 出口,惟經過售票機後,他被一名白衣人推往B出口附近的牆壁,約5名白衣人隨後繼續以棍擊打男子,而在男子倒地後,有人繼續用腳踢該名男子。

NOW攝記遇襲 攝影機被擲

而自黑衣男子在A出口被襲擊起,一名攝影師一直手持攝影機從後拍攝。晚上 11 時 09 分40秒,有白衣人走往攝影師並欲搶去攝影機,二人爭論,隨後有更多白衣人加入並圍繞該名記者,期間有人搶去攝影機。 11 時 10 分 04 秒開始,攝影機連番被多名白衣人用腳踢,歷時約半分鐘。其後該記者走近攝影機所在位置時,隨即被白衣人推向前方的圓柱牆壁,其他白衣人繼續踢走攝影機,最後在晚上 11 時 10 分 32 秒,有白衣人撿起地上的攝影機並走往 A 出口,從高空拋下攝影機。

根據NOW新聞台當日報道,該台攝影師在元朗西鐵站採訪期間被數名穿白衣男子襲擊,被人以籐條襲擊背部及手部,需送院治理;他手上攝影機亦被搶走擲在地上,然後再拋出車站外,攝影機完全粉碎。

集誌社檔案
應屆文憑試考生欲與被毆黑衣男離開元朗站 被白衣人追打

翻查資料,在2021年審理「白衣人」暴動案期間,一名事發時為應屆文憑試考生的證人I(化名)出庭作供時表示,他當晚乘西鐵往天水圍回家,約 10 時 45 分到達元朗站時聽到月台有人呼叫救護員並稱當時有傷者,有急救證書的I遂下車幫忙。I憶述當晚在元朗站大堂B出口附近,目睹一名年約20至30歲、穿黑衣的男乘客正被4至5名白衣人棍打,男乘客隨後倒地,情況與閉路電視畫面吻合。I向男乘客招手示意一同離開,但白衣人望向I,I掉頭跑向B出口,其間被木棍打中右邊後腦,事後有輕微觸痛。證人I 亦表示,事後患上創傷後壓力症,出現發噩夢、手震等症狀,情況持續約大半年,並持續10個月接受抗抑鬱藥治療。

市民拍打控制室玻璃窗疑求助

而在月台另一端、通往形點I的K出口方向,根據閉路電視畫面,市民在晚上 10時 50 分開始在通往形點I的K 出口附近一帶的閘機前聚集,至晚上 11時 02 分,有市民從閘機跑往J、K兩邊出口離開車站,期間有市民拍打控制室玻璃窗或在窗前跳高,疑嘗試與裡面的職員求助。隨後在晚上 11時 05 分左右,有白衣人從元朗站內尾隨追趕經K出口、跑出形點I的市民,另有白衣人在K出口處揮手示意,及後在晚上 11時 06 分至07分30 秒,一分半鐘內至少有20多名在站內的白衣人進入商場,部分手持木棍或長雨傘。

綜合不同報道及監警會報告,當晚市民與白衣人在英龍圍外、通往英龍圍的元朗站J出口亦有數次衝突。根據站內拍攝該區的閉路電視,在凌晨零時 07 分,即英龍圍發生衝突期間,多名市民在J出口外的電梯圍觀,隨後返回元朗站。

及後至凌晨12 時 15 分,有白衣人從J出口扶手電梯返回元朗站,並在入口與非白衣人對峙,雙方投擲物件,站內市民隨後陸續撐開雨傘。約一分鐘後,白衣人經J出口電梯返回英龍圍一帶,站內市民亦逐漸散開,港鐵亦在凌晨零時 25 分 50 秒降下J出口的捲閘。惟在凌晨零時 28 分,多名白衣人從J出口的樓梯返回元朗站,雙方相隔捲閘投擲物件,隨後一名黑衣男子手持雨傘衝往捲閘;至凌晨零時 28 分 56 秒,白衣人拉起捲閘衝入閘內,大批市民湧到對面的K出口走入形點I內,白衣人在後方緊追。

凌晨零時 29 分 08 秒,一名正跑往K出口的藍衣男子躲避不及,被五名白衣人用木棍、鐵棒擊打。隨後在凌晨零時 29 分 16 秒,另一黑色衣服男子亦被逾十名白衣人追打,該名黑衣男子最終在凌晨零時 29 分 34 秒在K出口天橋左方倒地,白衣人亦隨之散去。

而在J出口凌晨後的兩場衝突期間,附近均未見警員出現,監警會報告以236字形容兩次衝突,報告提及的時間與閉路電視畫面吻合。報告稱,第一場衝突「約有10名白衣人」手持棍棒和雨傘;至凌晨零時 28 則有「約30名白衣人」返回J出口,多名白衣人隨後拉開捲閘,「追打試圖用雨傘刺向他們的人士,亦襲擊元朗站內的其他人」,報告僅形容站內當時「有人受傷」。

至於當時站內為何未有警員蹤影,報告補充,警方稱至當日凌晨1時,分別收到最少11宗及最少10宗與凌晨零時16分、零時28分的J出口襲擊事件的報案。但由於短時間內有「異常大量」電話打入,「在巨大的壓力和混亂的情況下」,999控制台以為上述報案與早前站內、已交由快速應變部隊人員處理的襲擊有關,「並未意識到發生了另一宗襲擊事件」,故至凌晨1時才調派警務人員返回元朗站。增援隊伍隨後在凌晨1時抵達元朗站,但並未找到傷者或目擊者。

白衣人粗暴阻記者拍攝

記者翻查多段CCTV片段,見到多名記者當晚拍攝衝突期間,被白衣人阻礙拍攝,包括凌晨零時 28 分,白衣人拉起J出口捲閘衝入元朗站後,多名記者正從旁拍攝衝突,其中一名黑衣男在K出口通往形點I的天橋被襲擊期間,有記者原正在附近拍攝,隨後被白衣人推往元朗站方向;隨後在凌晨零時 30分,亦先後有數名白衣人向其他記者高舉木棍。

另外,在凌晨零時 29 分 36 秒,有攝影師在K出口對開的閘外售票機前方,往形點I方向拍攝期間,一名白衣人從後方拉扯攝影機的直播訊號線欲阻止拍攝;此時,右方一名男士用長木棍敲打另一攝影師,阻礙採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