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721 審訊第 25 日|林卓廷:一直覺得警察係會好快到

分享:

林補充兩觀察:白衣人衣物記認、閘口剷青男為領頭人

早上開庭後,林卓廷表示,就昨日審訊有疑問提出,想就從影片觀察到的內容作出補充。林供稱,自己在付費區發現一女子頭部被打致流血後,曾留意地上有一條紅色繩狀或帶狀物體。林稱,當時自己並不知道是什麼,但在看過不同短片及聽過證人供詞,「相信係白衣人的記認」。

另外,林昨日作供時提到,混亂中傷殘人士專用閘口被打開,有一名白衣人「企咗入嚟」。他補充,當日自己有特別留意他,形容該男子外形好獨特,「紥辮,旁邊係剷青」,身型高大地站在閘口。林稱該男子站得「特別前」,又一乎一直同身邊數人溝通,「感覺佢係有一個帶頭的角色」。

有市民籲「上返月台先」 林叫市民「唔好褪」

影片中面對對峙情況,有市民呼籲「上返月台先」,林確認自己曾說「唔好褪」、「我哋呢度人多,佢哋唔敢入嚟㗎喇。」辯方着其解釋,林答,因留意到閘口的剷青男子一直蠢蠢欲動,早前又「行咗入嚟」,覺得他是其中一個領頭人,認為如果市民一旦後退,「佢衝入來追打係極之危險的」。他形容,因害怕白衣人衝入「唔好狀況」,自己用一個「焦慮的語氣講唔好褪」。

另外,林曾向市民說「唔好出去」、「唔好追」。法官陳廣池問及原因,林解釋,當時有白衣人進內付費區內舉高右手,「手勢係揖啲區內的人出去」,林於是阻止,叫市民「唔好出去」。及至白衣人關上閘門,「我咪叫啲人唔好追,因為行咗出去啦嘛。」林確認,因害怕市民向前進,曾伸手拉住身前市民背囊。

沒想過要離開現場 一直覺得「警察係會好快到」 

根據控方截圖,林站在一眾市民前方,身後市民有人打開雨傘。法官陳廣池問,市民為何打開雨傘?林稱相信因為一直有人向付費區投擲物件,故市民開傘阻擋。林確認,自己曾轉身舉起手,呼籲在樓梯的男人下來幫手,他解釋因現場有女士及長者,望保護及「阻嚇白衣人衝入來」。

辯方問林,在其抵達元朗站後截至當時,有沒有打算離開?林回答,我希望走得到,「但係身不由己」。林續釋,當時離開付費區只得兩條路:出閘或者上列車月台。但他形容出閘「極其兇險」,出去覺得「係送死」。而上月台的話,因擔心白衣人隨後會衝入來,認為當時樓梯聚滿市民「都係好危險」。林指我覺得當時被人包圍。但認為「警察係會好快到㗎」。

辯方追問,「好快到」的意思。林解釋,指幾分鐘內會到,因為警方一早知道會「吹大雞」,而白衣人當日在元朗集結後,林曾聯絡鄧姓警長,該警長回覆「有便衣睇住」,加上元朗地鐵站周圍有閉路電視,認為港鐵「見到咁嘅事件都一定即刻報警」。

林再供稱,自己入元朗都是希望確保市民平安回家,故在警方未到場前,不知道哪一條路是「安全嘅撤退路線」。他又稱,當晚有市民向其詢問為何警察仍未到,他回答指自己已經聯絡警方,警察「好快會到」,而如果警察來到,向其指示離開路線,林強調會「毫不懷疑呼籲市民跟住走」。

法官陳廣池追問林,當時有沒有打算叫同事冼卓嵐或莊榮輝等再致電警方。林回答沒有,「因為警察已經知啦嘛」,認為「咁大件事」要同事再追問沒有作用。而且現場相當慌亂,林稱自己不知莊榮輝在哪裡,而冼則一直在用林的電話直播,指自己無法分身,亦無手機應對。

曾言「你哋班仆街,夠膽唔好走」 林解釋是反話:其實係好想佢走

在付費區內,林多次向閘外人士大叫「黑社會惡曬呀?元朗你惡曬呀?」「你哋班仆街,夠膽唔好走」。法官陳廣池反問林,為何形容自己心慌焦慮,但又叫白衣人「夠膽唔好走」。林解釋是反話,「其實係好想佢走」,「如果佢肯走,我跪喺度添呀。」林續說,如果對白衣人說,「警察嚟緊,你哋快啲走呀。」則顯得更加古怪。

其後,有市民向林遞上腰咪,林稱自己不認識該人,但因為自己聲線「越講越沙」,為白衣人聽到阻嚇訊息就用起腰咪。然而他稱腰咪聲音好弱,只用了很短時間。

林沒目睹何桂藍被打 但見人群「好急促走動」

下午,庭上辯方續播放的影片。法官陳廣池問林是否認同,白衣人一度遠離閘機位置。林答,「距離係相對」,指出白衣人位置是比一開始遠,但認為危險性尚在。

及後影片顯示,時任《立場新聞》記者何桂藍被穿粉色上衣的男子追打,同時付費區內的人靠近閘機及欄杆,陳廣池問林原因。林回應指,白衣人向付費區內的人揮棍,自己理解部分人上前是想保護正被毆打的人。林表示,自己沒親眼看到何被打,但見人群「好急促走動」,亦聽到有人大叫「記者都打」。

曾打開傷殘人士專用閘口欲救倒地女子 但被白衣人嚇退

林向辯方確認,因為見到閘外一名倒地女子,被白衣人圍毆,故打開傷殘人士專用閘口,「我想出去救佢吖嘛。」法官問林,「你打開唔驚?」林答「驚呀」,指一打開閘門已經數名個白衣人「圍埋嚟」,所以最後沒有出閘外。法官續問林,有沒有叫人出去?旁聽席有人嘩然。法官稱,「有啲會叫人做㗎嘛」。林答,「我唔會做呢啲嘢囉」。

辯方其後播片,林你細形容,當時打開閘門後,有數名白衣男子向其靠近,其中有人手持木棍,另有人持「小心地滑」座地告示牌,林稱如果自己不關門,「佢衝入來,係非常之危險。」而關門是希望將危險降至最低,「比佢知我唔打算出嚟了」。

林又供稱,自己對木棍男子有深印象,因其木棍特別粗,感到震撼和驚恐。未幾,男子又用木根敲打閘機,發出「磅磅聲」,加深自己印象。林指後來知道,該人叫林觀良,是及後在月台上打傷自己的人。

有市民持消防喉射水 林沒喝止:感覺是想阻止白衣人攻擊

另有片段顯示,在林關上專用閘口後,兩名男子於閘內拉出消防喉,向閘機後白衣人射水。林供稱自己不認識二人,沒了解過他們為什麼這樣做、亦無喝止。

林解釋,當時第一反應是「咩事呀」,稱看上去感覺二人是想「阻止白衣人攻擊閘外或付費區內的人」。他續指出,當時閘外有一名黑色上衣的男子雙手掩頭,理解他為被襲擊的人,而射水的人是「想幫佢入付費區。」他形容林觀良當時不斷敲打閘機,形容「好得人驚㗎嘛,好似號召緊啲人」。

案件周一續審,辯方料屆時將完成主問。